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曾不知日月明(上)




白日当头,碧空如洗,一只孤鹰在头顶盘旋。


"要起风了。"叶修仰头看着天空,微微眯起双眼。

他脚下是万丈千仞的悬崖,身后扬起猎猎的风声。


"笑话,这崖顶可有一刻无风?"他身后的人说着笑话,声音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你终于可以杀我了,难过什么?"倒是叶修轻轻笑了。血水顺着握着长矛的手粘稠地流下,一杆亮银战矛早已被染成了血红色。


"你既然背后长了眼睛,想必也知道他们马上就要上来了。"身后年轻人的语气比这崖顶的空气还要冷冽,就连讥讽也冷清得淡去了感情。


"我布下的鬼迷神疑阵少说还能困住他们一时半刻,也便只有你——"叶修的声音顿住片刻,把一口血淤不动声色地咽回了肚里,"这种迷惑人的小玩意从来就挡不住你,我知道的。"


"那叶帮主把我放进来是有话留给我了?"青年人平平淡淡地说。


叶修大笑了两声,"你看天上那畜生,我还没死,他就惦记上我这身血肉了。我人还好好立在这,有人已经让我'留'话儿了。"


被骂的青年也不生气,还是抄着手稳稳地站在他身后一步以外,"难道叶帮主身负重伤,还有办法从今日这大劫里逃出去?"


武林各家高手齐齐出动,围杀盗走武林至宝的斗神叶修小半月有余,今日终于将他逼上萧山绝仞。这迷阵挡得住他们一时,却挡不住一世,何况山下早已被嘉王朝派出的禁军团团围住,叶修如今已是命悬一线,插翅难逃了。


可此刻这山上,漫有这满山遍谷的风声,和天地间遗世孤立的两人。风从四面八方卷来,鼓起两人的衣袖。叶修的束发早已散乱,在脑后肆意飞扬,而青年仍然一身整齐,气息悠长。


"你仍然要为了林杰的死找我报仇吗?"良久的沉默后叶修改变了话题。


"没错。"青年回答的简短。


"那好吧。"


一声长叹,叶修终于转过了身。


"王杰希。"他唤,"我没有话留给你。"


他望着他的眼睛。


"我把我的命,留给你了。"








"叶秋呢?!"孙翔第一个冲上山顶,脸颊上几道惨淡的伤痕,满头凌乱。


山顶上只得一人垂手而立,一袭素色青袍迎风招展,飘然欲仙。他站在崖边背对孙翔,不发一语。


又有几人接连闯上断崖,蓝雨阁的两大当家剑与诅咒,霸图营的霸王拳韩文清,轮回盟的后起之秀沉默一枪周泽楷,算上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微草堂主王杰希,当世的几大高手几乎都在这里了。


"王杰希,他人呢?"追兵陆陆续续赶到,到底还是脾气直爽的韩文清捺不住气,开口又询问了一遍。


山顶的风又急又冷,夹着砂砾和尖锐的呼啸。众人屏住呼吸等待他的答复。


王杰希却像之前那人一样仰头看向青空,重新把手抄到袖子里。


"被我杀了。"


他说得好不轻描淡写。


身后几个人闻言皆是神色大变。


"那他人呢?""那东西呢?""游龙玦呢?"几个声音同时响起。下面的人也立刻纷乱起来,本来的合围之势变得散乱,人声嘈杂,一时间倒是热闹不已。


这时人群中让开了一条小路,却是新近归了朝廷的肖时钦和司隶校尉刘皓骑着马越众而出。那肖时钦和刘皓本就是两个阵法高手,此刻两人策马前行,身后跟着小队精锐护卫,竟都是气定神闲毫发未损。


"王杰希堂主——"肖时钦斟酌片刻正要开口,王杰希蓦地回转过身。


只见他面色素白,脸色冷淡,一绺被斩断的碎发从束发中垂落在脸侧,而鲜血,血红的鲜血溅在他半边脸上,仿似泪痕。


众人被他这幅冷森的模样唬了一跳,噤了声。


他敛着眼皮,不知道目光落向谁,"他被我杀了,掉下深渊。"


"那——"刘皓刚开口说了一个字。


"我杀他是私人恩怨,不同于你们。"王杰希淡淡地扫了他们一圈,"我不知道他身负何物,更不知会那玩意儿藏在何方。"


众侠士一时表情难看,眉头微蹙,表情阴狠的,都不乏有之,却碍于王杰希的身份不好发难。


"哦对了。"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开了口,"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他身负何物。"


众人神色刚亮了半亮,他一扬广袖,一杆沉重的物事滚落下来,那些警觉的还未及后退,便已看清这在地上呛啷啷滚动的不是别的,正是斗神叶秋打遍天下仰仗的神武——却邪。


当啷啷——铁刃和砥石相撞,苍凉的铮铮声入耳,伴着呼号的凄风,崖顶近百位武林豪杰,鸦雀无声。


直至此刻,所有人才终于相信,一代英雄,终殁矣。


第一个打破崖顶死寂的是韩文清。然而这位叶秋长久以来的夙敌未发一语,沉默地带着手下,掉头离去。


孙翔大吼了一声"怎么可能!",随后就垂着肩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天下第一的剑圣黄少天表情十分难看,却难得的没有开口,喻文州的表情隐在兜帽里看不清楚。周泽楷略微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倒是他旁边的江波涛开口了。他脸上微笑着,恭恭敬敬地冲着王杰希低头一拱手。


"王堂主,我听闻王堂主跟叶帮主虽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却彼此惺惺相惜,以友相称。不过这江湖儿女的飞短流长,我想是不足为信的吧?"不愧是哑子周泽楷身边的巧舌谋士江波涛,他脸上仍是彬彬有礼的笑容,所有人的目光却都射向了王杰希。


"不错。"


众矢之的的王杰希眼里仍是古井无波,端得是坦坦荡荡。只是那一向无情无欲的冷清声音里,竟然出现了难以错认的裂痕。

"而今我友已去。"从此世间再无一个叶秋。


所有本欲指责王杰希是不是私藏了叶秋的秘密助他逃脱的人顿时哑了声,说不出话来。


"唉——"一直没有上前的百花缭乱张佳乐一声长叹,终于也拂袖而去。才几步,身影便已消失不见,空留一声绵长的叹息,在头顶飘散不去。


几大门派的人不再说话,小帮派的自然也不好出声。

刘皓出身江湖,又入庙堂,一直打着亲和牌,从不在这些江湖人面前摆高官架子,此刻他堆着笑脸,下了马,举步上前。


"我一直敬仰微草堂的医者仁心,今日见王堂主果然一片侠骨柔情,在下十分佩服。想来以王堂主的侠肝义胆不可能做那包庇匪寇,私藏至宝之事。"


刘皓态度谦恭有礼,又曲意逢迎,王杰希却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刘皓也不以为忤,转身又向身后武林人士扬声道,"诸位侠士连日以来奔波苦劳,亦是不易。想这历朝历代,天下至宝,无一不是灾厄之源,祸孽之根,现世便招得天下血雨腥风。今日这宝物随着叶秋一同去了倒也好,我等江湖中人,信马由缰,叱咤风云,何必被这一区区外物所拘。我看,一切就到此为止,诸位意下如何啊?"


刘皓一番大话讲得是慨然激昂,一群侠客被哄得热血上头,纷纷嚷着"就依刘校尉的吧!"答应了下来。


刘皓见状,很是满意。又趁热打铁地说,"刘某还有一个请求,这柄却邪,本就是我嘉世的镇派之宝,现在叶秋叛离了,我想,这把战矛就交给嘉世的新帮主孙翔吧?"

刘皓总是用问句表达他的目的,我想,我看,我觉得,明明是志在必得,偏要卖得个空头人情。

众人倒是也都买账,喊着"拿去吧,拿去吧。"就好似他们拥有这一份所有权似的。


反是真正有争夺权的几人看得清楚,然也默不作声,任他当这好人去。


刘皓见无人有异议,便亲自走到却邪旁边。他低头看着地上乌沉沉的矛。他看过太多次那人在他面前挥舞着它冲锋陷阵了,如今,这杆名器孤零零地躺在这里,矛身被血污和尘土蒙去了光彩, 而他的主人,终于,终于,如自己所愿的死了。

死了。叶秋死了。哈哈哈,叶秋终于死了。

刘皓感觉自己快控制不住脸上的狞笑了,连忙俯下身,想要拾起却邪。

那却邪,通体精钢打造,重几十斤,刘皓低估了他的重量,一下力气没使足,趔趄了一下。

耳边传来一声哼笑,是王杰希。他却感觉是叶秋阴魂不散地嘲讽又来了。刘皓青筋暴起,运起内力,嚯一下举起了却邪。一边暗想,"王杰希!早晚有一天连你也收拾了!"


刘皓把却邪"铛"地立在孙翔面前,"却邪交由你,望你不要像它前一个主人一样,让嘉世失望。"

孙翔仍然昏昏懵懵,接过却邪,盯着矛杆上的花纹看,眼神茫然,既不谢过,也不做答复。这时早就随着刘皓一起下马的肖时钦连忙走过来,拱手恭道,“时钦代孙翔谢过刘大人,嘉世定不辱使命。"

有了台阶的刘皓脸色总算没那么难看,又转身喊道,"山下军队设了流水庆功宴,欢迎诸位好汉前来。天色不早,此间事了,恕刘某先行告退了。"


众人皆渐散去。

蓝雨阁綴在最后面。临下山,一直没出声的蓝雨阁大当家喻文州面朝王杰希揖了一揖,终于说了这半日来的第一句话。

"恭贺王堂主大仇得报,此生无憾。"

明明是温婉如玉佳公子,偏偏要字字诛心。






崖顶终于只剩下王杰希一人。

日头西斜,日光仍然毒辣。风却是永无止境的吹。

喻文州最后的话在山顶间回荡不去,折着山石,一遍遍撞在耳中。

此生无憾——此生无憾——此生无憾——

王杰希胸口翻腾,被叶修一掌拍在胸前闷的一口血终于压抑不住,喷射出口,染红了一捧泥土与青草。







王杰希回到微草,一个人在后山呆了十天。

高英杰每日按时给他送来饭食,也不敢多言,只偷偷地拿眼睛瞄师父的脸。


某日夜半,他在送来的食盒里加了一壶温酒。

王杰希是不饮酒的。他握着酒壶的细白玉瓷,想着徒儿小心翼翼的担忧,叹了一声。

清风十里,碧水荷香,王杰希手腕一扬,把那琼浆美酒向着亭外洒了半圈。


"这酒敬您,林堂主。"他对着虚空说。

"夙愿已达,往事了了,我竟不愿放下酒杯,纵情一笑。"王杰希仰头,将剩下的清酒倒入口中,清甜的辣顺着喉管入腹,还有几滴沿着唇角流下,他浑不在意地拿袖子抹去,斜斜歪倒在亭子里,全无半分平日里端正庄严的样子。

月色渐明,山谷间升起一层薄暮,杜鹃啼血长鸣。

"这许多年,我行遍南北,不识情仇,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堂主,愿你来世不入这江湖,平凡康安,喜乐绵长。"


王杰希把最后一滴酒饮尽,踏月而行,飞身离去。



-续-



————————————————————————

*反正越拖撞梗就越厉害whatever(。

*从未读过一本武侠(你

*不懂历史

*古诗文复习18分(

*的段子手

#just凭感觉胡来

*所以废话放在最后,胡来

 
评论(18)
热度(10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