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只要活得够久总会见得到的

哦算了不做生贺了。王杰希生日写唐昊,叶修生日还写唐昊,这是搞什么。

不是很需要知道的前情提要http://jessiebeam.lofter.com/post/275f39_7898482

冷饭不好吃。

ooc到不敢打tag

复健填坑不如跳舞。

很离散很没劲很勉强的一篇文,别看

图多,赖徐景熙

六一快乐!(

=============================





刘小别吃完饭回来,看见王杰希站在楼下的花园里发呆。

王杰希,在发呆。


怎么,这世界是要毁灭了吗?


天空一丝云也没有,湛蓝得透明,枝头的胖鸟有一声没一声地叽喳啼叫,但是这些仿佛平静的日常景象都不能阻挡即将降临的命运。刘小别停住脚步,稳稳地站在原地,抬手抹了抹额前的头发,内心一片平静,啊啊,异世界的传送门马上就要打开了吧,刘小别把目光深邃起来,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

刘小别摆了个英俊的姿势迎接最后时刻的降临。


然而并没有什么从天而降的蓝光,太阳刺眼地穿透树梢,王杰希回过头看见了他,“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刘小别用一秒时间把兔美酱的眼神切换成熊吉,“啊哈哈,我还以为天启……我是说天启要上映了队长你去不去看?”



机智的资深中二病患者刘小别回到宿舍立刻打开了七期群,@唐昊,“不好了,我们队长,我们队长……哎!”

徐景熙充分展现了一个宿敌战队治疗的基本素质,“怎么了?别紧张慢慢说,现在医疗这么发达没什么大不了的,保大人!”

“你不要说话了,别以为你是奶我就不打你。”刘小别发狠,“我生起气来连奶都敢打!”

徐景熙:“


唐昊过了好半天才冒泡,“怎么了?”

“我们队长有点,唉,失魂落魄。”刘小别沉重地说。



叶修退役了。


兴欣的老板昨天突然召开了发布会,年轻女人在脸上堆砌着拙劣的粉饰太平。

这甚至不是他第一次退役,可是人们永远都不会习惯英雄的老去。电竞报铺天盖地的报道暂且不提,许多主流媒体都为他的退役提供了头条的待遇。


唐昊刷着微博——正看到几个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点蜡祝福叶修一路走好的微博被推上了热门。

“那不是正常的吗?!”唐昊怀揣着满腔莫名其妙的怨气,气汹汹地回刘小别,“一言不合就退役,王杰希此刻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请你给他多一点点时间再多一点点温柔不要让他独自难受。”

“我今天看到,队长在楼下站着发呆。”这跟崩溃大概相差无几,刘小别痛心疾首,“我的心好痛。”

孙翔发了个呕吐的表情,他仍未从夺冠失败的阴影里摆脱出来,整个人十分阴暗,“王杰希发个呆你就这么多逼事儿,王杰希哪天要是不拉屎了你们是不是连饭都吃不下了。”

徐景熙:“

“你能不能不要把翔挂在嘴边上。”袁柏清冷冷地回击,“就算那是你的名字也不成。”

“我的天哪!”唐昊生气,“王杰希怎么会拉屎呢!”



然而就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更重磅的消息传来了——荣耀世界邀请赛就要在这个夏天举办了。

这件事的筹备早就隐隐有些苗头,可它到来的时机如此巧妙,人们都不由想到刚刚退役的叶修,唐昊潜伏的叶王群里,妹子们集体崩溃。

“啊啊啊啊啊十年一遇的叶王同框啊啊啊啊啊!”

“合理合法的并肩作战啊啊啊啊啊!”

“相爱相杀到交托后背的转变啊啊啊啊啊!”

“重现全明星的默契去满世界打孩子啊啊啊啊啊!”

(嗯?这一枪来得好突然啊。唐昊捂紧中了流弹的膝盖。)

“散人掩护下放飞的魔术师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叶修啊啊啊你为什么去得那么早呜呜呜呜呜呜”

“我仿佛看到一大块糖滚落到了泥土堆里这一切都是why!tell me why啊呜呜呜”




“港真,叶修晚点退是不是就能去世邀了。”在妹子们哭号了三天后,唐昊忍不住在七期群里也提起这件事。

“叶修能不能去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要去了。”孙翔发了段语音,鼻子听起来闷闷的。

“靠。”刘小别羡慕地骂了一声,虽说并不惊讶也仍然眼红得够呛。

“哦,还有我。”唐昊云淡风轻地说。

“⋯⋯你俩是不是来炫耀的?!”袁柏清怒,“说起来奶这么重要,不带个替补吗?”

徐景熙:“。”

袁柏清:“你走!还有你怎么回事,从第一页开始就一直天线宝宝!”

“因为上一页刘小别让他不要说话吧。”李华发了个聊天记录截图。

刘小别:“。”


“真好啊你俩。”邹远也很羡慕,“听说张佳乐前辈也会去,好久没和队长一起打了,有点怀念呢。”

很多时候邹远还是会叫张佳乐队长,唐昊不忍心看他忧郁,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放心吧,我会连同你的份一起努力的!”

邹远:“。谢谢哦”



人选确定下来以后就要去总部集合了。

唐昊和孙翔提前了一天到B市去跟刘小别袁柏清面基。终于有机会用上这个新学会的单词,唐昊显得有些格外兴奋。

刘小别对此嗤之以鼻。

四个人就该谁请客的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执。袁柏清说去打世邀的人不请让谁请,唐昊说轮回有钱那让孙翔请,孙翔说轮回没有拿冠军不开心还是地主请。几个人推推搡搡地去吃烤羊排羊腿,四个大男生围着烤得金黄流油表皮焦脆的羊腿拍了一圈照,然后在群里疯狂的刷屏,把其他人烦得不行。


邹远:“不懂面对面吃饭却还在qq群里交流的你们。”

徐景熙:“

李华:“赛前吃这个不吉利哦”

孙翔:“?????”

李华:“全咩(灭)哦”

刘小别:“。”

孙翔:“那比赛前去吃螃蟹吧,八条腿,八倍手速。”

袁柏清:“别再想让我俩请客了!下次该你们了!”

唐昊想到比赛,忧郁地叹了一口气:“唉,别说一顿螃蟹,要是世邀上有叶王,摆七天流水宴请全群吃我也愿意啊。”


这个事故告诉我们,幸运E的人不要轻易立flag。


因此,第二天当唐昊高傲地说出“什么人能比咱们在座的这些人更内行”时,内心突然诡异地一紧。

唐昊不由自主地抬头去看王杰希,王杰希恰好也在若有所思地看他,两只眼睛都眯得一样大了。

那个人就在这时拖着脚步走了进来,带着十成浮夸的漫不经心。

“卧槽。”孙翔说。


唐昊的震惊在集体懵逼的大环境下显得那么不值一提。直到张佳乐第一个跳起来爆炸,大家才七嘴八舌地指责起叶修的出尔反尔,就连一向寡言的周泽楷都忿忿地跟了个“就是。”

唐昊想,你们这些人啊,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一群幼稚的家伙。”他压抑着心里的波澜壮阔,在群里评价。

刘小别:“?”

孙翔:“昨天的聊天记录有人截图吗”

孙翔:“叶修来了”

孙翔:“做我们领队”

刘小别:“卧槽”

袁柏清:“卧槽![截图]”

邹远:“[截图]”

李华:“@全体成员 [截图]”

徐景熙:“

唐昊:“。”

孙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袁柏清:“不是君子也难追。”

刘小别:“自己插的flag,哭着也要抗下来。”

邹远:“昊哥,什么时候请,我订机票”


昊哥此时正竖着耳朵听王杰希开口。


“就是说,你退役回家,结果回家之后,又被你爸轰来当这领队?”

“是的。竞技总局的局长直接打电话给我老头,说要让我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彻底击中我家老头要害,我床单还没铺好就被轰出来了。”


谁要管你的床单怎么样啊。唐昊有一种介入了一场私人谈话的感觉。王杰希一句话就把节奏带到了他人无法进入的世界,众选手跟唐昊一起默默围观。张佳乐挠了挠腮帮子,似乎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插嘴。

最后还是叶修打破了这氛围,“好了不说废话了!资料好好研究,我没带账号卡不会替你们上场的。”

孙翔天天听唐昊说什么叶王同框叶王同框的,一个条件反射,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还能上场?”

“最好不要。”叶修说。

唐昊跟着众人或口是心非或真情实感地说着“想都别想。”脑子里却自顾自地想了一大堆。


于是唐昊豪气万丈地在群里宣布:“不就是七顿饭,哥请了!”



当然唐昊并没有请成,因为集训很快就开始了。


叶修在第二天宣布,直到正式比赛之前都要进行突击训练。

“还有十来天,大家都是职业的,我也不多说了,半封闭的意思就是都给我老实儿的,老王,你也少往家里跑。”

唐昊撇了撇嘴,对他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非常不屑。王杰希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哼了一声。

叶修看了唐昊一眼接着说,“还有个小问题。比赛在苏黎世举行,时差6小时,为了每个人都能在最好的状态下发挥实力(张新杰眼镜下的皮肤不动声色地微微红了红,唐昊想想,觉得他最后没来呼啸也挺好),咱们统一调整生物钟到凌晨训练——所以你想回家也回不成,哼什么哼。”

这可就真是太没眼看了,唐昊想。




实际的训练日程十分紧迫。15个国家代表队的未知对手、未知的阵型和未知的战术要研究,下午战术分析应战策略,晚上协作训练,半夜实战模拟,时间表排得满满的。


唐昊不知道王杰希放弃当队长是不是正确的决定——本来听到他拒绝当队长的时候唐昊还觉得他特别酷特别个性不愧是王杰希——可是现在他又不是那么确定了。唐昊一脸牙痛的表情看着叶修频繁地出入喻文州的房间,心想,他是不是要出轨了?

唐昊看向王杰希的眼神开始无法克制地充满了担忧。

王杰希接受着一天十多次默哀视线的洗礼,终于炸了。这么早就把我当成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尸体了吗,也太嚣张了。王杰希在晚上的训练里好好地教育了唐昊一番做人的道理。


那一天,唐昊终于回想起全明星赛场上被魔术师支配的恐怖,和被叶王双人吊打的屈辱。


唯一的革命友情小伙伴孙翔犹犹豫豫地蹭过来,“咋了哥们,让人给煮了?”

这个梗的年代之久远大概超过了孙翔和唐昊的年龄之和。

唐昊目光缥缈,无暇吐槽,深沉地和孙翔探讨起了哲学问题,“我是谁?这是哪?我在干嘛?”




“关键是配合。”叶修强调。

“全明星的团队赛大家都打过(唐昊胃里拧了个劲),但这种程度远远不够。”叶修义正言辞,“在国家荣誉面前,你们都要放弃个人恩怨精诚合作。”

唐昊觉得他意有所指话里藏刀,他偷偷瞄了一眼王杰希,王杰希正百无聊赖地在桌子上立笔。

唐昊:……


随后在做和魔术师的配合训练时,孙翔没适应好,失误了几次。叶修特别不耐烦,一言不合就接过那个暌违已久的战法账号卡随手跟王杰希的魔术师 咔咔咔打了一套完璧无瑕的配合。

“这多简单个事,有那么复杂吗?”叶修把鼠标一扔,教训道。

在座各路大神一声不吭。

唐昊想,真tm应该给叶王群的姑娘们看看刚才那一幕。




世邀赛的第一届,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下午参与讨论的战术师越来越多。叶修和肖时钦喻文州坐在桌前,桌子上乱糟糟铺满了一堆草纸。

喻文州冲经过的王杰希招了招手,『杰希,来。』

王杰希走过去,扬了扬眉毛,『有你们仨还需要我吗?张新杰等会就来了。』

喻文州微笑,『多一个动脑子的总是好的嘛。』

叶修哗啦啦地翻着手里的本子,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直把王杰希往外撵,『去去去,这儿不用你操心,你就好好玩儿你的去吧,乖。』

王杰希撇了撇嘴,走了。


捧着水杯坐在角落休息的唐昊自言自语地给训练室另一头的小剧场配音,孙翔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 ,突然觉得自己跟这个朋友的距离好像越来越遥远了。


不过有一点叶修说得没错(叶修:??我妹说啊),唐昊下定决心势要让王杰希舒服地使出他最擅长的魔术师。

唐昊:“你们等着,就算叶修不上场,我也能让你王尽情放飞。”

袁柏清:“你可拉倒吧!你容易被放飞。”

刘小别:“小唐昊瞎jb吹,海鸥听了瞎jb飞。”

邹远:“[大笑][大笑][大笑]”

徐景熙:“。"

到了夏休期,大家都很闲。

而唐昊并不是会被不留情面的嘲讽击倒的男人,他始终坚定地贯彻着自己的理想,一到自由训练就跑来找王杰希打配合,次数过于密集以至于有一次他无意间一抬头正好看见叶修对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

糟。唐昊心头就一个字。这是被当成挖墙脚的了。

唐昊后知后觉地出了一后背冷汗,心想,大意了。




俗话说,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唐昊夹起尾巴低调做人以后,发现王杰希跟他的两个老宿敌战队搭配合作得都出奇的好,张佳乐的弹幕眼花缭乱,王杰希的走位夺人心魄,这正适合隐藏起刺客般神出鬼没的黄少天和默默布局的喻文州,再加上哪里需要哪里搬勇猛得像个拳法家的唐昊,五个人打了一场堪称精彩的团队配合,就连叶修都拍手夸了两句,“打得不错,没白努力,挺好!”

唐昊心虚,总觉得叶修句句话都有深意。尚不及深思,就被张佳乐揽住了肩膀,“恩不错 ,昊昊又厉害了。”

八百年没听过的称呼被前队长这么大声的叫出来,唐昊觉得耳边一炸,果然,面前的几个老狐狸都神秘地笑了起来。

唐昊微弱地挣扎,“我堂堂一队之长,别再这么叫我……”

“嗯?唐唐?”张佳乐疑惑,“你觉得这个比昊昊好听?行吧,你高兴就好。”

这下就连王杰希都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唐昊彻底丧失了言语功能。



不过王杰希似乎真的很开心。唐昊见到他笑的次数比他这些年在各种比赛访问上看见他笑的次数都要多。

可是他毕竟是个局外人,对他的了解也算不上多,这也不好轻易下判断。

他去问刘小别,“王杰希爱笑吗?”


刘小别无语了整整一分钟,“一般,还行吧,不过工作时间主基调是严肃,不然那么多人怕他呢。”

“你也不怕他啊,总决赛你还敢跟他撒娇呢。”唐昊拆穿他。

“我都老队员了!”刘小别恬不知耻地说,“那些小年轻的都怕他。”

“我也觉得他挺有威严的……”邹远插嘴。

“王杰希会笑吗?”孙翔不敢置信。

徐景熙:“

“你们不要妖魔化我队长!除去队长身份的时候他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刘小别维护王杰希心切。

“也是,全明星见到他还乐呵呵跟杨聪讨论房价呢。”李华回忆。

“怎么了?”袁柏清忧心忡忡地说,“队长他是在叶修跟前天天笑了吗?”

“。”唐昊回答。



也不光是在叶修面前。跟肖时钦说话,听黄少天和张佳乐互相嘴炮,围观孙翔犯蠢,看周泽楷和苏沐橙配合出一套漂亮的双远程打法,他都会笑。

就连暴揍完唐昊偶尔也会露出一个吊吊的笑容。

任谁都能看出王杰希整个人变得轻松了。不需要承担队长的责任,不需要隐藏任性的打法,原来是那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并不是说微草让人苦闷,看着王杰希扭头跟站在身后的叶修相视一笑,唐昊想,而是这里有能让他卸下担子的环境,恣意妄为的资本,和让他满心喜悦的那个人。



张佳乐一天天也挺高兴。不过他本来就抽风,不管是跟唐昊在百花那最后两年里时常的阴郁和发狠,还是到了霸图后时刻背水一战的决绝,他也照样该吃吃该喝喝,遇到好玩的事纵情一乐。

唐昊早就习惯了他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样子,却也好久没见到他高兴到笑出泪花。


张佳乐高举着一杯胡萝卜汁,意气风发地说,“老子要先拿一个世界冠军啦哈哈。”

黄少天赶忙咽了嘴里的苹果,着急,“哎呦哎呦你快住口,你可千万别再说了。放过国家队啊!”

张佳乐杯子一拍,嚷嚷着管不了你了看哥哥教你做人,跳过去就要开干。

这些嘴欠的满嘴嘲讽垃圾话的都爱拿这个戳张佳乐开玩笑,叶修也欠欠地跟着附和,“不然你还是去摸摸木头避邪吧。”

王杰希就在旁边笑。

张佳乐一眼看见了,“靠,王杰希谁都能笑就你不准笑,走上线开仇杀!”

王杰希带着笑摆手,“没有,我是笑叶修非要在黄少天面前提木头。”

“是木头不是树,别怕。”叶修立刻默契地接过了刀。

“我靠!你们俩!”现在被惹毛的变成两人了。

围观的方锐李轩哈哈大笑。

唐昊拿过孙翔的手机发微博:国家队每天真是和乐融融啊!

黄少天:excuse me?????


孙翔:“干嘛拿我手机发?”

唐昊:“用我的发多ooc啊。”

孙翔:“……”




晚上休息的时候张佳乐到处晃。

挡住了在一起说小话的王杰希和苏沐橙。唐昊下意识地歪了歪身子越过去看。

张佳乐顺着唐昊的视线看过去,“看啥呢这是?看王杰希?我去,他有什么好看的,你不会是看上王杰希了吧,这可不成啊,使不得啊,他和咱百花不下于杀父之仇啊。哦咱俩都不是百花的了啊哈哈⋯⋯那也不行,他对你也有吊打之仇啊,不行不行。”

这用得着你提醒啊??!唐昊狠狠地瞪着他,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视线里的恼羞成怒。


第二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张佳乐到处晃。

又挡住唐昊了。

张佳乐顺着唐昊的视线看过去,“咋还看,你这孩子前辈说话你不听呢。咦不是老王啦,卧槽改看叶修了?卧槽这货还不如老王呢,你怎么想的咱俩谈谈。”

这个旧队长咋这么烦人。唐昊十分受不了:“前辈,你天天看我,是不是也看上我了?”



张佳乐觉得好好个孩子被他俩带坏了,最近总找茬去跟他们吵架。

唐昊突然醍醐灌顶的意识到,被这个cp坑得最厉害的远远不是自己啊。唐昊充满崇敬地看着不知道对着那两人在吵什么的张佳乐,心想,难道这是一个百花人的优良传统?

原来自己不仅仅遗传了张佳乐的幸运E啊。


幸运的人还在百花奋斗,而不幸的人都已经走了。

唐昊对于自己萌上叶王突然就有了种隐隐的负罪感,甚至连做梦都梦到张佳乐骂他不孝。

吓得他醒来后屁滚尿流地给自己拼命加班,连休息时间都在研究对手资料。

连看文的时间都没有了。


恰逢一个喜欢的大大开了新文,crossover设定下的叶磁王x王教授,一边相爱相杀,一边带带孩子。

唐昊只好在吃饭的时候挤出时间追更新。


这一章讲到王杰希找快银刘小别,让他帮忙放出叶修。叶修被救出来以后两个人大吵了一架,王杰希指责叶修迷惑了乔一帆,让他叛离了微草,让高英杰每天都伤心欲绝。叶修则冷漠地反驳,是你自己否认了他,现在他要为变种人的事业奋斗了,才是真正成长了,不是被你庇护的小孩子了。


唐昊沉迷在爽雷的快感中,冷不防手机被叶修一把抽走了。

“看啥这么入神?饭都不好好吃,没收——咦这什么?”叶修瞄了一眼屏幕大呼小叫,“老王快看这是写咱俩的。”

说着叶修坐到唐昊对面跟王杰希一起看了起来。

“是吗?说我什么了?”王杰希凑过脑袋一起看那罪恶的小屏幕。

“这什么,小说啊?”叶修滑动屏幕向上翻去。

“你慢点翻我没看完呢。”王杰希不满。

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边看还边品评指点。

“哎哟‘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哈哈哈老王你给我翻一个看看呗。”

王杰希不甘示弱,“那你给我演一个‘叶修弱弱地说’。”

叶修弱弱地说,“……唔老王,给我翻个白眼呗??”


唐昊目瞪口呆。

唐昊石化成一尊雕像。

直到叶修看完了把手机还给他,唐昊缓缓地低下头,看到作者在最后写着,下章开车,带好车票,嘻嘻。

嘻嘻。

唐昊碎成了一滩粉末。



接下来的两天唐昊被叶修虐得很惨。

“叶修,你是不是讨厌我!”唐昊被打得晕头转向,气呼呼地问。

“啧,小朋友自我意识不要太过剩,你去问问,王杰希都不敢这么说话。”

王杰希感受到两人一起看过来的视线,扭头问叶修,“你讨厌我吗?”

“哪能啊!”叶修拍大腿,“喜欢都来不及!”


唐昊深深地感受到了做人的差距。



自从叶王在唐昊面前呈现出一种半出柜的状态以后,唐昊每天都在群里甜蜜而痛苦的长吁短叹。

唐昊:“唉,今天你叶跟你王又一起坐我对面还跟我要上次那篇文的后文,我好困扰的。”

刘小别:“

袁柏清:“

杨昊轩:“

李华 :  “

孙翔 :  “

徐景熙:“

邹远  : “




训训练吃吃糖,幸福而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飞苏黎世的前一天,唐昊请b市的小伙伴大吃了一顿,并立下豪言壮志,剩下的六顿大餐就留待夺冠归来。

刘小别重重地锤着唐昊和孙翔的胳膊,“好好打啊!”

袁柏清喝可乐喝上了头,举着饮料罐大喊,“别忘了,要连同我们的份一起努力啊!”


十四人,背负着更多人的期望与祝福,踏上了征程。


唐昊拿手机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穿着国家队服的众人意气风发地走进赛场,扬起的衣角像冲天的飞鸟,1号的背影用力拍着4号的肩膀。

飞吧!他大声说。


唐昊把照片发到微博上:保持梦想,保持希望,只要活得够久总会见得到的。


不是吗?:)



END




又臭又长,膈肌得不好,hin抱歉m(_ _ )m

 
评论(72)
热度(176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