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大梦谁先觉 1-5

念念不忘,我的回响!!!😭😭😭

Live To Die:

1-4之前在lft发过,5是更新,原先的账号自杀了所以连带旧章节重新一起发一次


武侠趴,CP是从荣耀位面穿越到古代的叶王和被交换穿越回现代的(原本在武侠位面的)叶王,互不交叉


致我的女神我心爱的姑娘雕老师




————


 



 


“你们这群废物!”


刘皓一拳砸在桌上,脸色是不加掩饰的愤恨。作为嘉世山庄颇有些资历的三把手,他并非总是这样沉不住气的。然而眼下送回的情报,让刘皓平日里刻意维持的气度全都散到了九霄云外——


派去追捕叶秋的三路暗卫,不但没有找到战矛却邪,甚至连叶秋的尸首都没有发现。正所谓活见人死见尸,哪怕叶秋是在刘皓眼皮子低下伤重昏迷,见不到尸体,刘皓心里始终难安。


“一群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刘皓恨恨地啐了一口,“叶秋都不能奈我何,如今不过区区一件兵器,你们都找不到?”


回来汇报的暗卫站在门边,似乎不为刘皓的情绪所动,只是机械冷淡地反馈:“却邪一向不离叶秋,但那一日确实不见它的踪影,许是叶秋托付给了旁人。”


“混账!你这是在说我计划有失吗?”刘皓额头青筋暴起,大声地质问。


“属下不敢。”


“继续找,叶秋身负重伤逃不了多远,却邪想必被他藏在某处。加派人手,临安找不着,就把整个杭州翻过来找!我就不信他这一次还能逃出去。”


暗卫心道,若是他早就已经逃出了杭州呢?


嘴上却应声:“知道了。”


“叶秋……叶秋!总是你!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你,嘉世山庄早成了我的囊中之物。刘皓不屑地想,陶轩算什么东西?不会武功,光懂一些商贾钻营之道,就算空有庄主之位,叶秋不在,还不是得倚仗自己?


叶秋此人痴心武学,于人情世故却非常随性。他功夫虽高,却鲜在江湖中露面,呆在嘉世山庄也不过是为着和庄主陶轩的一点子少时情谊。偏偏就是有一帮无脑的江湖人士将他吹捧得天上地下,令刘皓恶心非常。


“我也不想杀人,可你在这世上一天,我就不痛快一天。唯有你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才能真正安心。”


 


刘皓当然不知道,他想杀的人,不但如暗卫所料早已离开杭州,甚至根本没有身受重伤的迹象。


“堂主,他确实无碍吗?”


少年又替叶秋诊了一回脉,脉象和缓,并无任何异常。可这人自从被堂主带回,确实一直昏迷不醒。进补的汤药虽然也一日三次地喂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三日内若是再不进食,此人恐怕真要有性命之忧了。


被称作堂主的男人走到床边,在叶秋左右手腕上各自按了片刻,忽然伸手往他额头弹了一下。


叶秋装模作样地哎呦了一声,睁眼抱怨:“一言不合就动手……王杰希?”


王杰希皱了皱眉。少年功力未至摸不出来,他却知道叶秋在装睡,是以故意激他出手。可是叶秋竟没有躲开?


“欺负小杰好玩吗?”王杰希问他。


叶秋坐了起来,仔细地打量了四周及眼前的两个人,随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是什么年代?”


王杰希不由得心里一沉。面上还是平静地答道:“夏朝中永六年。”


“我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叶秋问。


“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里发生的一切,我确实一点记忆都没有。”叶秋说。


王杰希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却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思索了一会儿,说:“坦白说,我不属于这里。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至于我为什么会过来,我也不知道。只不过很凑巧,在我之前所处的那个世界里,也认识一个王杰希,就长你这样。”


他又指了指少年,口气很是笃定,“高英杰,对吧?”


少年瞪大了眼,有些惊慌地看着王杰希。


好在王杰希很快就消化了这番话——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然后问道:“那么你是谁?”


“我叫叶修。”


王杰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缓缓道:“身体的主人叫叶秋,是嘉世山庄的二庄主,也是我的旧识。此次南下也是受他之邀,前来接应。”


“嘉世的庄主是……陶轩?”叶修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然而不用王杰希回答,他的表情已经肯定了叶修的猜测。


“现在惊讶太早了点。”叶修说道,“我还能告诉你,这个身体多半就是这个世界的我,也叫叶修。叶秋是他弟弟。至于为什么借弟弟的名字,大概他希望做人低调一点吧。”


和“王杰希”谈论“叶秋”,感觉有点奇妙,但至少醒来见到的还是熟悉的面孔,勉强不算太坏。


叶修心想,假如自己告诉他,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自己跟老王已经是滚过床单的关系,不知道眼前的“王杰希”又会有什么样有趣的反应。


不过他并不想这么吓他。且不说高英杰还在一旁,就算都是王杰希,到底还是不同的。


况且光是这些,已经让这一位王杰希很难反应了。


“既然如此……你有什么打算?”各种猜测在心里千回百转,问出来却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


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你原本不就是来接应‘叶秋’的吗?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自然还是跟着你了。”


王杰希虽然仍有许多疑问,还是默许了叶修的提议。这个叶修和他认识的叶秋性格相近,虽然说话方式有些奇怪,却并不让他觉得是在作伪——仿佛他们的确冥冥之中有所关联。


王杰希于是说道:“叶秋并未告诉我相邀为何。我与小杰本欲趁此去楚庭寻一种草药,你既无事,便和我们一道吧。这里的事,我也可以告诉你。”


叶修笑了笑:“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叶修既然转醒,王高二人便不必为他放慢速度。叶秋的信中并未提及嘉世山庄与刘皓,只不过邀请王杰希十二月初六在兴欣酒楼相见。谁知人是到了,却捡了个叶修回来。刘皓为了却邪而派人四处追查叶秋下落的事,两人自然也不知情。


却有一件事,让王杰希颇为头疼。


这个叶修不记得原身叶秋的事情也就罢了,连自己的武功路数,也一并忘了个干净。


“在游戏里耍耍招倒是简单,可叫我自己去飞檐走壁,那不是为难人嘛?”叶修无奈地摊着手。王杰希给他讲的那些经脉穴位,不要说叫他找,能认得几个名词已经是很不错了。


王杰希皱眉:“就算没有记忆,这具身体也应当习惯了叶秋的武功路数。只是我并不曾和叶秋交过手,只希望心意所至,你自然会顿悟吧。”


叶修下意识就要伸手抚平他的眉心,又想到这个王杰希毕竟不是那个王杰希,只好转而拍了拍他的肩,一脸漫不经心。


“横竖是你自己的事,却是我多管闲事了。”


说完这一句王杰希又未免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不近人情,假设是自己到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世界,又失去一身武功,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反应。他本以为叶修多少会回嘴,却没想到这人只是叹了口气,并没说话,刚压下去的愧疚感又翻了起来。


却不知王杰希是全然估错了叶修。假如这句话是老王说的,叶修必然会反问他,男朋友的事怎么能叫多管闲事呢?但对着王杰希,那就显得放浪了。根据这些天王杰希对他的态度,叶修推测他同叶秋的关系谈不上有多亲密,他并不想让王杰希觉得唐突,少不得在言语上对自己多加规束了。


王杰希不知道叶修的诸多思考,只觉得方才言重,又补了一句:“但你我既然同行,若有意外,我自会护叶兄周全。”


“那叶某先多谢了。”叶修学着他回了个礼,眼中盛了几分笑意。


 


三人且走且停,倒像是在游山玩水一般,又过了十多日才进入楚庭地界。王杰希让高英杰在客栈休息,自己则带着叶修熟悉环境。自叶修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还不曾仔细了解过这里的人情。既然人是他先捡到的,王杰希心头便总有一种隐约的责任感。


叶修对此倒接受得无比自然,有时候他无意间流露出的神情,甚至让王杰希错觉两人应当是熟识的——或许叶修口中“那个世界的王杰希”,是他极好的朋友吧,所以叶修才这样放心地跟着他和小杰。自己遇到叶修,冥冥中自有定数。


两个人这时穿过巷口,刚准备返程,王杰希神色一凛,心念电转之间已经反手打出一股剑气。未等他再有动作,刚才那股森冷的剑意却消失了,只听得背后一个爽朗的声音笑道:“老叶,这才多久没见,你这反应不行啊!”


叶修听见这声音,人还没完全转过去,招呼却已经到了:“少天。”


王杰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等黄少天走近了,叶修才又道:“有王堂主在,又何须我出手呢?”


黄少天确实觉得王杰希有些面善,毫不忌讳地打量了他一会儿,想到叶修刚才的称呼,便作了个揖哈哈笑道:“原来是中草堂王堂主,久仰久仰。”


却没等王杰希回礼,很快又转过头去问叶修:“你怎么这么晚才到,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言语间颇有些责备之意。


王杰希与黄少天并不相熟,不过彼此间的名号倒是在江湖中听得多了。黄少天乃是蓝溪阁第二把手,都说此人剑术高超,刚才与他虽只是短短一击,王杰希已知此言非虚。他对黄少天抱有戒心,但看黄少天这样说话,想必他与叶秋交情不错。


却没想到叶修也是认识黄少天的。王杰希心中有些疑惑,但想到叶修醒来那一日也喊出了高英杰的名字,此时只是不动声色地立在一旁。


“此地不便交谈,咱们换个地方。”黄少天在前面领路,兜兜转转,却是来到了一家青楼。


王杰希脸色登时不太好。


黄少天压低声音解释了一句:“明面上虽然不大好看,里头做的还是蓝溪阁的生意。”


他带着二人,也不走正厅,而是从边上的暗门绕了出去。路上侍卫见是黄少天带的人,并不敢阻拦。三人穿过花园中的小池塘来到后院,黄少天便放缓了脚步,邀两人进了一间小屋。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门楣上挂着的牌匾,正龙飞凤舞写着“蓝雨”二字。


 


黄少天邀两人落座,却又不说话了,反而笑盈盈地看着叶修。王杰希不明就里,只沉默地坐在一边。叶修又不是原身叶秋,当然不知道黄少天找他所为何事,但他穿越而来,虽然不记得一分武功,对人的感知却在无形之中得到了极大提升。就像他笃定王杰希会帮自己一样,叶修也可以笃定黄少天是友非敌,大约可以理解为某种金手指吧。


故而直言不讳道:“我的确不是你原先认识的那个叶秋,却也是你要找的叶秋。”


这下轮到黄少天皱眉头了。凭他与叶秋的交情,自然看出来了眼前这人有些不对劲,可又如何能想到真相呢?黄少天下意识扫了一眼王杰希,见他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心中的疑窦不免去了几分。


黄少天又笑了笑:“倒也不麻烦。叶秋原有一件东西托我保管,这一次便是来取回的。你若认得出这是什么,我便什么都不会多说。”


他起身进了内室,叶修与王杰希只听到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片刻后黄少天手捧一个锦盒出来放在了桌上。他打开锁扣,里面却是一个用灰扑扑的棉布包裹起来的长条状物体。


没想到叶修即刻便道:“是一把伞,也是一件兵器。”


黄少天犹在惊疑,却见叶修露出了一个微笑:“此物是我好友所铸,除了他和我,别人就算拿在手里,也不过一把破伞而已。”


叶修解开包裹,果然是一把看起来毫无特别的伞。他不知扣动了什么机关,只见伞柄暴长五尺,伞帽也变得尤为尖锐,握在手中,赫然便是把战矛的样子!


房中另外两人不由想起了随着叶秋而成名,甚至风头比叶秋本人更甚的神兵却邪。


黄少天压下叶修还待动作的手,道:“不必再试,我信你。”


叶修收起机关,将伞重新用那块破布裹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不准备多问。”黄少天拿起桌上的茶杯在指尖转了转,又放回去,“不过看这样子,想必你也不知道,嘉世山庄对你发下甲级通缉令的事吧?”


 


 



 


“不过看这样子,想必你也不知道,嘉世山庄对你发下甲级通缉令的事吧?”


话一出口,黄少天期待的叶王两人双双色变并没有发生,叶修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他颇为无趣地撇了撇嘴,“这么没劲的反应,看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知道内情的王杰希瞥了一眼叶修,见他确实并不太上心的样子,只好代为问道:“烦请副阁主告知。”


叶修并未对王杰希稍显逾越的行为有什么表示。黄少天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片刻,也不多问,神色如常地继续说道:“是发给各方势力上层的密信,落的是陶庄主私印。蓝溪阁中,也只有阁主与我知道罢了。信中说,叶秋重伤两位长老,身怀山庄机密叛出嘉世,因此特发甲级通缉。旁的倒没什么,只说若是发现了你的行踪,希望江湖同道暗中知会嘉世一声。”


“如今我自投罗网,不知道少天给嘉世的书信是否已在半路啊?”叶修笑问。


黄少天即刻颇为不屑地呸了一声,但转念一想,又沉下脸,冷声道:“你虽不爱在江湖中露面,认识你的人却也不少。嘉世山庄的面子,阁主无论如何都是会给的,你们又不曾遮掩行迹,我至多推迟三日传讯。”


交情是交情,生意归生意。蓝溪阁原本做的就是情报买卖,再者黄少天作为副阁主,无论如何不可能越过阁主喻文州行事。他这一句承诺,已经可说是仁至义尽。落在王杰希眼中,更觉得叶秋与黄少天果真交情匪浅了。


叶修说完那一句,又眼观鼻鼻观心地静坐,王杰希只能再次代劳,抱拳道:“那便先谢过副阁主了。”


说完正事,黄少天一双眸子里透着点促狭:“没想到王堂主同叶秋关系这般好啊。”


王杰希有些尴尬地愣怔了一瞬,不由得看了叶修一眼。却没想到后者只是略略颔首,依旧一言不发。倒是黄少天又揽过了话头:“我不过随口说说,堂主无需介怀。”


“此番有劳。”王杰希心下有些着恼,还是沉着气道,“我二人还有些琐事,今日先告辞了。”


叶修便也从容起身,向黄少天道别,跟着王杰希一道离开了蓝溪阁。


 


“不管我的说辞副阁主是怎么信的,又或者并没能取信于他,总归是少说少错的好。”离开蓝溪阁,叶修交待得倒是快。于是王杰希那一点将发未发的闷气还未等出口,就都被轻飘飘堵回去了。


“你一贯是有理的。”王杰希仍旧板着脸,但并没有多少不悦的意思。心中又禁不住有些好奇,不由问道,“你认识的那个黄少天,和他很像?”


叶修心不在焉:“差不多吧,少天更闹腾一点,总喜欢找我P——打架。”


王杰希显得更惊讶了。


“那个世界的事,你要是有兴趣,空闲时候我可以挑一些和你说。”叶修说。


王杰希点点头,也没甚可问了。


两个人回到客栈的时候,高英杰已经在屋里候了好一会儿。 看到王杰希和叶修进门,便很快地迎了上来,手里还捏着个信封:“堂主,叶前辈,这个……大约半个时辰之前,一个小孩儿送来的,说是有人托她交给一位姓叶的前辈。”


叶修接过信封, 抽出信笺粗略看了一眼,便转手递给了王杰希。


高英杰:“……”


信上说,叶修离开之后,却邪也无故下落不明。刘皓大发雷霆,私自调动了许多人手一边寻找却邪,一边寻找叶修以期杀人灭口,要叶修多加留心。笔迹较为潦草,也不曾落款。王杰希将信纸递还叶修,后者便顺手将它凑到蜡烛上烧尽了。


前后脚的功夫,已经有两人给叶修透了消息,王杰希有意开了句玩笑:“看来你做人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糕。”


叶修摸摸下巴:“这是自然。”


“送信之人可靠吗?”


话音刚落,王杰希才想起叶修不是原身叶秋, 却没想到叶修已经答道:“没猜错的话,大约是我的小徒弟吧。难为他偷偷溜出来传讯。”


嘉世之中会这么做的人,除了苏沐橙,也就只剩下那么一个人选。


 


王杰希要在楚庭寻找的药材乃是牡丹中极为稀有的一种,因其白色花瓣上不规则的猩红斑点,在雪衣牡丹之外,又得了个红妆素裹的俗名。


叶修自知在这事上帮不上什么忙,很识趣地任王杰希一个人去找,自己则跟着高英杰在城里闲逛。高英杰平日少言寡语,在王杰希面前时常显得拘束。但到底少年心性,他对叶修原本身处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叶修又是个相较之下好说话的,高英杰一路上便零零碎碎问了好些问题。


“前辈既然因缘际会来到此处,叶秋前辈碰巧去到了前辈原先所处的世界也说不定。”高英杰忽然说。


叶修登时停住了脚步。


仔细想想,确实不是没有可能。


自穿越以来,叶修很少思考这样的问题——即便去想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事情,与其徒增失望,还不如顺其自然。只是不知道两地时间是否对等,他在此处呆了小半个月,那么原来的世界呢,也这样“消失”了快半个月了吗?王杰希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叶修下意识地翻了翻衣服想摸根烟出来,过了一秒才想起来这里并没有。


正巧边上高英杰问道:“叶前辈之前认识的那个王……呃,队长,与前辈熟识吗?”


虽然叶修尝试着解释过了,但高英杰并不很明白电竞和网游之类的事情。叶修告诉他自己认识的那位王杰希是“那边的高英杰”的队长,却没有再透露关于他更多的事情。


然而高英杰问了这一句之后,空气微妙地沉默了片刻。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叶修,在心里思索是否自己的莽撞让这位前辈感到不快。


就在高英杰打算先道歉再说的时候,叶修回应了他的话。


“是啊,我们对彼此很熟悉。非常熟悉。”


这声音仿佛平淡至极,又仿佛满含深情。


高英杰忽然低下了头。耳朵不受控制地微微发烫,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叶修却已经往前走了。高英杰慌忙回过神来,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黄少天果真守信,三日之后,才洋洋洒洒写了一封长信将叶秋出现在楚庭的消息递给了嘉世山庄。这事原该喻文州来做,但黄少天既然亲自见过了叶修,那么由他代劳便不算僭越。信中多半是些寒暄客套的废话,看得刘皓极不耐烦,偏这本来也就是黄少天的作风,又无可指摘。一直到王杰希三个字跃进他的视线,刘皓才猛地收拾了心神,将这封信细细琢磨起来。


他上首坐着个倜傥青年,姿态颇有些倨傲,但眉宇间仍藏着点未褪尽的属于少年人的青涩。见刘皓神色不豫,青年笑问:“怎么,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值得刘二庄主如此置气么?”


叶秋离开嘉世山庄之后,二庄主之位也就自然落到了刘皓头上。尽管如此,叶秋总是他心底一根刺,不将他彻底拔除,刘皓始终难安。但青年的话显然取悦了他,刘皓也不愿落了对方的面子,陪笑道:“可不是,区区叶秋咱们嘉世山庄自然未必放在眼里。只是他如今不知怎么的,竟勾搭上了洛阳中草堂的王杰希,这可就不好办了。”


青年挑了挑眉:“哦?”


“孙兄弟毕竟初出江湖,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刘皓见他似乎有些兴趣,难得耐心解释道,“刀剑无眼,咱们练武之人受些皮肉伤再寻常不过。普通外伤也不难治,可若是不小心被人伤了根本,又或者是中了奇毒,那寻常的大夫便没有用了。而中草堂里,就有这么一位世间难得的神医。”


“那又如何?”


刘皓心中轻蔑不已,觉得这孙翔涉世未深,不懂其中关节。但面上并未显露半分,还是客客气气说道:“到底人在江湖行走,谁也不知道一辈子是否就能不被人惦记上。平日里能与中草堂交好,自然是不愿轻易结仇的。”


“那又如何?”孙翔又说了一遍,眼里全是天地不惧的傲气,“不说王杰希并不一定就代表中草堂的立场,就算他和叶秋确实搞在一起,我也不怕!一力降十会,担忧未来会受伤,那都是弱者才干的事。”


孙翔的功夫刘皓见识过,惊艳归惊艳,但也不过就是个天赋高的毛头小子罢了,刘皓并未将其放在眼里。只不过陶轩颇为看重他,一心要将孙翔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刘皓也只好勉强做做姿态。


“孙兄弟不愧是人中龙凤,待寻到却邪、诛杀叶秋,到时候兄弟便是名副其实的武林第一人了。”


孙翔与叶秋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嘉世山庄想借他当枪使,他不是毫无察觉。但却邪毕竟是天下闻名的神兵,哪怕不是个用枪的,也很难不对其心动。至于别的事,孙翔觉得等他拿到了却邪之后再谈也不迟。


两人心中各有计较,表面上便是谈妥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这三日里王杰希已找齐了所需,便盘算着回程。黄少天的密信送到刘皓手中之时,三人已经距离楚庭有百里之遥了。


王杰希觉得十分不对劲。


尚在楚庭那几日,他每日离开至多也不过三个时辰,去时高英杰面对叶修还有些生疏拘谨,这才不过几天,两个人俨然一副知交好友的样子,时常凑在一起说悄悄话,倒把他这个堂主冷落了。王杰希暗中观察了叶修一番无果,又见高英杰确实愿意与叶修亲近,便也放下了心头的猜测。横竖这个叶修并不会武功,高英杰在他手里也吃不了亏去。


他却哪里知道高英杰这是被叶修勾起了好奇心,总想问一问那个“未来世界”的事。叶修和他讲中草堂,讲王杰希、刘小别甚至自己,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令他新奇不已。他总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见到了另一位王杰希,或者同另一个自己相遇了,会是什么感觉呢?


少年人的心思,到底是最按捺不住的。


但在王杰希面前,许是他堂主的身份作祟,高英杰还是和原来一样的轻声细语小心做事,生怕哪里处理得不好,惹王杰希不快。哪怕王杰希从未对高英杰有过什么恶语,也不曾因事责备过他。


“年轻人啊,放轻松些,你们家堂主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叶修本来无意多说,毕竟他知道对方总有一日自己也能体会过来。但那样的话,对于王杰希来说有些太过辛苦。就好像当初那一场费尽心机的落败,王杰希或许认为值得,可是叶修并不想再感受一次——尽管当时他为此鼓掌,哪怕这也不是那一个王杰希。


于是他拍了拍高英杰的肩,状似无意地说道:“不用那么紧逼着自己也可以,随心吧。”


他说得并不直接,高英杰猛然一震,却是听懂了。


落在王杰希眼里,就是高英杰变了。这变化并不很大,他原就是个谨慎内向的人,也不会再活泼到哪里去。只是那种拘束的、小心翼翼的感觉逐渐失去了。


王杰希在暗处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他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这种变化,显然是这个人带给高英杰的。


而叶修仿佛察觉了他的注视一般,如此凑巧地便回过头来看他。王杰希来不及收回视线,从容地冲他点了点头。他看到叶修露出一点微笑,似乎是在看他,又仿佛不是。


但还容不得他细想,手已经先大脑一步行动,一把飞针宛如凭空出现,已冲着叶修身后激射而去!


“小杰,保护好自己。”


对方显然没想到王杰希如此敏锐地察觉了他们所在,匆忙就地一滚,这便暴露了身形。王杰希冲高英杰说话的同时,已飞身上前,将叶修护在身后。


“中草堂王杰希,请诸位指教。”


王杰希缓缓抱了个拳,冷厉的神色却已然从堪堪站定的八条黑影身上一一扫过,充满了杀意。


 


 



 


八人皆以黑巾蒙面,眼见偷袭未成,都不再妄动。为首之人往前一步,对王杰希抱拳道:“我们此番只意在叶秋,也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这件事同中草堂并无干系,还望王堂主可以袖手旁观。”


低沉粗糙的声音像是刻意为之,王杰希冷哼一声:“故弄玄虚。”


那人只觉一阵清风拂过,眼前一花,用来掩盖口鼻的面巾便被掀飞开去,轻飘飘落在地上。王杰希这一手又快又准,待其余七人反应过来,他的手已拢回袖中。神色淡淡,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陈夜辉这甫一登场就被揭穿了面目,尴尬之余心中亦是惊怒。下意识去看叶秋,却见那人仍在王杰希身后一步远处,仿佛早料到是他一般,甚至还冲他略略颔首。陈夜辉见他这副模样,显然是傍上了中草堂这棵大树,当即讽道:“连王堂主都能为你驱使,叶大侠真是好手段啊!”


王杰希丝毫不为所动:“为朋友故,两肋插刀又何妨?阁下既出此言,想必与人交往不过相互利用,倒也不怪你无福消受。”


“你——”


“是刘皓授意的吧?”叶修道。


 “什么?”陈夜辉一口怒气堵在喉间,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便问出了口。


“如果没有他在背后撑腰,在我面前,你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陈夜辉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叶秋这是在说他没那个胆子。叶秋这种陈述事实的语气较之阴阳怪气的讥讽更令他觉得难堪,陈夜辉涨红了脸,冷声道:“上!”


自己已率先提剑上前,直取王杰希面门。他身后的蒙面人也火速跟上,两人协同陈夜辉攻向王杰希,两人飞向一直静立在王杰希身侧的高英杰,剩下三人,自然是朝叶秋去的。


王杰希虽然表面上对陈夜辉颇为轻视的模样,心中从未放下警惕。眼见三人攻来,他眸色微沉,衣袖轻翻,数枚银针分射六路,却是连叶修身前都顾及到了。


陈夜辉心头震怒,幸而理智未失,在旁人掩护之下倒也同王杰希走了十数招。眼见剑尖仅余一尺便能刺进王杰希胸口,他的手却半寸不能往前了。定睛一看,才见一根软钢丝顺着剑身,稳稳缠在剑格之上,其中内劲之大,引得陈夜辉虎口轻颤。王杰希三指轻弹,陈夜辉只觉一股气劲透过手臂,竟是猛地击在胸口,登时连退数步,吐出口鲜血。手腕一松,那柄剑便嗡地一声落到地上。


高英杰距两人不远,他平日里常得王杰希亲自指点,对付这两个黑衣人犹有余裕。只不过少年人平日鲜少对敌,王杰希不出声,他一时拿捏不定该如何下手,这才同两人一直在旁纠缠。此时见王杰希对付了陈夜辉,果断伸掌拍向二人,将他们打翻在地。


剩下五人见到如此情状,互相看了数眼,竟是打算抛弃同伴撤退。唯有一人略显犹豫,见王杰希停了手,先确认地上二人无恙,又过来将陈夜辉的佩剑捡起,堪堪护在他身前。


“想走便走。”王杰希语气平平,表明自己无意纠缠。


那人又将目光落在叶修身上。


“刘皓走到这一步也是他的本事,你不妨回去和他谈谈,比起挖空心思对付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提升自己。”叶修看了黑衣人一会儿,忽然又道,“方锋然,看来你到哪里都是老样子。”


黑衣人不由身体一僵,眼神也有些闪烁。


过了片刻,才下定决心一般轻声说道:“却邪丢了,她没事。”


随后拎着陈夜辉,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人一道转身离开。


 


许是忌惮中草堂的势力,嘉世山庄不曾再派人来追过叶修。没了干扰,三人不多时便回到了中草堂。途中王杰希也曾问过叶修,方锋然说的话可有深意,叶修只无奈道,“那你得去问叶秋了。但既然没事,总归是好的。”


中草堂在洛阳繁华地带开着一家药馆,门派本身却坐落在城外二十里的群山之间。门中弟子,也多在山中修行。叶修所住的院子离王杰希不远,一来是减少旁人打搅,避免叶秋换人的事情泄露,二来也方便王杰希帮叶修找出恢复武功的办法。


不过叶修到底是王杰希带来的客人,中草堂弟子便是有心向他指教,也不一定有这个胆子。况且呆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感觉实在难熬,叶修便时常跟着高英杰晃去演武堂看众弟子练功。一来二去,反倒和众人混熟了,一声声“叶前辈”之中也不再只是客套的疏离感。


这一日他又在演武堂消磨时间,中草堂弟子早已司空见惯,只继续做自己的事。


“小别哥,听说你这几日练了个新绝招,能不能使出来让我们瞧瞧?”


刘小别的飞刀绝技在江湖中还算是小有名气,又得王杰希信赖,在中草堂中也颇受众人欢迎。此时几名普通弟子围着他,神色恳切,都盼着他给大家展露一番。他惯不是个藏拙之人,当即笑道:“那又何妨?”


手腕一晃,双掌之中已分别藏了四柄飞刀。


“这一招我还未曾在人前用过,你们可瞧好了。”


话音落在众人头顶,却是刘小别腾身而起,以迅雷之势将飞刀送出。


几人原先聚在角落,并未注意到叶修正在相对的方向。高英杰这方一进门,便看到刘小别的两柄飞刀直冲着叶修而去,登时惊在原地,竟没能挪动一步。


然而一息之后,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只见叶修微一侧身,左手仍背在身后,右手却往前一探,分毫不差地夹住第一柄飞刀后反手掷出,正好击落第二柄飞刀。动作一气呵成又恰到好处,若非是多年浸淫武学,又如何能在瞬息间做出这样的反应来?


比起高英杰心中的惊涛骇浪,叶修只是抬起右手,略感诧异地瞧了一眼。复又将双手负在身后,对过来收刀的刘小别微微笑道:“巧劲不错,只是仍欠火候。”


 


TBC




叶叶的武功回来了,不出两章老王也要穿过来了。

转载自:Live To Die
 
 
评论(2)
热度(18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