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第93天/叶王】黑猫

/




叶修出现的时候天总是很蓝。



太阳毫无保留地照射着海面,波浪温柔而规律地冲刷着沙滩,海鸟在晴空下盘旋,叫声遥远而夏天。

王杰希四仰八叉地躺在海边高高的棕榈树下,翠绿的叶子摇晃着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背景是无边无际的蓝色晴空。


然后叶修胡子拉碴的脸就这样颠倒着出现在眼前。


他撑着膝盖笑咪咪地俯视着他,大眼,睡姿还是这么奇葩啊?

王杰希懒洋洋地喵了一声以示不满,尾巴甩了甩,却没起身。海浪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空气潮湿微咸,周围的白色细沙蒸腾着正午阳光的热量,而他安居盛夏里的一隅阴凉,昏昏欲睡,几欲入眠。

叶修却不肯放过他,很没有眼力见地伸手在他下巴上搔了搔,看到蛋蛋了哦。他说。


这个人就是这么的惹猫厌烦。


王杰希是一只猫,却拥有着奇怪的羞耻观。闻言又是喵嗷一声,一爪子拍开叶修的手指,悻悻地打了个滚翻身趴在滚热的沙里,蹭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接着打盹。

沾上了白色细沙的后背露出,叶修笑笑,就地盘腿坐下,伸手一下一下梳理他油黑发亮的皮毛

王杰希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喉咙里的呼噜声,气得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正浸在海水里。

海面仿佛沸腾的火焰。

叶修后背倚着树干,有一下没一下地顺毛摸着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他怀里的王杰希。见他醒来,叶修笑着碰了碰他的胡子。

真能睡。他说。

王杰希打了个哈欠,亮出两颗小尖牙,超凶。


暮色四合,只有海天之间是明亮的。王杰希踩在叶修的膝盖上眺望日落,眼睛里装着一整个世界的橙红天光。




叶修这次也没有停留很久就匆匆离开了。

老板娘放下餐盘也不走,蹲在他面前就开始抱怨。王杰希不耐烦听,抬起爪子抹了抹胡子,一甩尾巴又跑去海边抓螃蟹了。

都说猫怕水,可是这王杰希向来不能以常理视之。老板娘喊了两声让他先吃了再去玩,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摇头叹气着去装另一个食盒去了。



王杰希并不知道叶修是做什么的。 

可能是周游世界寻找缪斯的落魄画家;也可能是闲的要命的不务正业富二代;或者是快要倒闭的咖啡馆拉花师,目的是拐骗自己到他的猫咪咖啡厅当看板猫;也没准是神秘的私家侦探,专门追寻负心汉和行踪不明的贵族宠物;还可能是刀口舔血的冷酷杀手,只有面对猫时才能卸下全部的冷酷和防备。

虽然他的双手总是干干净净,身上也没有别的猫味儿,但猫是可以想象的嘛,反正他除了吃饭睡觉舔毛和吐毛团以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想象。



但他没想到这次叶修回来时身上真的飘着淡淡的血腥气。


本来躺在椰树下打盹的王杰希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并没有爬起来的打算,可是咸腥的海风里悄然掺杂了一丝铁锈的红,王杰希倏地一下抬起猫头,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直直盯向轻手轻脚走过来的叶修。


叶修被他看的一怔,然后才恍然似的抬起胳膊作势闻了闻。

啊,我都洗澡了还能闻出来吗。叶修无奈地笑笑,走到已经原地站起来的猫面前蹲下。没关系的,他面露安抚,伸手摸向猫头,不是我的血。

王杰希条件反射地向后一躲,耳朵都背到了脑袋后头,眼前人身上残存的一点冷漠戾气被熟悉的温暖取代,他还是顿了一下迎上了伸来的手。



作为一只猫,他不懂人类的审美如何,但他觉得叶修生了一双非常好看的手。

修长洁白,骨节匀称,温凉细腻,梳理自己皮毛的时候力道适宜,手法精准。

不管这双手做过什么,在抚摸自己的时候总是温柔的,王杰希想,高抬贵下巴颏,眯着眼睛任他挠。



老板娘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吃饭时责备了两句面前人青黑的眼睑和胡茬,王杰希无从判断她是否知晓底细。不过纵使她知道实情又如何,没有人会告诉一只猫。

王杰希喝了一大口鱼汤,咬爆了一只落到汤碗里的鱼眼珠。



晚上他被叶修抱到了床上睡。

叶修又洗了一遍澡,身上带着水气和浓郁的沐浴露味爬上了床。猫喷了一下鼻子,爪子把崭新的枕头勾起了毛边。


夜灯在天花板的脚线里隐秘地发着微光,屋子里一片昏暗。王杰希跳上窗台看向夜晚的海——和白日里的夏日风情截然不同,夜晚的海深沉而危险,蛰伏在黑暗里,酝酿着吞噬一切的风暴。


王杰希的尾巴被人拽了一下,他回头看向床上的人,那人眼睛里映着晦暗的海与黑夜。

睡觉了。叶修轻笑,眼睛里多了几颗闪亮的星星。

王杰希轻轻一跃,落到柔软的床上。身后是压抑的无边夜海,被褥翻滚如同温柔的白色浪花,王杰希被叶修捞进怀里。

叶修抱着黑猫,声音瓮声瓮气地埋在皮毛里。

王杰希,我想你。




叶修这次呆得久了些。


脸上的肉也好不容易有些要回来的迹象,老板娘像个操心的老母亲一样变得满意了。

叶修也帮不上她什么忙,整日里无所事事,带着王杰希在海边遛猫。沙滩上一串大大小小的脚印,一人一猫,被海浪吞没又踩着海浪回来。


他垒了一座巨大的砂堡给王杰希打盹,还搭了几片棕榈树叶遮挡阴凉。王杰希趴进去就睡了一整天,梦里浮光片影捉摸不定,醒来恍惚不觉天光已西斜。


叶修不知从哪搞出了纸笔正在落日里画画。王杰希拱起后背伸长前腿伸了个懒腰,然后才不慌不忙地从他的城堡里跳出来伸头去看:一副简单的炭笔画,高高坐在王位上的埃及神猫正在接受万民膜拜……

画画的人抬起头,眼前的黑猫正拿两只不一样大小的眼睛瞪他。叶修炭笔一扔扑过去把王杰希抓了过来使劲蹭脸,王杰希猝不及防,被抓了个正着,爪子抵着他的下巴,非常生气:谁还没有胡子咋的。


等好不容易逃出魔爪,王杰希被磋磨得路都走不成直线,昏头昏脑地沿着海岸往回走。身后的人稀里哗啦收了画纸追上来,下一刻王杰希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叶修两腿并拢夹住他的腰,任王杰希把自己拉成一条猫也不松腿。

喵——————!

大眼。

喵——————!

跟我走吧。


王杰希不叫也不挣扎了。

叶修蹲下身,屁股正好压着他,黑猫自暴自弃地趴在地上,后脑勺乖乖巧巧。

这次我有很大的把握,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王杰希耳朵动了动,叶修松开了腿。黑猫跑开两步回头看着他,瞳仁竖立,无悲无喜。叶修心脏一紧。

王杰希?

黑猫歪着头打了个呵欠,纵身一跃,盘到叶修脖子上打起了盹。



叶修顶着毒辣的太阳戴着黑猫围脖回到住处,热出一脖子汗。老板娘递上毛巾,看到他的脸色欲言又止。

叶修摘下猫,小心地放到椅子上的软垫里。

明天我带他走。

他在桌前坐下,抹了把汗,对着桌子一角剥落的木漆说。


空气闷沉,窗子外头阴云积聚,海鸥恐慌地嘶叫。

叶修蹲在行李箱旁收拾衣服,风吹得玻璃在窗棂里咯啦咯啦地乱响。王杰希像发现了新奇的玩具一样跳到箱子里,把叶修丢进来的衣服踩乱,叶修无奈地抱着手臂看他胡闹,黑猫喵了一声钻进衣堆里去了。


夜里狂风大作,雷声卷着闪电抽打着呼啸的海面,波浪滔天。一人一猫窝在被子里,谁也没有睡着。

别怕。叶修一下一下地拍着猫的后背。别怕。




王杰希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在颠簸的客车上。淡季的沿海郊线汽车,人烟稀少,司机叼着烟跟着广播哼听不懂的地方的小调,车窗大开着,枝叶繁茂的浓绿树梢不断热闹地探进头来。

忽明忽暗的树影晃得他发困,他趴在叶修的腿上抖了抖脑袋,继续瞌睡。


这是不是王杰希第一次离开那片海,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他记得的东西越来越少,只有那片海仿佛从一开始就在那里。


叶修的手带着催眠的魔力,他很快又睡着了。




消毒水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王杰希从摇摇晃晃的手提袋里伸出脑袋,没有看到想象中匆匆走过的医生护士,和奔跑的点滴架手推车。

这是一家安静的疗养院。


叶修熟练地穿梭在迷宫般的走廊里。阳光不错,外面的花园里或许还有座小小的池塘,能听到隐约的蛙鸣。他在一扇蓝绿色的房门前停下脚步,低头和包里的猫对上了视线。

你醒了。

黑猫安静地蹲在旅行包里。叶修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喉咙,长叹一声推开了门。


风先挤进了房间,扬起窗纱,吹散了王杰希胸中无端累积的烦闷。

床的周围围着一圈幔帐,王杰希看不见全貌,只能从帘子的缝隙中看到一截枯瘦的手腕。


叶修很紧张。

这紧张从来这里的路上就带着,从昨晚的狂风海啸中就带着,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带着。


床边还坐着一个人,他和叶修交换了一个晦涩的眼神,就看向跳上沙发的王杰希。

来了。

他开口,对象不明。

别担心。

他没什么表情的补充,语气平淡。


叶修看了看他,又看了眼更加平静地蹲坐在阳光里的黑猫,充满担忧。


年轻人终于起身。叶修连忙几步跟上来蹲在王杰希的旁边,黑猫看了看他,把一只爪子搭在他的手上。

没事的。那人重复,停在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从进门开始一直无法看清楚他的双眼,直到此刻才终于和他对上视线。那人的眼睛深邃得可怖,里面隐藏着能吞噬宇宙万物黑洞般的旋涡。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三秒,然后就在天旋地转中失去了意识。





“……王杰希……王杰希…………”

耳语般的呼唤从无限遥远的地方传来,王杰希猛地睁开了双眼。

似乎经历了漫长的时光,那声音才传达到他的耳中,十年,一百年,或者千万年,每一个音节都因为岁月的拉扯而变得悠长而模糊。

熟悉得让他发抖,却又难以辨认源头。


屋子亮堂堂的,被温暖的金色的夕阳笼罩着。

那是一种浓稠得仿佛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金黄色。他能看见自己眨动的睫毛上都染上了夕阳。


“王杰希。”男人低沉的嗓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太近了。

他扭过头,就看见了那个男人,浅黑色的眼睛凝望着他,睫毛也沾上了金色。他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紧紧地抓在掌心里。


“……叶修。”他听见自己沙哑的低语。

叶修扯开嘴角,笑得格外夸张,凑过来在他唇上落了一个轻吻,布料的摩擦声中,王杰希被他的手臂紧紧抱住。


“你回来了。”

王杰希从拥抱的缝隙里看被风鼓动起来的纱幔,叶修的声音隐没在他的脖颈里。

“我想你,王杰希。”




-end-


写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太忙了,一个仓促的莫名其妙的临时作业,最开始也不是要交这个的……虽然提前很久就设了定时发布但还是临时赶完的……请原谅我的拉低准线。m(_ _)m




 
评论(39)
热度(47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