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王昊】来自星星的你(啥


*为了找语感写的,写完发现语感跑得更远了………………

*我王杰希攻的第一次就献给同样是第一次的你了唐昊(……)

*被小碳抢了先!那我也献给过期一个月生日的小鹿和过期一周生日的昊昊好了(要点脸

突然发现还抢到了tag首杀?!吃我大王昊安利吧!(丢

+++++



王杰希在大学时代是院篮球队的,一手神出鬼没的传球闻名校际,正式比赛参加过不少,冠军也拿过两个,魔术师的大名说出去如雷贯耳。可惜大四一到,准备考研和实习的王杰希干净利落地退出了球队告别沙场。

挽留他的后辈不少,可惜他态度坚决,不管学弟们怎么可怜巴巴地求他都不肯留下了。

王杰希一向自带威严气场,篮球队的大家也不敢过多纠缠,最后只是说好了十分偶尔会回来打一场指导赛才作罢。


忙碌起来的日子过得格外的快。等王杰希有些郁闷地捏着自己每天闷在室内而变得白皙的手臂时,差不多已经3个月没摸过篮球了。

篮球部的邀约来得恰逢其时。

于是王杰希中午换上运动背心短裤就去球场了。室外篮球场被他们占了一半的场地,骄阳晃眼,铁网的绿色油漆新得几乎发亮,篮球拍击水泥地面的砰砰声轻快得像心跳。王杰希接过远处学弟飞过来的传球,指尖轻触粗糙的球面那一刻,似乎有什么在体内复活了。他把书包丢到长椅上,带球冲过几个跑来迎接他的后辈,高高跃起后仰投篮,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橘红色的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球网晃了晃,空心篮,进了。

小跑过来的篮球队现队长赞叹着,“学长一点都没有手生嘛,太厉害了,等下让咱们的新队员们好好领教领教。”

王杰希四下望了一圈,的确多了很多新面孔。稚嫩又生气勃勃的。他点点头笑了笑说好。


等人到的差不多了,队长拍拍手把人集合起来,给大家介绍了(前)魔术师·王杰希,底下水嫩的小新生一片哇哦的声音此起彼伏,王杰希觉得老脸有点挂不住,然后就感到一道特别刺人的视线盯着自己。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扫回去一看,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短发青年瞪着他,眼里的怀疑和挑衅几乎是赤裸裸的。他在心底暗笑了一下年轻人的桀骜,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回头跟球队队长说,“那就开始吧?”


那几乎算得上是一场表演赛。王杰希的神乎其技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连跟他同队的队长看着他都如同看到一头放虎归山的困兽。

到了终了时间,接过毛巾擦汗的王杰希对队长有些抱歉地笑了下,“好像打得太忘情了。”

学弟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只是惋惜,“学长就这么不打球真是太可惜了,以后多来玩嘛。”


王杰希这一下午打得是畅快尽兴了。但是有个人却快要憋屈死了!

那个黑背心青年——唐昊,作为队里新晋的实力强劲的主力,已经超越诸多队里前辈的年轻人,直接在那个下午被王杰希打爆了。

完爆。

唐昊看着计分板上40多分的分差牙都快咬碎了。他瞪着场边聊天的王杰希,他们已经开始讨论什么实习之类的学业事情了,整场比赛那个人对自己的关注不比对任何一个对手的多半分,虐自己跟虐一个板凳选手花的功夫没有少半分。这是实力的碾压吗?根本不可能!唐昊生气的踢飞了一个瓶子。

王杰希的注意力终于转到他身上了,他惊讶地说,“原来你是足球部的啊?”


唐昊觉得自己收到了极大的侮辱。

“王杰希——”他在队长的瞪视下补充,“——前辈……跟我来一场一对一!”

王杰希拧上瓶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开始收拾包,“不行,我得回图书馆然后吃饭了。”

唐昊生气。

他觉得刚才被爆完全是因为队友磨合的还不够,如果是一对一的话自己一定不会输。

唐昊一向自恃甚高并不是毫无根据,单挑鲜有败绩的他打定主意要一雪前耻。

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鸟他……

眼看王杰希要走,他急了,“学长别忙着跑啊,打一场你赢了我请你吃晚饭!”

王杰希面露难色,“不用了……欺负学弟不太好。”

“靠!打一场也不用很久,直接来战行不行?!”唐昊干脆礼貌也不顾了,无论如何都要翻盘。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放下包,向场上走去。

唐昊眼睛一亮快步跟上。


三分钟。

唐昊满脸死灰走下场来。

真的是不用很久。唐昊又被干翻了。

这次他什么也没有说,垂着头一步步走到场边收拾挎包。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回头跟队长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会,拍拍他的肩膀告别离开了。他至此已经基本上明白了此番叫自己来打指导赛的用意了,多半就是为了这个管教不动的愣头青吧,年轻人志在鸿鹄总是好事情,只是怕没见过更广阔的天空。


王杰希往门口走,发现有人跟在身后。

他扭头一看,那个叫唐昊的青年斜挎着包皱着眉头闷闷地跟在身后。看到自己疑问的挑眉,他不情不愿地回答,“请你吃饭。说好的。”


唐昊不是输不起,他只是不喜欢输。

王杰希反而笑了,又觉得这年轻人这副样子隐约让自己想起一位故人,“你是白羊座的吧?”他突然问。

唐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整个人都“what——????”

“我是???”然后呢?唐昊完全不造这位前辈想说什么。

“没事,随便猜猜。”王杰希笑,“坚决要请问吃饭?”

“……”说的好像谁死活想请你一样!“嗯!”唐昊使劲地嗯了一声,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愤怒。

“那你去图书馆楼下等我吧,我收拾一下东西。”王杰希好像完全没搭理他。

唐昊憋着气答应了。


唐昊酷酷地双手插在裤兜里,一个人站在树下,脑子里开始回放刚刚的对抗赛。

太快了,自己输得实在是太快了。对方的反应,控球,观察,技巧都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唐昊不停地在脑海中倒带,快进,暂停,慢镜头……一项项的比对,反省。冷静下来之后慢慢思考,越是回顾便越是心惊肉跳地觉出对方的厉害。


“走了。”王杰希收拾好了书包出来就看见唐昊在树下认真地踩着台阶来回刮蹭鞋底,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严肃。

唐昊应了一声跟上,一前一后的走。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就这么沉默着到了食堂。

王杰希随便点了份套餐,唐昊拎了个瓦罐鸡,然后王杰希刷了饭卡。

王杰希刷了饭卡……


唐昊又开始瞪他,“怎么回事,不是说好我请你的吗?”

王杰希想,你一路心不在焉的也不掏饭卡,可不就我请了吗。他开口,“算了吧,一连打爆了你两次,还是我请吧。”

唐昊气炸了!偏偏还无法反驳……唐昊气炸了!

唐昊活了18年,从来没看过这么不会说话的人!

如果不算他自己的话……

唐昊把铁餐盘重重磕在桌子上(还要小心汤不能洒)坐下来,开始使劲嚼肉。

王杰希打球生猛,吃起东西来却十足文雅,唐昊吃着吃着也不由得消停了下来。

他吃两口就抬眼瞟一瞟王杰希。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王杰希都不看他,挺直腰板吃饭。

“咳,下周再来打一次啊。”唐昊淡定地喝了一勺热汤。

“没空。”王杰希言简意赅。

“就3分钟空都没有?!”唐昊连3秒的淡定都装不下去。

“哦?”王杰希很欣赏他的自知之明。

“靠!”唐昊脸都气红了。

旁边桌的几个女生看着两个又高又帅的男生讨论什么三分钟的话题,不停地偷偷瞄过来。


一顿饭吃的憋屈。

——仅限于唐昊。


很快憋屈的就换成王杰希了。

也说不上憋屈,主要是——烦。

唐昊不知道跟谁(多半是篮球队队长)要来了王杰希的手机号,一天三遍按饭点的发来约战短信。

“来单挑啊?”

“下课来pk呗?”

“敢不敢再跟我one on one一次?”


王杰希第一天回复了三遍“没空不好意思。”“真没空”和“没空”之后就再也不理他了。拉黑又觉得对年轻人有点残忍,就那么放着吧。

实习的老师听他一天好几遍的短信提示音调笑他,“有女朋友了?怎么不理呢?”

王杰希说,“没,10086.”回头就把手机调了静音。


过两天唐昊又加了王杰希QQ。王杰希一个手滑又接受了。

于是晚上学习背书的时候就时不时能收到一条对方发过来的比赛视频链接。

王杰希一般都会打开看看,有时跟他讨论两句,有时干脆不理。

唐昊想,呵,真是个高冷的大大。


不过偶尔的讨论也是让他受益匪浅的,再加上他最近每天课后苦练,唐昊觉得自己最近球技飞涨。

他又开始跟王杰希约战了。

王杰希有时答应,有时拒绝,更多时候都不搭理他。

唐昊又输了两次,打平了一次。唐昊十分振奋。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最近势头逼人?”唐昊晚上给王杰希弹qq。

白天当面你怎么不吹呢?“是快逼近人了。”王杰希随手回复他,接着看考试资料。

唐昊一怒把qq关了。

王杰希做了一小时的题,活动了活动后背,想休息一会,这才发现那小孩今天意外安静。拉下qq一看,头像已经黑了。

又生气了?王杰希耸耸肩随便拉开记录里的一个视频点进去看了。网页刷出来前,他扫了一眼俩人的聊天记录,发现好像已经70多页了……


唐昊已经一周没联系王杰希了,他的头像一直都是黑的。王杰希感到了解脱。

倒是队长联系过他一次,聊着聊着就说唐昊这小子最近内敛了起来,这小兔崽子一戒骄戒躁,看起来成熟可靠多了。

王杰希表示完全无法把前后文主谓宾联系起来。

队长说,哎总之学长你先好好准备考研吧,考完试咱好好打几天球。


唐昊半个月连个屁都没有一声。王杰希偶尔想起来这么个家伙,就跟正在一起吃午餐的老林说了。

老林一脸尴尬,“他啊……”

王杰希夹了口土豆,“你认识?”

“是我们班的学弟啊……”林敬言推了推下滑的平光镜,“说起来他这个样没准还有我的功劳……”

这下王杰希难得惊讶了起来,眉毛高高地挑起。

“咳,当时他独孤求败,到处找有没有牛叉一些的人啊。然后有人跟他说‘老林厉害,老林有冠军呢’,他就来找我了,我输了,然后他就……嗯。”

王杰希忍不住放下了筷子神色复杂,“但是老林你是……”

林敬言的脸藏在汤碗后面。

“……乒乓球队的冠军啊……”



不受打扰地专心复习了一个月,到考试前两天的时候,王杰希觉得自己没什么书好念了。晚上七点多,他换上运动衫踩上球鞋就拎着篮球去了球场。

白色的探照灯明晃晃。篮球场里只有一个身影,小跑,上篮,球撞击篮板,砰的巨响在空旷的球场里回荡。

唐昊。

不知道已经练习多久了,额发都滴着汗,却似乎永不疲倦。

王杰希有点动容。

他在铁网外的阴影里看了一会,走进球场。唐昊听到声音回头来随意看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的水平。”

唐昊重重地啧了声舌,白了王杰希一眼,回身自顾自地瞄准球筐投了个三分。

没进——不,被王杰希随后丢过来的球砸进去了……“靠!”唐昊觉得这个人就是来羞辱自己的,“来pk!”


两个人比了很久很久。唐昊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等下次我体力满格跟你比,分分钟打爆你。”

其实他们没分出胜负,唐昊也不是会找理由的人,王杰希在篮球架底下坐下,单手拨着球,也喘得不轻,“有进步。”他轻描淡写。

唐昊向后躺平在水泥地上,切了一声,王杰希猜他肯定又是一脸的不屑,和满脸坚定的骄傲。“我会赢的。”

王杰希无声地笑了。

他当然会赢,他在精力充沛的巅峰,他蒸蒸日上,而王杰希马上就要毕业了。唐昊拳头砸了一下地面。

学校不在市区,头顶的星星很多,明暗的碎光布满夜空,王杰希的脸突然倒着悬在上方,眼里盛着宇宙的星光。

“饿不饿,去吃夜宵?”他说。


唐昊总是莫名其妙地就跟王杰希走了。他俩坐在校外的小吃店油腻腻的桌子旁,里面有几伙人在喝夜啤酒,热热闹闹。

王杰希眯着左眼看墙上的推荐,唐昊边抖腿边看手里的压塑菜单。

“吃臭豆腐吗?”王杰希问。

唐昊刷地抬起头看王杰希,觉得这个食物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气质!不过王杰希是什么气质来着……“吃!来一份煮的!”

“……我要炸的。”王杰希神情复杂。

店主神色更复杂。

最后他们点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宵夜。唐昊嘶嘶哈哈地吃着麻辣小龙虾,时不时顺一口啤酒,嘴唇儿辣的通红。

“所以……”王杰希咬着炸豆腐,对面唐昊突然发问,“甜豆腐脑咸豆腐脑?”

“咸。”

“异端。”唐昊撇了撇嘴,“甜粽子咸粽子?”

“甜。”

“啧!汤圆饺子?”

“饺子。”

唐昊重重一砸杯子,“靠!简直完全无法和你交流!”

王杰希在看店里挂着的小电视,根本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

唐昊气得拼命吃东西,走的时候一站起来发现吃撑了。

然后又是王杰希买单,唐昊满裤兜子掏,“怎么又是你付呢,我来你等等!”

王杰希从皮夹里抽出两百给老板,头都不回,“算了,等你什么时候能赢我再请吧。”

老板一看另一位有拆房子的面相,连忙送客,“下次再来啊,东西别落下!”


“王杰希。”出了门,小风一吹,唐昊连前辈也不叫了,“有没有人说过你太狂了?”

“我?”王杰希一脸惊讶。“你说我?”

“反正等我明年拿到冠军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哼哼。”唐昊冷笑。

“那就是明年六月……”

“明年六月?……”唐昊好像突然被夜风吹醒了,“啊,你就毕业了……反正考的本校的研嘛……你复习好了吗,不会太在意跟我的比试都没好好背……”

“没人打扰,效果拔群。”

唐昊咬牙切齿。唐昊突然一拍脑门,“我去,不好,几点了,我寝室楼都锁了个屁的了!”

12点了……灰姑娘都要现出原形了。王杰希合上手机,“我在校外住,你要跟来?”

这种情况下学长不都应该好心邀请学弟回家蹭住的吗?这货怎么还用的疑问句啊?!懂不懂点人情世故?是有多不想我去?唐昊小龙虾吃多了牙龈直冒火。

“跟!学长收留我吧!”唐昊干脆死皮赖脸。


两个人打球出了一身汗,接着又吃出一身汗,刚进家门唐昊就被王杰希撵去洗澡了。

唐昊舒服地冲着澡,挤了一堆看起来很高级的洗发水在头上揉泡泡,然后浴室门就被拉开了,王杰希旁若无人地走进来放下一筐毛巾什么的,“快点洗,你的换洗衣服我放这了。”

唐昊差点跳起来,他有时候是真搞不懂这学长到底在想啥,“卧槽你怎么进来了!!!”

“嗯?门没有锁啊?”王杰希特别无辜。

“我是说你进来干毛!”唐昊觉得他无法沟通!

“送衣服啊?”王杰希也觉得唐昊听不懂人话。

“靠!你就不能放外面门口吗?”唐昊恼羞成怒。

“那你裸奔出来拿有区别吗?”王杰希困惑地看了他下身一眼,“你怕什么?难道你其实是个姑娘?”

他还看了一眼!!!唐昊怒极反静,冷冷地说,“再见。”

王杰希又莫名其妙看了他两眼,修长紧实的胳膊腿,比四肢要肤色白皙的腰臀,该有的全都有,害羞什么呢这是,真是小孩子。王杰希得出结论摇摇头出去关上了门。

唐昊气呼呼地飞快洗完了澡。因为报复性地倒了一大堆浴液在身上,搞得身上滑溜溜的。他蹭啊蹭地穿上衣服,毛巾搭在脖子上出去了。


王杰希看他出来只叮嘱了一句头发擦干别到处滴水就进了浴室。

唐昊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咬了咬牙,像只小狗一样甩了甩脑袋上的水。

唐昊在客厅满地溜达,看看茶几上的杂志,翻翻收藏的碟片,到处都是厚厚的复习资料,唐昊渴了。唐昊心生一计。


浴室门被唐昊猛地拉开了。

“有喝的没有,我渴了。”唐昊叉腰站在门口,上上下下使劲看,势要把被看光的看回来。

结果王杰希丝毫没有他当时的尴尬,大大方方地转过来正面面对他,告诉他厨房可以烧水,抽屉里有这个茶那个茶,橱柜第几格有咖啡,冰箱里有冷饮……有完没完,你家怎么这么多喝的,你能不能转回去了,我不要看了啊啊啊。

唐昊屁滚尿流大败走。

冷饮冷饮!唐昊需要冷饮消消火,一打开冰箱,满满两排可乐。唐昊嗤笑一声,没想到学长这么幼稚。边这么想着边拿起一罐哧地打开抬头猛灌。


王杰希洗完出来了,穿着长袖的睡衣睡裤。但是唐昊看他如同什么也没穿……

唐昊别开了视线。唐昊觉得被洗脑了,他不管看什么眼前浮现的都是王杰希的【】。他生气地拿手猛揉双眼,洗掉洗掉洗掉这个画面啊!

王杰希看他,“困了?进屋睡吧,你不打呼噜吧?”

唐昊跟着他走进唯一的卧室面对唯一的一半都堆满资料的床,恨不得自己打呼磨牙睡觉乱踢烦死他算了。


唐昊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侧身向外躺在了王杰希的床上。

灯关了,屋子沉入到深蓝色的安静里。唐昊占据了床的1/3,微蜷着身体,听着身后30厘米背靠背的人轻浅的呼吸,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停!

唐昊用脚丫子挠了挠小腿,闭紧眼睛,睡觉,赶紧睡觉。


=======

不能写黄,不想写了(撂笔

别拉黑啊……(跪

#part.2#

 
评论(36)
热度(35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