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生日快乐,王杰希

&质量不行数量凑,匆匆赶了一个,睡觉时间到了,就这么结尾吧。

&总体来说,是个叶王。




国家队经过接近一个月高密度的特训,终于踏上了飞往苏黎世的航班。


下午一点的阳光炽烈,北京的天空比传闻中要透蓝许多,一丝云朵也无。车窗上大块的玻璃仿佛即将被晒化的冰糖,铁皮滚烫。和其他的乘客挤挤挨挨地站在大巴里,这些国家队的选手们觉得自己像一车咸鱼或是其他什么货物,被塞在纸箱里运上飞机。

幸好短短十分钟机场摆渡车就把人送到了飞机下,机舱内的冷气拂过,连有点蔫的黄少天都活过来了。

他从入口一路进来,推了一把方锐的脑袋,对周泽楷和孙翔比了个挑衅的手势,凑过去看了眼苏沐橙和楚云秀的pad屏幕——被轰走了,走到后面才看见坐在一起讨论什么的自家队长和叶修,耸了耸肩眼睛往后排一转就看见了靠窗坐着的王杰希。


黄少天一屁股在王杰希旁边坐下来,震得椅子都晃了晃。

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展开了手里的报纸。


飞机快要起飞,空姐在前面语音优美地念着例行的注意事项。黄少天在座位上捅咕了半天安全带,念念叨叨说着什么。

黄少天依然保持着小时候养成的起飞前嚼口香糖的习惯,自己叼着一片,递给王杰希,王杰希摇摇头拒绝了,倒是前座的叶修回过头来伸手要,“给哥一个。”

黄少天给坐在周围的几个分发了一圈,又躲着叶修递给喻文州一个然后举着盒子挑衅,“哎嘿,就不给你!”

叶修烟瘾犯了,嘴里没东西正难受呢,沉下脸威胁黄少天,“不给我你就别想上首发了!”

首发阵型训练了那么久,基本已经定下来了,黄少天却偏要跟他嚷嚷着“以公谋私”掐回去。飞机轰隆隆地在跑道上开始缓缓加速,叶修总算在升空前讨到了他的那份儿。

“拿去!”黄少天动作豪气地甩了他一条,嘴上还不甘心,“哼,口香糖也净化不了你那张破嘴了。”

“呵,口香糖也粘不上你的破嘴了。大眼可是我们主力你别吵晕他影响我们发挥我告诉你。”


“嗨~王杰希~!”黄少天立刻把叶修撇到一边,扭过头来笑容灿烂地跟王杰希打招呼。

王杰希抵抗着升空的眩晕,耳边还有俩人在幼稚地吵架,真想换座。

“嗯。”他对黄少天点了点头。

“最近怎么样?”黄少天也点点头,变得一脸严肃,嘴里吧嗒吧嗒嚼着发问。

不是早晨才坐你对面喝完一碗豆腐脑吗!“挺好。”

“最近对占卜预言有什么进展吗?”吧嗒吧嗒。

“有一点。”

“哦哦是什么???”

“让我看看”王杰希掐了掐手指,“你下飞机时候嗓子会疼。”

“……”黄少天忿忿,“你跟叶修是一伙的啊!你这样太不可爱了我跟你说。”

“可爱能拿到两个冠军吗?”王杰希摇摇头重新打开报纸。

后面没有人,前面是叶修,黄少天气得直接隔着过道跟张佳乐说话去了。


王杰希看着报纸耳朵听着那边张佳乐竟然跟黄少天叽叽嘎嘎地聊上了。前面叶修和喻文州也一直在低声说着话。两人前面放着一沓纸,时不时地在上面勾勾画画。黄少天语速很快,考虑到怕影响周围人,声音压得略低。张佳乐心情挺好,声音轻快,有来有往地应和着。喻文州声音温软,听不清说什么,模模糊糊的。还有叶修。

王杰希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中间醒过来一阵,黄少天已经拧回了身子,从后面咣咣咣地踢着叶修座椅。

看到王杰希醒了,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啊,忘了。”

然后不知道跟谁说还是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怎么还在讨论战术,有什么好聊的啊……”

“嗯是啊……”王杰希咕哝了一声应付道,把有点酸的脖子歪向另一面,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夕阳落到机身的右侧,暖红的光线透过窗子洒在脸上。旁边座位不知何时换成了叶修,正整个人横在自己面前去拉遮光板。

“醒了?”他声音低哑,“是太亮了吧。”

阳光万丈,穿不透他的气息笼罩。王杰希摇摇头,没有说话。

叶修抬起左手,遮光板拉下一半,借着胳膊的遮挡,叶修凑过去,亲吻他一半藏在阴影里的脸。


“生日快乐,我的魔术师。”他回到座位上悄悄牵起王杰希的手,握在掌心,“一起去世界上大闹一场吧。”


 
评论(9)
热度(21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