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How Did We Get Here





“关键在于——你得让自己放松。”叶修的声音压在嗓子里,听起来有一种惑人的控制力。

王杰希躺在床上,洁白的枕头,洁白的被单,洁白的墙壁和天花板,这一切都对让人紧张的神经平复下来毫无帮助,更不用提叶修抚在他耳鬓的手。

“闭嘴,然后走开。”王杰希硬邦邦地说。

事实上,在药剂的作用下,他看起来相当的软绵绵。因此,叶修只是轻笑了一声,指尖似有若无地沿着他的太阳穴打转。

“我可是千金难求的导师,你怎么不懂得珍惜。”

“我给你万金,走开。”王杰希并不领情。

“嘘。”叶修对床上那人渐渐微弱的抗议视而不见,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相信我,有个引领者对于初次进行梦境训练的人来说再好不过了。”

“现在,闭眼。”

药力上涌,王杰希终于阖上了眼皮。



再次睁眼时,王杰希发现自己身处一间人满为患的半圆形阶梯教室。周围的学生们热烈而专注地看着讲台上邋邋遢遢的男人。男人神情无精打采,豆沙红色的衬衫皱皱巴巴,领带松垮歪斜,用夹着烟的姿势夹着一根粉笔,指尖沾染上白色的石灰。下巴上的胡茬刺出皮肤,留下一片微青。


王杰希相当确定自己是在做梦。


他有很多年没见叶修了,更遑论追忆大学时代他的样子。

无论如何,王杰希无法控制自己不盯着那个萎靡而年轻的教授看。视线之灼热即使在这样一屋子狂热的氛围里也突兀得脱颖而出。

理所当然的,叶修的视线准确地在上百人中对上了他。

下一秒,他就收获了一整屋学生的视线。

王杰希缓慢地眨了眨眼。

叶修收回了视线。下课铃恰到好处地响起,孩子们陆陆续续地涌出了教室,叶修在他们身后含糊地提醒着别忘了作业。


王杰希站在过道的一侧,看那个人慢条斯理地收拾讲台上的东西(就好像他上课需要讲义一样),他扯松本就凌乱不堪的领带,把水杯的盖子一圈圈拧紧,把打火机仔细地塞进抽了一半的烟盒,拿起摆在桌面上的手表在手腕上调整金属链扣——王杰希的视线黏在他凸起的腕骨上。

从王杰希身边经过的学生们蹦跳着走下阶梯,欢快地和叶修告别,像一群瞎了眼睛的小鸟一样执着且络绎不绝地撞击上王杰希的肩膀。


直到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叶修终于抬头,“有什么问题吗,这位同学?”他的嘴角噙着轻快的笑意。

“只有一个小问题,你是真的还是只是我的一个投射?”这个世上再不会有比王杰希更加直接的人了。

“这一点都不失礼,真的。”叶修用一种浮夸的被冒犯到的语气假笑道。

“还是先教教你的学生什么是礼貌吧。”王杰希揉着肩膀冷哼。

“显而易见。”叶修盯着面前的人毫不客气地嘲讽,“我的教育非常失败。”



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教室的门。

上午的太阳尚不及高高升起,金色的光芒淹没了整条走廊。王杰希伸手接了一捧阳光,手心里的温暖真实而饱满。风从走廊尽头吹来,带来橘子花的甜香。

这一切都美好而熟悉得不可思议。

他们并肩漫步在校园里,穿过连通理学院系馆和实验室的漫长空中走廊,穿过图书馆旁边茂密的桉树林,穿过刚修剪好的草坪和五月广场盛开的鲜花,穿过许愿喷泉上方凝结的小彩虹,穿过音乐学院的钢琴和女高音,穿过高高伫立的白色钟塔,穿过被猫咪占据了露天阳伞下座位软垫的咖啡馆。

穿过漫长的梦与时间。


我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这是从事梦境职业者必须时刻警示自问的准则。

也是王杰希此刻脑海中不断徘徊重复的唯一一个念头。


我们是怎么到达现在的。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叶修正漫不经心地看着另一旁的网球场,阳光被金属围栏分割成规则的几何碎片,黄绿色的小球清脆而杂乱地砸向橡胶地面。一群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你追我赶地跑远了,跳起来老高,肌肉紧贴着骨骼,身体里带风,奔跑起来便听到年轻的躯体承载不住的青春喷薄而出的声音,呼啦啦。

在更远处,一座雕刻着人鱼和她的爱人的石像下,两个面目模糊的年轻人在石刻的阴影里拥抱,接吻。


叶修调转回视线,迎上王杰希,“你想要问什么?”

王杰希嘴巴张开又闭上,轻轻摇了摇头。


“非常栩栩如生,但,该醒了。”他最后说。




王杰希抱着胃把自己更深地缩进轻柔得像朵云的被子里。

叶修隔着被子用力地抓住他的肩膀——梦里被撞来撞去的那一边,挺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王杰希?大眼?还好吗?说句话?”

王杰希过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声哼。叶修的手松开了一点,仍然握着初梦者的胳膊,张嘴就忍不住冷嘲热讽,“如果你再忍住闭上你那张可恶的嘴巴哪怕几分钟,我们就能自然地从这场美梦中苏醒了。”

“和你一直表现的不同。”王杰希牙根都咬酸了,手仍未离开捂着的肚子,“你的潜意识对我可是既不美好也不友善,也许你没有注意到。”

“亲爱的,他们对任何入侵者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们才是投影。”叶修试图进行理性的说明。

王杰希仍然感觉手下覆盖住的地方有汩汩的温热液体涌出,浇灭了他与生俱来的理性,他无法遏制自己生气得发抖的指尖:“我只知道你的潜意识想他妈的杀死我。”


叶修被王杰希生平仅见的粗鲁镇住了。

“那不是我。”过了好久他才苍白地解释道,不知道指的到底是哪件事。

而王杰希的呼吸早已平静下来。


“好了,我们来验收一下你首次训练的结果。”叶修立刻变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隔着被子拍了拍,示意他起来,“然后下一轮,顺带一提,还是让你来当梦主好了。”

“我是不会介意被你撕成碎片的。”叶修看着王杰希从被子底下露出的双眼补充道。


王杰希一脸废话少说的冷漠表情,叶修见此耸了耸肩,“好吧,那就来说说你记得多少梦中的细节吧,只会控制清明梦可是无法成为真正的梦师的。”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希望你没有因为只顾着盯着我而忘记黑板上写的内容。”叶修扯着嘴角笑了两声。


“黑板上写的是陷入一维无限深方势阱里粒子的束缚态能级。”王杰希盯着叶修冷哼一声。

他轻描淡写地复述出每一个细节,王杰希当然记得每一处细节, 记得叶修香烟的牌子,打火机上面的印字,腕表的款式,他衬衫皱皱巴巴的原因和人鱼雕像下那个吻的味道,他所记得的远远超过梦境里展现的全部。

叶修的眼神越来越柔和,“杰希。”他轻声唤道。


王杰希停止了语言,他错开叶修的视线看向窗外,漆成白色的落地窗框圈起一方空荡荡的青色天空。


和他自己以为的不一样,王杰希仍然清楚地记得所有这一切的开始。



而我们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王杰希收回视线看向坐在床边的叶修。

“我们仍然在梦里,是吗。”

叶修弯起嘴角笑了,“如果我说是呢?”

王杰希什么也没说,抓住叶修的衣领,凑上了他的嘴。




END


———————————————————

surprise!x

精力有限,回归没头没尾的段子式我流写法(。

inception paro,没看过的话可能会看不懂很抱歉

(看过就会发现都是套路梗(

找不着c

复健是很难的,尤其对于一年有十二个月都在复健的人来说。

翻出一个陈年老坑,祝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评论(15)
热度(2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