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每日叶王 #魔术师

叶修先生的男朋友是一个魔术师。


哦,他不是那种会从礼帽里拎出一只兔子,或者猜出你抽走扑克牌花色的魔术师。

他是个真正的,拥有魔法的魔术师。 

不过自从他和叶修先生在一起了以后,他就脱掉了漆黑神秘的魔术长袍,把魔杖锁在了栗木火漆盒子里,跟水晶球魔法卷轴和扫帚一起,堆到满是灰尘的阁楼里了。

他穿上标准的三件套,打着优雅的温莎结,拎起公文包穿梭在有着潮湿的黑色砖墙的城市里。 

有时候叶修先生会开着他的老爷车送他一程,下车时,魔术师单手撑在车门上,摘下司机口中叼着的雪茄,递上自己软嫩的嘴唇。司机先生大笑着绝尘而去,车屁股左右甩得几乎要飞起来。


魔法师并没有彻底丢弃他的魔法,虽然他并不愿意承认。

他在有次懒洋洋地打个响指点起炉火不小心被叶修发现时,有些磕巴地辩解,那只是些不足轻重的小玩意,小把戏,算不得魔法……

叶修先生弯下腰,把他圈在软软的扶手椅里,吻他。 

他见过他烧起漫天落火烈焰燃尽海洋,这点小戏法当然算不得魔法。


叶修先生也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使用魔法了,不过看他笨拙地在凡人的世界里摸索得很开心,就随他去了。

虽然有时候看他连用拆信刀裁开火漆都会割伤手指有点心疼。 

叶修先生把他渗出血珠的手指含在嘴里小心地舔吮,盯着魔术师一点点涨红的脸心不在焉地想着,扫帚和跑车,鹅毛笔和打字机,咕嘟嘟冒泡的坩埚烧瓶和狭小逼仄的办公隔间,他更喜欢哪个呢?


反正不管答案是什么,魔术师安于做一个普通人一年多了。可是最近他的魔力有些失控。


某一日醒来,叶修发现怀里睡着的魔术师变成了一只小熊。

小熊没睡醒,嗷嗷叫着被提着爪子拎到了落地镜前。 

这是怎么回事啊。

镜子里的小熊看到把下巴垫到自己脑袋上的叶修先生懒洋洋地发问。猛得精神了,噗的一声变回了昨天晚上那个光溜溜的魔术师。

圆耳朵忘记缩回去了,叶修揉了揉,怎么这么快就变回去了,还没抱够呢。 

魔术师嘟囔着按着小熊耳朵压了进去。


第二天早晨他又在叶修先生的怀里变成了一只小老虎。

冬天的清早,小老虎的体温特别高,皮毛裹着柔韧的筋骨和肌肉,热乎乎的,叶修抱得爱不释手。 
第三天是只绵羊。叶修非要剪点羊毛再让他变回去,魔术师被追得咩咩直跑,四条小短腿生风。 
第四天是只浣熊,圆蓬蓬的大尾巴扑哒扑哒地拍着床褥。叶修先生把被子都晾到太阳底下,抓着他的尾巴拍打被面。 

第五天是狐狸,第六天是狸猫,第七天是松鼠。叶修先生太烦人了,魔术师抱着自己的大尾巴不给碰。


可是魔术师呀,也不总是变成毛茸茸的小动物。

有一天早上叶修一翻身,听到噗叽一声尖叫,吓得他一咕噜爬起来。 
翻开白色小山一样的被褥,他发现魔术师被自己压成了一张饼……叶修先生把他从床上撕下来,小心地放在手心抟圆。 
今天的魔术师,赫然是一只弹弹的、半透明的、翠绿色的——史莱姆! 
叶修用手指在他的脸颊(目测)上戳来戳去,戳得他像哈密瓜味的果冻一样颤巍巍地抖动。史莱姆魔术师被烦的不得了,跳来跳去地躲避他,噗叽噗叽的,都忘了变回来。 

对了,后来恢复人形的魔术师因为被坐扁这回事一天都没有理叶修先生。


魔术师先生白天的工作很顺利,一路升职加薪,格子间越来越大,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

魔术师即使做一个凡人也并不平凡。

就是每晚睡着后的魔力失控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就不控制了呗,一副无所谓的叶修先生每天都期待着魔术师的新变化入睡。


醒来发现被毛乎乎的尾巴缠住手腕,而那只还没睁开大小眼的猫咪正四脚朝天地呼呼睡着,露出雪白的肚皮随着呼吸起伏着。

人生赢家。叶修先生挠着魔术师肚子上细软的白色绒毛感叹。

魔术师今天休假,被吵醒了好不开心。他爬到叶修先生的胸口,自己抱成一团又睡下了。

叶修先生一动都不敢动了。只好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魔术师喵的脖子,不小心也睡着了,暖呼呼沉甸甸的一团压在胸口,尾巴又绕上了手腕。


叶修先生今天也不知道睡醒后的魔术师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小惊喜,也不知道他还要砰砰砰地变多久。

就算普通人当得再出色,也还是忘不掉自己是个魔术师吧,叶修想,那就让他变呗。

毕竟,他可是世上最出色的魔术师啊。



 困疯写的意识流。

写过电波的,没见过这么电波的。

完全意味不明啦啦啦啦这一篇什么都不是w


 
评论(10)
热度(29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