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肖时钦的移动城堡 · 上(x

*一天一个新cp,就是这么随心所欲(

*白话儿文~

++++




江湖第一擅长奇门遁甲之术的雷霆堡肖少堡主不日即将大婚啦!


传讯的鸽子满天飞,密集到扔一块石头子能打下来仨,其中两只腿上绑的纸筒写的都是雷霆雷霆雷霆。

孙翔把羽毛凌乱的鸽子随手塞给小厮,吩咐晚上要吃红烧乳鸽,小厮看了看鸽子看了看孙翔,张了张嘴想说这鸽子已经不是乳鸽了啊。转念想到他家小少爷虽然个子这两年猛蹿,但心若赤子稚气未脱,偶尔举止还若乳臭未干的少年,比乳鸽还要乳鸽,就还是笑嘻嘻地诺着跑去厨房了。


孙翔想着鸽子肉,心里还是很烦。

特别烦。 

都是这燥热的天气!

胡乱挠了挠头,孙翔翻身跃上墙头,偷偷溜了出去。一声遥远的呼喊紧随后脑勺:走正门啊! 

烦。


不过跳下院墙孙翔就有些后悔了——不光是因为忘记换上短打,一身长袍碍手碍脚地差点绊了自己一个趔趄——一出了自家庭院绿荫的庇佑,直接曝晒在盛夏正午的骄阳下,孙翔觉得自己本就焦躁成一团的脑袋这下要被彻底烤焦了。

翠绿的芭蕉叶边缘打着卷,苕花轰轰烈烈地开了满墙,金黄的花瓣却也耐不住这般的炙热,蔫蔫的,有几片边缘枯萎,似是盛极必衰。

正午十分,街头巷尾都鲜有人迹,唯有蝉鸣,一声接续一声,摩挲着透明的薄翅,鼓噪出一整个夏天的声浪。


漫无目的地闲逛对恢复心情没有任何帮助,孙翔仰头看看不知不觉走到的茶楼,摇了摇扇子迈了进去。


里面人声沸扬。

小二熟练地领着他来到二楼的雅间,沏了一壶毛尖,就弓着身子退出去了。 
孙翔掀起杯盖,拨弄着一根一根针状悬浮在水中的茶叶,漫不经心。 

窗子向外打开着,微风缕缕,送进一丝微不足道的清凉。

楼下来了个说书人。一群躲避酷暑的闲人,就着一大碗稀薄得看不到茶叶的白开水,和几碟花生米,眼巴巴地等着说书人讲他们听过或者没听过的故事。


“……话说那雷霆堡,地处中原荆中,可这江湖中竟然没一个人知道它确切的位置!”今日这讲的恰好是最近热火朝天的雷霆堡,听的人可多了,“不管是曾经的武林第一人叶秋还是现如今咱们轮回盟的盟主,谁都不知这雷霆堡在哪!你们猜是怎么回事?敢情整个雷霆堡是个巨大的移动山庄!今天在半山腰,明儿就到荆江边了,这堡主神通广大,布得下如此巨大的奇门机巧之术,你们说可厉害不厉害!”


听书的人群里嘘声冲天,拄着扁担的菜贩嚷嚷着,“吓!不可能!就算整个山庄是个……是个大车轿子,那得多少个爷们才能抬动推动!”

说书人应该是挥了挥手,孙翔猜,下面消停了一点,然后他又接着讲起来,“你们知道什么,雷霆堡靠奇门遁甲之术名震江湖,其中关窍我们这些人等自是不懂,但听说那庄院自己就能缩地成寸,日行千里,动起来无声无息,不依靠任何人畜之力。听闻啊曾有人试图追踪,可纵是快马加鞭,不出半晌日头也很快就遗失了踪迹。”


“哎呀哎呀……”这下大家都说不出话来,啧啧地赞叹起来。

“那这堡主功夫怎样?”卖鱼的刘大爷问。 

“模样如何?”刘大婶接。

“哈哈,这肖堡主嘛,自是身形魁梧,体格健硕,胸若磐石,拳如钢锤。只可惜虽然他内功深厚,拳脚功夫却实在粗糙敷衍得紧,不过仰仗着他那一套保命绝活,却也没人伤得到他……”


说书人说得绘声绘色,楼上本来津津有味听着的孙翔,却噗的一声把一口好茶全喷到了地上。

什么虎背熊腰!那人轻轻瘦瘦的,笑起来比谁都温和,根本就是个书生模样。孙翔抹了一把下巴想,敢情讲了这么半天根本都是在胡说八道啊!


下面还在七嘴八舌地问着“那肖堡主这般人物,娶的可是什么人啊?”说书人神秘兮兮地介绍着雷霆大长老的独生女,如何如何从小就跟少堡主一起玩耍长大,一套江湖儿女的爱恨情仇被他说得天花乱坠。孙翔却早已没了兴致,暗恼自己错把说书人当成了百晓生,不去问本人却在这听一些落第秀才的胡乱杜撰。


想到这一层,孙翔就再也坐不住了,茶杯重重地在桌子上一磕,半滴水花都没溅出来。他猛地站起就要跳窗出去,又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急急煞住脚步,挠挠脸颊丢了块碎银子当啷磕在梨花木桌面上,扬声喊了小二一嗓子,便纵身飞下茶楼。

店小二进来收了银子,拾掇着茶盘,对于这位从来不爱走阳关大路的爷保持着习惯到麻木的面无表情。



又拐出两个街口,孙翔脚步又慢下来了。


他跟肖时钦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长可也不短,他却从未跟他去过雷霆。许是肖时钦不愿意将自己堡中机密泄露于自己,又或者是,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去看一看呢?孙翔踢了一脚小石头。

为何要在乎呢,孙翔那时候多半时间以为,肖时钦纵然厉害,却唯有倚仗自己强力的剑法才能一起横扫江湖,纵横四海,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而总是好脾气的肖时钦却早已是江湖上人称机关算尽的雷霆堡主。


那时候他跟自己闲谈说过吧,他的那些个淘气的师兄弟们,还有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妹,叫戴……什么来着?

说话的人好似一脸怀念的温柔,而自己呢?一心想着如何打倒武林第一人叶秋……修,问鼎武林之巅。他对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到底听进了多少?……


又拐了个弯,孙翔一拂衣袖,撇了撇嘴唇。 那又如何。没记住的事情就再去问一遍,没去过的地方就亲自走一遍,没见过的人……不会自己亲眼看一遍?

想肖时钦的性子,还能拒绝自己不成!

孙翔又得意了起来。


打定主意的青年举步生风,眼神清朗,再无一丝犹疑,飞速向家中奔去。


 
评论
热度(3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