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因为心花一直说这只狐狸是叶修所以实在忍不住脑洞……
#死线真的死了……(通宵弥补摸鱼orz
#又写睡着了……超恍惚的我!



叶修在森林里散步。冬天大雪一降下来,能吃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

 


 

叶修迎着太阳走。树叶都落了,灰色的树干光秃秃的,一棵棵紧密地挨着,笔直地指向天空。阳光从树尖漏下来,被层层枝干过滤得只剩下一点光亮。

 

不过就算是阴天,他也知道太阳在哪里。

 

尽管如此,叶修还是仰着脖子执着地向上看,他喜欢森林的上空啊,那片白茫茫的光。然后,啪叽,一团雪从枝桠间落了下来,正好砸在叶修的脸上。

 

叶修吓了一跳,竖起尾巴跳了起来,猛烈地摇晃着沾上雪渣的脑袋,耳朵抖啊抖的。好像有几片雪花粘在眼前,怎么也抖不掉,拿前爪蹭蹭也掉不下去,叶修就懒得理它了。

 

撂下前腿的时候没找稳平衡,叶修歪了一下,才继续轻快地往前走,纤细的爪子在雪地里留下一长串浅浅的爪印,又被身后拖着的大尾巴毛茸茸地扫平。

 


 

他是出来找吃的的。所以一直鼻子贴在雪地上东闻闻西闻闻,叶修的鼻子最好使了,方圆百里远近闻名的好用,只要是有好吃的都躲不过他的勘察。他熟练地站在石头上冲着雪地扎个猛子,在松软的,没过他身体的厚厚雪层里撞出一个大坑,那底下肯定埋着食物,所以叶修从来饿不着。

 

今天他闻到了有点不一样的味道,那似乎是夏天的味道。像青草,又比草的味道微苦。那味道越来越浓,叶修抽动着鼻尖贴着雪地嗅得起劲,随后就扑地撞到了什么东西上。

 

好像有点软,叶修嗅嗅,又拿鼻子拱拱,草药的香气更浓了,这是什么?食物吗?叶修用牙齿扯了扯外面的一层,好像很不好吃,他吐舌头。

 

叶修继续嗅,发现了混着苦涩草味的带着温度的皮肉,他舔了两下,又舔了两下,能吃吗?他想。

 

然后就发现这个东西动了动,张开了眼睛。

 

他有眼睛,他有温度,他会动会喘气,这是个活的!

 

叶修后退了半步,警戒地盯着猎物甩尾巴,既然是活的那应该就能吃吧?他饿了。

 


 

王杰希睁开眼睛就发现一只黄毛的小狐狸在舔自己的脸,湿乎乎的舌头,冰凉的鼻尖,困惑的眼睛。他稍微一动,那狐狸就跳开了,但是也不跑,蹲在那边微微偏着头盯着自己看。

 

“没见过人类吗,小狐狸?”王杰希坐起来,身体因为沁骨的寒冷而僵硬酸痛。

 

哦,叶修想,这个活物叫人类。

 

人类坐在雪堆里,活动后背,身上的青衫怎样看都是抵挡不住这寒风凛冽的模样。不过王杰希是个道士,他念了个诀,就看见一团白雾从他身上升起,他觉得舒服多了,回头再来看小狐狸,还是没走。

 

他冲着狐狸招了招手,狐狸犹疑地原地转了一圈。是饿了吗?王杰希想着,伸手进衣袋里捻出一条肉干,“喏。”他手一抬把肉干抛到狐狸眼前的雪地里。狐狸强压住后跳的冲动,低头嗅了嗅,又抬头看了看王杰希。

 

好吃!叶修舔了一口就决定不吃这个叫做人类的家伙了,他用前爪按压着肉干侧着脑袋亮出尖利的牙齿撕咬着。好吃!

 


 

叶修被驯服了,被一块肉干给驯服了。

 

他跳上人类的大腿,鼻子凑上他的胸襟往衣服里拱,他刚才可看着呢!那人就是从这里拿出来的肉!

 

可是没有了。叶修咬了他的衣服两口,在他前胸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小洞,算了,反正他其实也吃饱了。

 


 

王杰希从他跳上来就一直摸着他光滑的皮毛。这么好的狐狸皮做成狐裘能卖个好价钱吧?他看自己胸前的小洞想。

 
 


“还想吃吗?”王杰希在他面前摊开空空的掌心,叶修想了想,把前腿搭了上去。

 

王杰希笑眯了眼,拉着他毛茸茸的小爪子摇了摇。

 


 

狐狸黏上王杰希了。

 

这是在他站起来准备离开后才发现的——并且在他翻过半座山之后得到了确认。

 

狐狸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跟了三天三夜,不过只有到了晚上王杰希席地而睡的时候,狐狸才会靠近过来,依然不屈不挠地拿鼻子拱他的胸口。王杰希眼睛都不睁,长臂一展,袖子裹住狐狸搂在怀里睡觉。叶修挣了两下,发现挣不脱,就老老实实地也睡了。

 


 

第四天王杰希停下来,蹲下身问他,“你想跟着我吗?”

 

狐狸瞪着眼睛,溜圆溜圆,狐狸不会说话。

 

王杰希叹了口气,“罢,因缘际会,你便跟着我吧。”

 

叶修好像听懂了什么,甩了甩大尾巴。王杰希忍不住揪了一下。

 

狐狸:嗷!

 

哦,原来他会叫的啊。

 


 

王杰希给他喂了一粒蓝色小药丸。

 

他也不管是什么,舌头一卷就吞下肚了。王杰希在他开始满地打滚时抱住了他。“忍耐一下,这可是百年的内丹,多少小仙求都求不来的……嘘……”

 

王杰希微凉的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直到他从抽搐中平息下来。狐狸昏过去了。

 


 

叶修醒来时觉得整个狐都变得哪里不同了,然后他发现是因为王杰希抱着他坐在积雪的树尖上。

 

他脚一滑差点掉下去。

 

王杰希捉住了他,摸着他的头说,“狐狸,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傅了。我叫王杰希,你要记住了。”叶修想,他不是人类吗,什么是师傅,王杰希又是什么。

 

叶修搞不懂,不过他还是执着地抬起头向上看,这里离他最喜欢的森林上空好近啊,这里满是白茫茫的光。他仰着脖子,看着白光之中,名为王杰希的人类的双眼,数着那里的万千星尘。

 

真好看,叶修想,比天空还要好看。

 


 

对了,其实叶修直到此时还不叫叶修。王杰希好像也想到了这一点,“啊,忘了,小狐狸,为师给你取个名儿吧?”王杰希戳着他的鼻尖,乐呵呵的,“……叶落兮山空,美要眇兮宜修,你便叫做叶修吧。“

 

仿若鸿蒙初开,又似醍醐灌顶,世界突然在眼前变幻得清晰具体,他看到了白茫茫天空里每一丝云彩舒卷的纹路,他看到脚下每一棵树的高度枝杈各不相同,他看到风从南边掠向北方,他看到王杰希在微笑,嘴巴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王杰希伸出的食指上渗血的齿痕,低低的叫了一声。

 


 

他是一只活了很多年的狐狸,他的名字叫做叶修。

 
 


 
评论(12)
热度(6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