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中元节】遇鬼(上)

#两小时突发,果然没写完(。






/

七月半,入夜。

疏影横斜,月满枝头。一袭白衣的道人独自在竹林里穿行。

“你便是如此跟着我也无济于事的啊。”几次停驻脚步后,王杰希眉头微蹙,终于还是回头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竹林小径沉声说道。

清风浮动,蝉虫争鸣。草丛里的野兔子窸窸窣窣地蹬着土。他的话语像雨丝融入了池塘,渺无痕迹。

王杰希叹了口气,甩了甩袖子继续前行。这一回,直到他走出林子回到自家大门都没再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只除了一群顽固的松鼠,乐此不疲地用未熟的青涩松塔掷向他的头。



/


刘小别,高英杰和袁柏清正在后院里捧着西瓜吃得不亦乐乎。

看到王杰希回来了,也顾不上擦一下嘴巴。

刘小别腾一下站起来,一手擎着啃了一半的瓜,一手招呼,“师父快来吃瓜,井里浸了一天,可凉快啦!”

王杰希放下捂着后脑勺的手摆了摆,正要说话,那边袁柏清已经啪地又开了一只,高英杰见状哇哇大叫,“吃不下啦!真的吃不下啦!”

一个身影半倚在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新切开的西瓜,对王杰希说,“你不吃吗?辜负了这么可爱的西——徒儿,哎,我还挺想吃的呢。”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人,又看了看他的西瓜徒儿们,三个孩子挽着袖子分西瓜,对院子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置若罔闻。

王杰希抿了抿嘴,改口道,“那便留一半与我,为师先回房去了。”


倒是高英杰心细,捧着一片比脸还大的瓜坐在板凳上,两只大眼睛向上看着王杰希,“师父头痛吗?”

“嗯,吹了些夜风,无妨。”王杰希平淡道。

“啊?莫非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袁柏清大声嚷嚷,换来刘小别一连串地敲头:“瞎说八道,瞎说八道,区区小鬼要是遇到师父早就被收了,吃你的瓜去! ”


王杰希看了一眼他们身后,那只“区区小鬼”正状似害怕地抱着肩膀,一脸鬼笑地看着他。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视线,袁柏清鬼哭狼嚎地回过头,发现后脖颈冰凉的触感来自高英杰沾了西瓜汁的小手指,高英杰笑嘻嘻地说着“不干净的东西,嘿嘿。”旁边刘小别已经笑到满地打滚了。


三个傻徒弟闹成一团,王杰希径自端着半盘瓜回到自己的别院去了。



/


王杰希的小院倚山傍水,别致幽静,如果不是正有一只鬼骑在他亭子的扶栏上一边吵闹地吃瓜一边漫天吐籽的话。

“谢道长不杀赐瓜之恩。”那鬼还不忘在饕餮之际感谢王杰希,鲜红的汁水顺着指缝滴滴答答地淌进黑色的泥土里。

王杰希看了几眼他苍白的指尖,开始赶鬼,“既如此便回归处去罢。”

“可我觉得此处便甚好,甚好~”鬼翘着二郎腿,脚尖一摇一摇,好不快活。

王杰希打一开始就预见到此鬼之难缠,此刻也惟有叹息道,“还不知你姓甚名谁。”

鬼白了他一眼,“莫欺我,哪有鬼对着道士自报名号的道理。”

王杰希却出乎意料地笑了,“说吧,我不收你。”

鬼斜着眼看了他一会,朝天吐出一颗黑溜溜的瓜子,“也是,就告诉你吧,本公子姓叶,叫叶⋯⋯叶什么来着?”他仿佛真的想不起来了似的呆了片刻,然后猛地丢掉瓜皮一拍手,“你就叫我叶秋罢!”

王杰希心知这多半也不是真名,却只是颔首唤道,“叶秋。”






#我大概是短死的…………






 
评论(6)
热度(8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