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3k5字写了六个月,节奏混乱毫无连续性,就同一块被嚼了太久的口香糖

命题作文我不会,请让我自由地……【


———————————————————————————————


【叶王】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想做。


叶修好像很久没有这种强烈的欲望了。


长久以来,他处于一种精神过于饱足的状况,沉浸于诸如荣耀以及胜利的追逐战。

尽管那些似乎永无止境的战意也随着越来越多的无可奈何而染上了一丝疲倦。


叶修一直说王杰希是趁他退役防御低下的时候趁虚而入的。

王杰希对此不置可否。

叶修便愈加确信,‘哼,堂堂冠军队,三天两头带着一群小毛孩跑我面前刷boss刷存在感刷副本,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蓄谋已久,是不是想追我,狡猾。’


——叶修打定主意要无视其他队员一脸困惑的‘原来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吗’。


在此之前,王杰希是否只是众多敌手中最可敬的一个,叶修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

不过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群众陈女士表示,‘在我不知道他是叶修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王杰希的脑残粉。’

‘那知道以后呢?’有人问。

‘原来真的是王杰希的脑残粉。’

叶修努力用一连串乱糟糟的咳嗽对此表达抗议。


论精神频率最为接近的两人,场上场下的交流都处于一种火花四射又足够亲近的程度。从大小眼嘲弄到乱糟糟的打法,从第一次见面撩到两冠队长,王杰希那边的应对也逐渐从手足无措转变到云淡风轻四两拨千斤,不知不觉就成为了联盟最能吃住叶氏嘲讽的第一人,就连冯主席有次都想向他请教能让叶修哑火的秘诀。

这大概是魔术师的专属技能吧。


就在这种熟悉和默契变得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日常的交流都越来越像调情、双方队员的眼睛都冶炼成了氪金、柳非的同人本出到第四本(相当高产)的时候,叶修经历了漫长的苦行又重新回到了荣耀的舞台。


打败嘉世重新夺冠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份战意,从未消退。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那隐忍蛰伏的斗志之下,有什么抚平了疲惫,温暖而持续不断地慰藉着自己。

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动声色累积起来的好感数量惊人,终于在叶修走出宾馆看到王杰希的身影时发生了惊天动地的质变。

王杰希说,‘我来看看你。’


六月份的艳阳天,柏油路面发着光,王杰希的发丝被反射成亮闪闪的浅褐色,额头凝结着一粒一粒细小的汗珠。鼻尖湿漉漉的。

叶修只觉得有一只小熊猫抱着尾巴在自己的心窝里狠狠地打了个毛茸茸的滚。


那一天常规赛最后一轮比赛刚结束,嘉世宣布挂牌出售。


叶修几步下了台阶,拖了王杰希到树荫下。

王杰希老实地跟着他走,不肯放弃观察叶修的眼睛。

树影摇曳,送来一缕清风。

王杰希终于松下了肩膀。

‘好热。’他说。


叶修的手还牢牢地握在王杰希的小臂上,错过了最合适的松手时机。两人齐心协力地无视皮肤接触处逐渐升高的温度。

‘真热。’叶修回答。

‘杭州要好一点吗?’王杰希问。

‘要好一点吧。’叶修回答。

‘这几天没下雨。’王杰希隔了一会说。

‘下点雨就好了。’叶修特别认同地点了好几下头


手掌相连处产生了巨大的黑洞,吸走了两人平时默契的交流和全部智商。

叶修绞尽脑汁,终于在漫长的沉默后挤出一句。‘去吃冷面吗。’

王杰希立刻说好,‘我对这不熟,你带路吧。’话才说完就几乎被自己绊了一跤,仿佛刚刚想起自己B市土著的身份。

叶修条件反射眼疾手快地抢一步扶了下他,装作自己什么也没有注意到。随后放开了手。


过了饭点,店里没什么人。服务员端来面之后就都在屋子另一端的角落里休息说话去了,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他们的沉默反而比平时要多。

冰冰凉的冷面汤里浮着几块尚未融化的冰片,辣椒油在汤面上结成一圈一圈的红花,头顶的电风扇左右摇摆挂着油渍的头颅,吹得人一阵燥热一阵清凉。

叶修低头吸溜一绺面条,终于听见对面王杰希开口。

‘我去找了邱非。’

他没头没尾地说。

叶修立刻就懂了。他头也没抬,只是吸面的节奏顿了一下。

‘他很不错,跟他聊了聊,确实是个好孩子。’王杰希自顾自地讲。明明不久之前他自己也还是个刚刚进入荣耀,年轻耀眼得闪闪发光的孩子。然而时间过得这么快,奔流着带着彼此来到现在的模样。叶修盯着对面人的面孔,心不在焉地想。

‘我想,他来微草,对我们都是很好的事情。’王杰希吐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直接说出来了。

叶修点点头,并不怎么在意,手指贴着不锈钢的汤碗,凉意沁入指尖。

‘你下手倒是挺快,’叶修给了一个没有露出牙齿的笑,‘能去微草自然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是很好的选择,但不是最好的。他们两个都清楚这一点,但默契地对此选择沉默。

他们只是讲了讲邱非的打法和风格,甚至还讨论了几句他的战斗格式可能怎样融入微草的团队。


‘先是唐柔,然后是邱非,我简直要怀疑你对战斗法师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偏好。’叶修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笑着来了一句。

王杰希看着他,似乎是笑了一下,双手握着两只筷子,轻轻压着桌子边缘。

‘前一段我又看了一些以前比赛的视频,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有时候战法更像是一种精神。’王杰希斟酌着说,‘在这些年轻人身上我都看见了这种精神。’

这实在是一句很高的赞誉。

叶修突然发现自己不能承受王杰希坦荡直白的视线,他心头一跳,给出了一个糟糕的答复,‘嗯,毕竟职业选手。’

这就好像诚心诚意的致谢换来一句这是我应该做的。王杰希想翻白眼。

他翻了。

叶修哈哈大笑起来。

王杰希还是那个王杰希。被斗神打爆也会生气的那个王杰希。


‘他们要出售一叶之秋了。’王杰希一句话就又把叶修拉回了残酷现实,他终于还是向这个他们一中午都在努力绕圈回避的话题下手了。

叶修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比如遗憾或是怀念,他用鼻子发笑,‘哦?我猜能卖个好价钱。’他说得就好像那不是陪伴他走来十年陪伴他几乎整个游戏生涯的账号卡一样。

‘是挺好。’王杰希干巴巴地说,试着夹碟子里的花生米,不停失败。很快叶修也加入了争抢花生米的行动,他发现魔术师的手不会用筷子,简直令人着迷。

‘需要放下的我早在离开嘉世的时候就放下了,记得吗?’叶修比较不明白为什么变成他在宽慰王杰希,就好像他不明白为什么王杰希似乎比他自己还不舒服一样。

也不是真的不明白,不,只是这个想法太过危险,叶修下意识地就转开了话题。


‘毫无疑问,叶修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叶修挑起眉毛开始笑王杰希不久前这难得的偏向明显极端主观的公开发言。

王杰希倒是一脸‘我又没有说错’的理直气壮。

‘嘉世不能这么对你,没有人能这么对你。’王杰希用谈论公事的口吻一本正经地说着让叶修老脸控制不住发热的话。

他记起来王杰希在很久之前就说过刘皓那家伙狼顾之相,一看就心术不正,想着王杰希是怎样看着嘉世的比赛甚至赛后的访谈或者他们的相处,一针见血地从中发现端倪,又是怎样忍无可忍地给出这样刻薄而非专业的评价——王杰希会在背后说人坏话,这本身就实在太奇幻了。

‘走到这一步不是刘皓陶轩或者几个人能做到的……’叶修试图抽离开自己,站在立场外来谈话。

可是王杰希不允许。

叶修在被毫无意义的事情消耗。

这个事实带给王杰希的愤怒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就在此刻,就在叶修还是一脸平淡地试图说服他嘉世没有那么坏的时候,王杰希被一股怒火袭击了。

‘那是你最好的时代。’王杰希语气生硬得像不锈钢,他其实并不在乎被辜负的所谓的功臣或者王朝建立者一类的名头,他无法忍受的是英雄在战场以外被平凡的生活磨损伤害了,哪怕以敌人的立场来看。

叶修听懂了,他的眼神变得难以想象的柔和。

王杰希终于被叶修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眼神看得泄了气,低下头重新和筷子搏斗。叶修并不是圣母到什么都能原谅,王杰希渐渐地明白了,他或许是真的觉得除了荣耀以外其他的事情都没有那么重要。

‘有嘉世情结的也许不止是嘉世的粉丝和嘉世队长,我们这些一路厮杀过来的对手说不定还更严重些……’王杰希最终无奈地说。

这是叶修从来没有见过的王杰希。


‘总觉得我们没有在场上好好地打过一次。’叶修笑着说。

‘所以我就说我拿冠军的时候嘉世都什么样子了。’王杰希又重新生气了起来。

‘你是觉得我老了不行了吗?你带着你年轻的微草我带着我的小兴欣咱们可以再打啊。’

‘那不一样。’王杰希捏紧了筷子,‘那不一样!’错过的终是无法补偿,他到底懂不——

‘我喜欢你,王杰希。’

‘我说的不是这个——什、呃……?刚才……诶?’王杰希怒气还未发散,就被掐灭了。‘你说什么?……’

叶修好笑地看着王杰希的茫然混乱失措,眼角弯起温暖的纹路,‘我说谢谢你。’

‘刚才好像不是这句啊……’王杰希嘟囔着,把细微的慌张都扫到冷静的毯子下面。

叶修看着王杰希冷静地端起冷面碗喝了一口颜色可怕的汤。


这真是个糟糕的时机。身后的店员大叫大笑嘈杂无比,沾着油星的餐巾纸在桌子上揉成一团,一只苍蝇站在筷子筒上焦虑地搓手。

王杰希看他一眼,低头又想端起碗喝汤。叶修向他伸出手,冰凉的指尖搭在手背上。

不是个好时机,叶修想。突然涌至的情感,猝不及防,顺理成章,脱口而出,深思熟想。

昨日已矣,来日不可追,而王杰希的双眼望着他,就像过去几年,十几年来都一直这样望着他一样。

如果感情可以通过眼光和相互碰触的指尖传达,那心头的万千语句都变得多余。

‘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大眼。’叶修只是笑。


就像不久前那次错失的松手时机,王杰希又一次错过了拒绝的最佳时限。他只好勉强地答应,‘哦,那我就好好地陪你的小兴欣打吧。’

身后的店员噼里啪啦地鼓起了掌,时机刚好。



那么就又回到了文章一开始出现的问题。

现在解决的方案变得简单而显而易见。

‘今天下班是你去我家还是我去你家?’



END



呵呵看见第一句就以为是肉文的你傻逼了吧

 
评论(25)
热度(52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