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写手绝命挑战

我来了,前一条点zuo赞si的结果

是的忘发了,因为要被各种死线搞死(其实只是在焦虑地高频抖脚刷微博x)本来不想发了,就太像骗炮的人渣了()所以还是对付发点什么。


++++++++++++

①码字常用软件/字体


印象笔记。

写文存梗存表情包,用得很习惯了,其实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好,就是比较不丑而且多终端同步比较好吧,虽然现在超过三个终端同步要收费了,但我为了(幻想中的)在不同场合用mac pad和手机随时写文的场景还是升级了。

其实最早从手机里的日记,吉吉,omniwriter,码字精灵,到小黑屋我都尝试过,都各有各的毛病,最终还是印象笔记用的比较习惯。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那几个直男写作软件真的太JB丑了,omniwriter(大概这个名字吧)是我用过最好看的软件,还自带那种比较空灵的BGM,但是我记得好像归档整理完全不行也不能同步,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


字体的话就是Evernote默认的字体啊,挺好的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就算用的是能开花的软件和字体,就我这水平写出来的还是垃圾。

所以该写不出来还是写不出来,该欠稿还是欠稿(跑。


②BGM

我24小时挂着耳机,就只有在写文时候不听BGM(。

硬要听的话,最近可能是游戏电影动画的ost……



顺便我写论文的时候会听霍格沃茨的白噪音!非常棒!


③脑洞

脑洞老tm多了,前面印象笔记截图里全是脑洞,就是写不出来有什么办法。

光叶王就有现代修真叶王,游戏paro叶王,道士和鬼叶王,遇鬼体质和灵异侦探叶王,科学家和AI叶王,硬塞paro叶王,给几个亲友讲过梗概的天雷走向曾不知日月明叶王及另一篇天雷叶王(讲完就不想写了),只在梦中相遇的叶王,还有以前所有的坑。


最近特别想看宇宙中唯二永生不死的两人这种设定的叶王,啊,这种永恒的孤独感真是让人窒息,可是女神不给我写☹️



④黑历史

讲道理lo往前翻其实都是黑历史。基本上写完的东西我都不想看第二眼🙅我烂文发自真心。跟我留言说哪个文看了好几遍的朋友都是真的勇士!

最不堪入目的黑历史就这个吧,别看了真的谢谢您。



⑤段子/短篇/rou短篇

这有什么区别???我到底要写多少个??????

这样吧,我下面放两个坑了写不下去的开头好吧。

至于肉文,我其实真有一个不短的草稿开头,想了很久了都没写完,今年是真没时间写了,明年吧。先欠着好不好




废话真他妈多啊,应该挡住下面的破段子了吧。

———————————————————————————————

坑1:


【被他妈查封删帖了。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面需要改,就到这吧。(





————————————————————————————————

坑2:


不可执行代码


叶修的机器人离家出走了。


1.

叶修是被一连串电话叫醒的。床头时钟的指针过了九点,项目月度例会在10分钟之前就该开始了。项目头头不见踪影,陈果气得一连打了4通电话。叶修听到话筒另一头的吵吵闹闹,点头哈腰地给陈大老板赔不是。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睡过头了!”遮光窗帘把日光挡得严严实实,床头灯的黄色光线让人失去时间感。叶修坐在床边,半睁着眼听陈果训话,一边分出一点心思去想他的机器人为何没有叫自己起床。

“你闹钟呢?!明知道今天上午开会!”陈果怒吼。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叶修看了圈屋子,犹疑地说,“我的闹钟好像不在家。”

陈果已经习惯了被叶修气得不打一处来,“你迟到借口也找个像样点的!赶紧给我赶过来!”

“我可能去不了了老大。”叶修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你让沐橙替我开吧,不行把隔壁小肖叫过来做技术支持,有几个前后处理的部分需要他帮忙,让小安做好会议记录,明天我过去再看有什么补充的。”

他三两下安排好事情,那边陈果还在疑惑,“明天?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大事。”叶修深沉地叹了口气,“我得去把我的闹钟找回来。”


陈果干脆地挂了电话。

叶修无奈,老板的脾气一向如此。他又给苏沐橙去电交代了几句才算放下心来。


撂下电话,屋子里一片安静。

叶修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哈欠连天地挨个打开隔壁和隔壁的门:空无一人。

他向楼下看去,一楼的大厅空荡荡,料理台干干净净冰冰冷冷——并不是说他的机器人管家每天做的饭有多么火热,昨天早上他就做了冷三明治配冻酸奶——叶修咂着嘴,猛地推开盥洗室的门:并没有什么生物或者他指望看见的非生物等在里面,这让他推门的动作显得很蠢。他讪讪地关上门,慢吞吞地上了楼。

门边的开关被逐一推上去,一排排的日光灯管嗡鸣着铺展开亮起,映得四壁雪白。工作室里的一切都如昨日一样,有序地紊乱着。


“大眼?”叶修站在门口喊道。

声音在无数主机导线光纤齿轮的折射下湮没无形。

最里面的灯管徒劳地闪了两下。

至此,叶修终于可以确定,他的机器人,真的离家出走了。



2

叶修坐在机器人管家的房间里,点燃了一根烟代替早饭。


屋子被他翻了一通。

衣柜里并不多的衣服没有被带走,王杰希只穿了平时的一身出门,因为嫌弃叶修的品味而自己买的绿色卫衣,往身上一套衬得整个人青葱水嫩的——他的机器人心理年轻得很。“还不是我给你导的数据库。”看他高兴,叶修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自己衣服的采购也一并交给了他。

银行卡在抽屉里,叶修接着翻。吃的他们俩昨天才去买,最近也没什么需要的日用品,所以大概也不是跑去买东西了。

到底跑去哪了呢?叶修心不在焉地翻着他抽屉里的一摞摞文件,指腹刷过纸页,一无所获。机器人不需要用纸笔写日记,想揣测他的心思都显得毫无头绪。

何况昨天为止一切还好好的,叶修百思不得其解,比叛逆小孩儿的家长还要上火。

应该是……好好的吧……

叶修仰靠在椅背上,长长吐出一口烟雾,右手举着从床头柜找出来的墨绿色小本本,恶狠狠地咬着烟滤嘴,“连社保卡也不带就跑了,真是出息了啊。”

这是这几年新搞出来的玩意。前两年机器人维权运动闹得凶,几次议会上都有联合提交的议案要求为“第二生命基本权益保障”立法,最终当局妥协,通过了法案同意承认机器人仿生人以及人造智慧生命体拥有部分同人类相当的基本权利。就结果而言,这并不能称得上是皆大欢喜,到现在还有由此引来的纷争时不时地出现。

总而言之社保卡就等同于人类的身份证,没有了这玩意他还能去哪?


叶修难以阻止自己开始想象他的机器人食不果腹风餐露宿最终冻死街头的场景。



3

王杰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

羽毛洁白的小生物似乎只认得他手里的面包边,并不能分清他和普通人类的区别,不管是他纳米管织就的纤维皮肤还是立方氮化硼撑起的骨架。

真好。

王杰希想。鸽子的尖喙轻巧地啄着他的掌心,温柔的碰触通过电子神经元传导入脑中,一切功能运行正常,而不像之前的那几次……

电话铃突兀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切换到通讯界面,上面就一个字,home。

叶修醒了。王杰希手一抖,关闭了通讯系统。


“靠!”叶修摔了电话。

“我靠!”看着终端上一连串的响应超时,叶修摔了电脑。

王杰希关了通讯系统不说,又关了自己的GPS定位。

“太出息了!”叶修气得不行,“这根本就不符合三定律啊混蛋!等被我找到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话一出口他整个人一顿,最近,这句威胁最近是不是太常说出口了?

叶修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源头。





…………………………这个是真坑了,因为太雷太无聊了就直接扔了。



。好,就这样吧,我的一下午就这样消失了!继续干活去了!

 
评论(6)
热度(6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