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彩虹的尽头是狐狸的家

别怕,是坑。




1.


从心直口快的袁柏清脱口说出“队长你身上怎么一股烟味”起,王杰希就觉得大事不好。

刘小别飞速从电脑前抬起头,惊恐地咕哝了一声“队长竟然抽烟?是我们表现太次了吗?”另几个更小的训练营苗子连头都不敢抬。

过来指导袁柏清的方士谦一脸“太不检点”的表情看着他似笑非笑。


王杰希绷着脸扔下一句“去吃韩国烧烤了。”掉头离开训练室。

剩下的队员们琢磨着,这个烟味和那个烟味好像不太一样吧……


王杰希回到宿舍抱着自己的羊毛大衣生气。

鼻子埋到衣料里,浓浓的烟味呛得他一阵咳嗽。


王杰希赌气地把大衣扔到角落的沙发里。装作没有这回事一样地打开电脑开始写总结。年关将至,赛程过半,大事小情堆了不少。方士谦的重心转移到带孩子,这副队长的许多事情就落到自己肩上了。想到方士谦早年为了林队那副跳脚的劲,如今却也和林杰当年一样,操心起了下一代和微草未来的事情,王杰希不由感慨时间之玄妙。

关掉写完总结的文档,接下来是下周的团队赛方案,王杰希整理着笔记,把白天讨论出来的战术思路再过一遍。周末是雷霆的主场,有肖时钦的机械师在,地形一定很猥琐,因此最终他们选择采用保守阵型,方士谦又需要换上守护天使防风。他这手来回切换的本事也确实是了不得。王杰希想起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一阵烦躁。他什么意思,自己不过跟叶秋吃了顿饭,一没通敌二没通奸,有什么大不了。王杰希嗓子里弥漫着干燥的烟味,喝了两罐可乐也没能冲刷掉,糖份黏稠地混着烟味,倒好像在网吧呆久了一样。焦油和尼古丁如疽跗骨地侵蚀着细胞和每一寸空间。王杰希在气闷前狠狠地打开了窗子。


冬日暗沉的冷风灌进来,蒸腾的热气一拥而上地涌出室外,昨日下了一场薄雪,窗台上覆着一层闪烁着远处灯光的冰晶。王杰希呼出一口气,在夜空里凝成一小片短暂的白色迷雾。寒冷似乎连尘埃都冻结了,空气冷冽清澈,涤荡纷杂的烟尘。王杰希把双手放在窗台下的暖气片上捂着,仍然冷的眯起了眼。

微草宿舍建在远离街道的北边,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外面安静得很,几乎听得到空气的声音。大衣在角落无辜地躺着,他又吹了一会风,用手指头在窗台的霜雪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冠军两字,终于关上了窗户。


“下次吃饭不要抽烟。”王杰希坐回电脑旁点开叶修的qq扔过去一句话。

过一会叶修回了个省略号加愁眉苦脸的表情。

“一身烟味。”王杰希说。

“那成吧,下次你请我就不抽了。”


这次就是王杰希请的。

十一月末微草主场的比赛,叶修打完比赛不知去哪个旮旯抽了支烟,回来就脱队了。王杰希开完发布会后,跟场馆方面说了点事情,也落在了后头,出门正好捡到在门口绕圈的走失叶修一枚。

“哎大眼啊,正好,借我点钱,回不去了这。”他靠在门口分隔观众的护栏上,羽绒服敞着怀,求救得满不在乎。


王杰希当机立断给方士谦打了个电话,让他带队先走不用等了。

叶修笑呵呵地看他挂了电话,“杰希大神,这是要救人于水火啊。”

“吃个饭?”王杰希独断专行地问。


他们去了个有包间的普通饭馆,叶修还以为王杰希会请个更有格调的地方,啧啧啧地跟在后面咂舌头。王杰希回头看他,他就立刻收了声。

“内什么,先帮我跟沐橙说一声。”刚一落座,菜还没点,他就恬着脸戳王杰希。

王杰希瞟了他一眼,“还没手机呢?”跟着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扔给他,“自己打吧。”

叶修划开屏幕按下苏沐橙的手机号,自动匹配的通讯录跳出来:沐雨橙风。“哎呦,你还存了她的号?”

王杰希没理他,自顾自地看菜单。

   

“喂,沐橙啊,是我。我在外面吃个饭,晚点回去,不用担心哈。是我知道你被他先叫走了,没~事。啊?这谁手机?你猜?……哎你都存了还问,逗我玩呢。对呗,王队讲究人,还能蹭个饭。对了我跟你说,他天天笑话我土,自己请客一点也不洋气,我还以为他能请哥个西餐啥——诶好好不土不土,你别瞪我啊,我就开一玩笑。你看这人,他开不起玩笑呢。行行我不说了,要不吃不上饭。你先休息吧,今天也挺累的。我没事。啧哥能欺负他吗,行了啊,反正我要是失联了你就跟警察说——好不说了我挂了,拜拜。”

   

打个电话也这么多嘴炮,王杰希这边强忍着点完了菜,服务员捧着菜单憋着笑跑了出去。


“就是因为你这么烦人才会被全队抛弃回不去的吧。”王杰希一个没忍住就戳了他痛处。

 “是啊,可不回不去了么。”叶修玩着王杰希的手机,心不在焉地说。

微草队长的手机壳黑色磨砂,中心荣耀两个澎湃的大字夺人眼球。简洁的机身上竟然还挂了个手机链,一只小魔道的剪影骑着扫帚吊在手机上一晃一晃的。

叶修拿手指一拨弄,小人滴溜溜地转起了圈。

“用自己形象做手机挂坠?”

“战队前年集体发的。”

叶修嘴欠手也欠,对王杰希的抨击却避而不谈。


王杰希便也不多说,捧着茶杯靠在椅背上喝茶。斜眼看叶修摆弄他手机玩。

王杰希的手机相当没劲,备忘录,日程表,携程淘宝支付宝,有几个游戏还都是放置型的,特别无聊。桌面背景是微草的大logo。叶修滑来滑去没找到好玩的,“你这手机,除了微草就是荣耀的,完全看不出你个人爱好啊!”

“微草和荣耀就是我的个人爱好。”王杰希说着续了杯茶。 

叶修被堵得没话。拿爱好当职业,本来挺了不起个事,让他搞得好像很乏味一样。

他摇着头点开了一个蠢蠢的猫咪头像游戏。王杰希在椅子上不引人注意地原地动了一下。

和式的庭院里,三只猫咪撅着腚露着菊花摇尾巴,剩下一只对着树桩砍个不停。

“还是日语的,高级啊。”叶修说着随手戳了下正中间那只黄色的猫屁股,图鉴跳了出来,上面写着“夜雨声烦”。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装作没有看见,低头喝茶。

叶修又戳了几下旁边猫咪的屁股,分别是“石不转”,“百花缭乱”,那个砍木桩的是“大漠孤烟”。

“这什么兴趣……”叶修无语。

“咳,萌化一下敌人,让他们显得不那么可恨。”

“简直分不清你这是爱是恨。”叶修又戳了两下那几只屁股,心情微妙,“那这里面也有我呗?” 

“嗯。”王杰希面不改色地喝茶。

“哪呢哪呢?”叶修还来劲了,势要刨根问底。

王杰希没有办法,拖着椅子凑近过去,伸手在屏幕上点点点调出图鉴。

“你比较稀有,专门出现在高级食盆旁边,把所有的粮食都吃空,然后就留下一条小鱼儿。”王杰希指着一张表情贱贱惬意地躺着摸肚皮的肥猫说。

“……我觉得你对我怀有很深沉的恶意。”


其实非常形象,各种角度来说。连叶修也不得不承认。

王杰希并不辩解,搭着叶修的椅子背,顺手给猫咪补充食粮。叶修的目光跟随着王杰希的手指,指甲圆润,在屏幕背底的灯下发着柔光。他未曾这样近的看过这双诞生魔术师的手。也不过是一双普通的手,比一般人更干净好看一些,蜻蜓点水地划着屏幕,触感隔着擎着的手机传达到自己手里。

叶修摸了摸鼻子。 

就是这双手带着微草尘嚣日上,而自己的手却挽救不回嘉世的青云直落。他们相识数年,一路追逐,曾经被自己打得哭鼻子的小小魔道如今却是要仰望的了。嘉世一脚踏在出线,微草稳居上游,今天这一场更是输得难以置信。等到叶修出门,发现干脆连队友都走光了。体育馆外北风呼啸,叶修仰头看着零星挂在枝头的枯黄叶子,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王杰希就在这时候出现了。叶修看着他在门内仔细地围好围巾,慢条斯理地扣上大衣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推门出来,整个过程都像一部优质的奢侈品广告,优雅得赏心悦目。他或许确实拍过这样的广告,也大概上过电视节目,挑战赛,友谊赛,商业赛,还有种种他作为叶秋不了解的一面。这些东西是否改变了最初的那个王杰希,他无法给出定论。

就像他本不知道王杰希这时候请自己吃饭,会说些什么。叶修甚至连吵架的打算都做好了,却没想到两人只是凑在一起,讨论一个幼稚到没边的手机小游戏。


“为什么这个使剑的是老韩啊?不科学吧。”

王杰希看了看,“因为脸很凶?”本就是随手起名来消遣的奇怪小乐趣,王杰希也没怎么放在心上,“那不然改成落花狼藉好了。”

叶修哈哈笑着改好了名字,指着屏幕里两只猫喊,“繁花血景!重现!”

“真二。”王杰希评价。

“哎呀你就不要再黑他俩了。”叶修完美避让,还顺便使出一招流离。

对百花的危害程度,他们俩还真是彼此彼此,张佳乐若知道这俩人连聚一起吃个饭都不忘插刀他,一定气得仰天吐血三升。


可惜叶修也并没有什么立场去吐槽消失的繁花血景,网上的声音铺天盖地,一叶之秋已成强弩之末,叶秋战神之名难以维系。嘉世的状况什么样,他们彼此心知肚明。

幸好这时点的菜陆陆续续地上来了。他们不用讨论这些尴尬得让人食之无味的话题。叶修把王杰希手机放在两人中间,他们坐在一个抬起胳膊就能撞到手肘的距离。王杰希点开职业选手qq群,两人一起看黄少天连绵不绝的刷屏下饭。 蓝雨刚刚击败了轮回,黄少天正在刷屏嘲讽周泽楷三棍子打不出个屁,轮回的年轻队员们连前辈也不叫了,直说黄少天言语粗俗,回护之意急切。刚打完一场,出来偷闲的人不少,跟着在一旁起哄。叶修和王杰希边吃边刷,黄少天一个人承担起了席间的全部谈话。他俩跟看电视剧一样乐得解放嘴巴安心吃饭。直到叶修趁王杰希翻鱼肉,用王不留行的qq打了一段嘲讽。王杰希在他发出前一瞬及时发现,大爆手速抢回了手机。 

“哎呀我还没来得及看你手机里有没有微草战队账号的小秘密呢。”叶修一脸失策的表情。

王杰希把手机揣回口袋,仔仔细细地挑鱼刺,也不理他。


吃到八九分饱,叶修放下筷子,桌上菜还剩了很是不少,大鱼大肉的。

叶修无语了一下,“你不会以为嘉世虐待我,连饭也不给吃吧。”

王杰希仍然慢慢地吃着,“这可不好说。”

叶修也辨不出他说的真假,把椅子往后蹭了蹭,摸出根烟点上。燃烧的烟草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王杰希在烟雾缭绕中安静地挑着红烧肉里的瘦肉和肉皮吃完,剩下一截一截的肥肉,怪恶心的,叶修在旁边看着他那些并不好看的小怪癖,边抽烟边偷偷地笑,红色的烟头一明一灭。 

王杰希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走吧,送你回去。”

 

他们最终也没有更深入的交谈。所有的话语都写在沉默的烟雾中,王杰希可以和他分享无关紧要的细琐乐趣,却没法分担他的忧思。叶修一任王杰希试探,也给他模模糊糊看了底下那些丑陋的伤疤,却没办法把它们像不要的肥肉一样剔除丢掉。微草和嘉世的队长,除却彼此的职责和对荣耀的热爱,剩下的只有无奈的相顾无言。王杰希拎着大衣站起来,叶修侧身给他让路。他们并肩而行,没有再说一句话。 




tbc


——————————————————————————————


下午我答辩,攒攒人品

第一次试着写长篇,每次修改在不到一千字的时候就睡着,以后再改吧

催眠利器,献给失眠的你

你们要相信我,我是一定会坑的(x

 
评论(34)
热度(41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