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http://mirror.yexiu.ws/forum.php?mod=redirect&tid=3283

⑨-11

 

*叶周の部分

*慎入,不,干脆不要入了,别看了真的没什么好看的(´Д`。) ,不太敢打tag…………雷预警……

我只能帮你拦到这里了……


 都没被和谐过,好舍不得删………………QAQ

 

 

 

叶修在纯白无梦的睡眠中醒来。

他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睡眠。

清醒而疲倦。

 

山中无甲子。夏季的白日看起来每一天都是一个样子。

把人接连送走的感觉并非那么难以忍受,让他在心底始终无法安稳的是,他不能确定这一切是否成功,就算是他也无法百分百确信……

 

 

叶修咬着没有点燃的烟卷在树林里散步,腐殖泥土和草叶的馨香代替烟雾缭绕在鼻尖,小径弯曲得任性,谁也不知道要将人引往何方。夹岸树木高耸入云端,阳光细碎洒落如萤火。叶修信步深入森林,漫无目的地迈着步子,但却丝毫不担心迷路似的。

走着走着叶修突然回首看向来时路,入口早已淹没在林间,叶修静立了片刻,耳中只闻树叶摩挲的声响,如同老树窃窃私语。

“我说,过来一起走吧。”叶修对着空气开口。几秒钟后,在两棵树后的死角,略带犹疑地走出一个身影。

周泽楷有点窘迫地站到叶修身前。

叶修笑了笑,拎起了周泽楷的一边耳朵,“虽说你把耳朵弄尖了就活脱脱一个精灵王子,但是树林里跟踪的本事太差啦。”

周泽楷被扯着的耳朵从耳尖开始渗出红色,他侧着脑袋,还是费力地摇了摇头。

“哦?不是跟踪狂啊?那是来干嘛的,散步吗?”周泽楷点了点头又飞快地摇晃脑袋,叶修无所谓地耸了耸眉毛,松开他烫红的耳朵转身示意他跟上,“反正正好,一起溜溜吧。”

“嗯。”周泽楷短促地应了一声。一边欲言又止地微微开启双唇,挣扎了片刻却放弃了一般地跟在叶修身边沉默前行。

叶修自己笑了笑也就任他去了。

 

足底的树叶松软,仿佛踩在树尖上。细小的枯枝不堪重负,咔嚓折断。雀鸟稀疏地啼叫,对从下方经过的人发出怅然的叹息。

两人并肩行走,不发一言,安静却不沉默。

周泽楷喜欢这种不用开口又不会尴尬的气氛,踩着叶修的步调,指尖充满孩子气地在沿途的一棵棵树干上滑过。

叶修斜了眼看他,“心情挺好的嘛?”

周泽楷便飞快收了手背在身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

 

“你来找我是想问我孙翔吧?”叶修突然跳回了之前的话题。

周泽楷瞪大了双眼,点头嗯了一声。

“他已经走了呀……”叶修简短地叹道。

 

而周泽楷似乎并不惊讶,也不疑惑,单单哦了一声就没有后文了。

就如同之前高英杰问起王杰希,林敬言问起张佳乐……在得到离开了的答复后就轻易地接受了。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叶修乐得轻松,也就不去思考其中的意味了。

 

反观周泽楷,眉宇间也仿佛卸下了什么,一片平静。

 

又慢行半刻,道路陡然变宽,枝叶渐稀疏,几步走出,阳光豁然。树木合抱的中心是一片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空地中间一座观景高塔拔地而起。

叶修站在树林的边缘,仰头看银色的塔尖在阳光下闪着金属的亮泽,天空几乎没有一丝云。

周泽楷抬起头,跟叶修看向同一处远方。

 

 

转过头的叶修就看到周泽楷仰起脖子的侧脸,男神不愧是男神,英俊得没有一点瑕疵。

“要上去看看吗?”他随便问道。

“好。”周泽楷的语气似乎带着点雀跃。叶修一时觉得江波涛也并没有那么难当。

 

好在观景台的内部是电梯,两个运动量不多的宅男不用担心爬断腿转晕头了。

电梯门合上后缓缓上升,四面透明的玻璃窗外视野辽阔。

土地在脚下下降,林木攀升,山峦退成脚下庞大的球,表面覆盖着翻涌不歇的绿色波浪。

整个度假村尽收眼底,周泽楷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高处纵览的风光。叶修就站在他身后,几乎听得到他心底的惊叹。

 

电梯上升着,平稳而缓慢。

 

 

 

 

十、

*偶像剧开头,GV结尾

*雷

 

 没了!


 
评论(3)
热度(54)
  1. 哦?枉留行 转载了此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