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谁

#这是哪

#我在做什么

新年快乐,放篇5个月以前的存档玩玩吧

——————————————————



chapter.00



王杰希在干燥陈旧的木地板上醒来。

橘红色的夕阳从巨大的窗子投影进来,树影漆黑,枝条盘结,像挣不脱的网,把他牢牢缚在地面上。

他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轻浅地呼吸着。


“你醒了?”一个声音突兀地在窗格外的阴影里响起。

王杰希的耳朵贴着地面,却没有听到任何走路的声音。那个人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

一双鞋子从光暗分明的彼端,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鞋子和地板一样,灰突突的陈旧,侧面有细小的翻毛和划破的口子。鞋子的主人步履随意而踏实,木质地板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震颤,腾起一小扑一小扑的灰,弥散。

那双脚在自己面前停止,往上是一双细长的小腿——还没等他更抬头,那人就猛地蹲了下来,一张脸凑近到王杰希的脸前,看到他睁开的双眼还装模作样地吓了一跳:“咦——你怎么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啊!那就叫你大眼吧!”


窗外似乎有狼叫,孩童的歌声,或是轰隆隆隆房屋倒塌的声音。

眼前的陌生人用捡到一只小狗的口吻为自己命了名。


王杰希微仰着头,认真地对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说明着:“我有名字的,我叫做王杰希。”

对面的人看着他那有点生气却仍努力保持教养的小眉头,笑了开来,“饿了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他撑着膝盖站起来,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王杰希伸出手,“对了,我叫叶修。你想吃洋甘蓝吗?”


叶修把王杰希捡回家那一年,他十五岁,王杰希六岁。



chapter.01



叶修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小镇,生活得勉勉强强却也井井有条。

王杰希没用多久就弄清楚了这件事——哪怕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投注在发呆上。

但是总归还是明白的,多了自己一张嘴后,叶修的日子可能要更加艰难了吧。

自己能做些什么呢,王杰希细瘦的双手捧着干巴巴的面饼嚼着,注意力涣散。


叶修坐在对面,扒两口饭,瞟他一眼。

捡回来的这个小孩,是不是傻啊?

要不怎么不管做什么,都总是朦朦胧胧地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呢。这要真是傻的话可有点麻烦了,自己还指望他好歹能帮忙干点最简单的活呢。叶修一脸牙疼地想。

不过看他的样子,生活自理倒是都没问题,算了算了,捡都捡了,也没法扔了,姑且养着吧。叶修猛喝一口汤,自我安慰着。


要是对面的小孩能读心,一定早就气死了。



叶修就这么把王杰希在家里放养着。

他把堆得乱七八糟的木架子五斗橱统统推到一边,清出一小片空间,在自己的小床边上搭了几块木板,垫平床脚,铺上厚厚的毛皮和毯子,还给他缝了一个装满谷壳的枕头。

他找出了自己的旧长袖衬衫,卷起袖子给王杰希穿上,把背带裤打了个结挂在他身上,他腰上一圈空落落的,整个人像个手拎袋。叶修发誓,他看见王杰希露出了一个以傻孩子来说最明显不过的嫌弃表情。



chapter.02



某一天王杰希起得特别早。


他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看了一眼熟睡的叶修,就到外面的房间去了。

等到叶修被外面叮里当啷的嘈杂声音吵醒看到旁边空无一人于是连裤子都没穿就蹦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王杰希把冒着热气的大铁锅墩到桌子上。

几滴汤汁随着惯性溅了出来。叶修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王杰希的袖子挽到手肘上,两条胳膊跟火柴棍一样。初升的太阳穿过铅褐色的雾霭,照在覆盖着一层油污的桌面上。他睁着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跟叶修对视了半天,才开口。

“哥哥,穿上裤子就来吃早饭吧。”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这样叫他。叶修站在门口,眨了眨眼睛,居然大哭了起来。


“太好了大眼呜哇哇,原来你不是傻孩子啊。”

————————————————

t……别管我呗

 
评论(3)
热度(77)
  1. Bohea枉留行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