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回家

*在虫爹打脸出来前,摸摸自己的一厢情愿。




第十赛季总决赛领奖台上那个笑容中透着疲惫和满足的叶修,也是王杰希看到的最后的叶修。


然后漫长的夏休就在记者媒体抓心挠肝地挖采访,各大战队的年末总结和一众老联盟选手莫名空落落的情绪中到来了。等到王杰希收拾行李放假回家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他不是没想过联系叶修,只是每次点开那个人灰色的聊天框,开口便是一片空白。

语言太苍白,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钥匙在门孔里转了一圈拧开锁,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反应心里那一丝异样,就看见自己家的大厅沙发上,大摇大摆地坐着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叶修叼着烟,跷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王杰希进门只抬了一下头,像主人一样地招呼,“哟,才回来。”


王杰希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叶修看他站在那愣愣地发呆,终于放下了报纸,热情地招待,“进来坐啊!别客气,把这当成自己家!”

 

他正在看的是最新的电竞周刊,版面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叶修。对于这样一位传奇般的人物,再多的版面都不够书写他的辉煌。

无数篇文章分析他的退役,解构再重组,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说他廉颇老矣力所不逮的,另一方拿神迹一般的6.5秒疯狂打脸,说他仍当壮年游刃有余的,拿不住奖杯和退役的事实就摆在眼前。说不清,那就开始回顾吧,神秘的七年,消沉的一年,折戟沉沙卷土重来的两年,不管身处哪里,这个人注定就是一个腥风血雨的男人。哪怕是退役。


“这就是我家……”王杰希的反驳没什么力气,轻飘飘的,“怎么样,看自己的脸占满头条爽吗?”
叶修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有点羞耻啊,所以说我不爱接受采访什么的呢。不过最羞耻的肯定是叶秋那小子!哈哈这么一想我就平衡多了。”


叶秋是叶修的弟弟,虽然已经知道这件事的真实背景了,但是听到自己叫了5年的名字从对方嘴里说出来还是一阵违和。

弟弟,家。对了,兴欣官方给出的解释就是这两个字,回家。 


又一个人要从梦想走回现实了吗?哪怕是在梦想的旅途上行走的最远的叶修,也难免于在现实面前低下他骄傲的头吗?

这样一想王杰希就觉得胃里有一团火在烧着一块冷硬的冰。

说到底,那个骑着灭绝星辰恣意驰骋的王不留行,那个当年的魔法师才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这就是他为什么没法对叶修开口,他无法去质疑对方已经做出的决定,何况对方的决定并没有任何错误。

何况自己,才是最早选择妥协的一个。


王杰希慢慢地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你跟媒体说回家,可没提回的是我家。”说出口,王杰希也觉得这句话有点问题。

叶修却笑了,“你想让我说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吗?”

王杰希就那么看着他,连耳朵尖都没红一下,叶修不由觉得他变得太不可爱了,伸出手想去捏他。手却在半途中被被王杰希捉住了,他似乎是叹了口气,又似乎没有,“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叶修头歪在沙发背上,任王杰希捏着他的手,“在你这混个一年半载的,然后重头再来。”

“说好的回家呢?”

“他们害我在职业圈混这么惨,我不得让他们再急一段才划算。”叶修看着两个人的手,轻声地喊他,“王杰希,你是不是觉得我离开得特别黯然特别委屈。”


王杰希顿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我还不知道我以后要做什么,回家帮忙或是继续打游戏,不过我一旦做出选择,那就是我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替我决定。就好像你放弃魔术师打法,就好像张佳乐选择霸图,就好像方锐转行气功师乔一帆来我们这做阵鬼,你们觉得委屈过吗?这不是向生活低头,大眼,这是更好的继续生活。”


王杰希抿着嘴唇,干巴巴地说“就你什么都懂。就你看的开。”


“我看不开啊。”叶修叹了口气,“听说职业选手退役就如同经历一次死亡一样,像你投入这么多的将来肯定死得更彻底。”叶修挪了挪屁股躺在沙发上,头枕在王杰希的大腿上,“到时候哥的肩膀会向你敞开的,所以现在,”叶修闭上了眼睛,“你先借我你的,让我躲一躲吧。”


 
评论(13)
热度(16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