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彩虹的尽头是狐狸的家(2)

√出茨木谢罪文之一(。

√明明比 @六爻 先出的却落后了。请秒出坑的 @王乐安 和还有一个月强行迎娶茨木的 @松风山月无长策 接住这碗辣鸡。另外@9-2-10-9 不觉得你该做些什么吗

√给自己贺文every year

√说年更就年更,一言九鼎x

√离奇的ooc

chapter 1 ←


——————————————————————

 


2.


方士谦在青训营呆的时间越来越久。

他对袁柏清倾囊相授,只差席地而坐直接将毕生功力输送给他。


他们尚不曾在这个问题上交谈过,但方士谦在继任者身上所花费的功夫却在无声地宣告着他所剩不多的时间和决定。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袁柏清都有过迟疑,以方士谦目前的状态和自己现在的水平,他真的有必要这么急于把治疗之神的重担转交给自己吗。

方士谦从来不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可是王杰希仍然看不透他的打算,他看起来既非骄傲,也非厌倦,更是说什么也不像拿了一个冠军就要急流勇退的人。当王杰希最终忍不住私下问他的时候,方士谦却只是避重就轻地说,发现袁柏清小同学挺有天分,不能错过。


场上的微草副队仍然是团队中最可靠的治疗之神,魔道学者驰骋杀敌的支柱,操作一流,意识出众,统筹全局。场下的他却好像在被什么迫着一样,而王杰希无从知悉在后面不断追赶着他的到底是什么。



转眼就到了新年。

王杰希回到家里,陪家人一起吃饭看电视。他平日里回家不算多,平时训练完基本就在宿舍休息,周末则每周每周的全国上下到处飞。因此王妈妈对于一股脑地给儿子投喂各种水果零食还保持有极大的热情。王爸爸跟着节目里的京剧串烧哼哼呀呀地摇晃着脑袋,一边在儿子的水果碗里偷提子吃。

屋里的暖气烧得旺极,窗子上覆着一层均匀的水汽,月亮在水汽后面晕成一个毛茸茸的剪影。王杰希陷在软软的沙发里面,手机放在一旁的扶手上,连着墙上的插座充电。电视里换成了似乎有些耳熟的情歌,小提琴欢快飞扬。王杰希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女生婉转的滑音,一边歪在一旁刷手机。草莓嫩绿叶片上的水珠晶莹地折射着荧幕上闪耀的光,王杰希沾湿的手指顺手在裤子上蹭了一下,妈妈一眼见着,不轻不重地在他小腿上拍了一巴掌。

草莓汁水甜腻得惹人发困,爸爸笑话他,“打游戏的还这么不能熬夜?”

“……”王杰希无奈。职业选手的作息健康他以前也说过很多次了,他们却一直没怎么当真。堂堂的荣耀联盟魔术师,一瞪眼睛队员都不敢说话的微草队长,在父母眼里却仍然停留在那个十七岁就态度坚决硬是要放弃学业去打游戏的小男孩模样。


开着窗口的职业选手群里,也有不少人正在抱怨回家要挨骂的,里面不乏一些混得不错的大战队选手。王杰希在群里送了一下新年祝福,就被黄少天逮住了。

“王杰希王杰希,你在家会不会被念!你爸妈会不会让你干活让你锻炼让你休息让你吃这吃那让你不要吃这吃那让你找对象让你沉稳少说话的!”

“不会。”王杰希回答得很快。

“靠!为什么!”黄少天明显极度嫉妒。

“因为我沉稳少说话。”

群里一阵拍桌狂乐,过年的氛围下每个人都情绪饱涨。黄少天气得嗷嗷叫,想来他的话唠属性说不得也存在一定的遗传因素在里面。王杰希乐得看他们闹,职业选手的脑子比手速更脱肛,话题没一会儿就拐到大家都在家看春晚还是出去浪去了。也不想想一群死宅,此时此刻都不离电脑手机,又有几个会死冷寒天地出去聚会跨年。王杰希揽了个沙发枕头,心里默默吐槽。


午夜渐近。王妈妈去厨房把煮好的饺子端进来,一家子围着茶几,热腾腾的蒸汽里,妈妈把两个做了蹩脚记号扁塌塌的饺子丢进王杰希碗里,王杰希呼着气咬下去,糖块融化成的粘稠糖浆就滚滚地流进嘴里。

主持人开始用比之前更加激昂的语调说一些韵脚整齐的祝福语,赞助商的倒计时表盘出现在屏幕上,王杰希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3,2,1。

他的手机在沙发上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屏幕上的名字闪来闪去:沐雨橙风。

最后的钟声停止了,电视的荧幕上是漫天飘落的彩色纸屑,舞台一片欢腾,艺人们像是想要盖过彼此一样大声喊叫。王杰希拔掉手机电源线,跟爸妈示意了一下就拎着手机回了自己房间。

房门关上,遮蔽了外面的大部分声响,只余下模模糊糊的热闹。

听筒里传来男性低沉的嗓音,“喂。”


是叶秋。


“喂。”王杰希应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叶修的语气理所当然得就好像这个电话是由王杰希打过去的一样。

“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特地打断我许愿吗?”

“你还信许愿。”叶修似是觉得好笑。

“你没有愿望吗?在一年的最开始确立新一年的目标,理清什么是最重要的,然后一条一条地实现它们,这有什么信不信的。”

“……”叶修一时语塞,“你许了什么愿望?”

“打败你啊,打败所有人,拿到冠军。”

“哦?我排在最重要的啊。”叶修无赖。

“原来你是专程浪费苏沐橙长途话费的。”王杰希并不接招。

客厅里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电视似乎关了,王杰希听到外面父母走动的声音,应该是要准备睡了。他还没来得及跟爸妈说一声新年快乐,他分神地想。

“北京怎样,冷吗?”叶修突兀地问。

“你要回来?”王杰希下意识就问道。关于这人家其实在北京的事情竞技圈里的老人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

“不啊,我就问问。”叶修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

“……外面零下二十来度,屋里暖气充足。”王杰希想了想,到底没有把‘为什么不回家自己看’这句话说出口,转而向窗外望去,“夜空晴朗,月色很好。虽然不让放鞭炮确实少了的点节日氛围,不过南边——大概是体育场吧,在放礼花。”

“嗯。”叶修嘴里含含糊糊地道谢,“感谢微草大队长的实时播报。”

“杭州呢?”他随意问着,听筒那边遥远地传来打火机齿轮的摩擦声,嚓,嚓,两下,火苗呼地窜起。

“冷,没有暖气这事这多少年也不习惯啊。”隔着电话讯号,王杰希凭声音也可以想象得到那边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的模样。

“苏沐橙也不回家吗?”王杰希倚在窗口,想到打来电话的手机号码,顺口问道。一弯上弦月升到中天,屋里没有开灯,月光的清辉照亮满室。

“她啊,她没有家啊。”他猝不及防地听到叶修的回答。

王杰希的眼前立刻出现了那张经常出现在杂志和电子产品广告上的漂亮笑脸,那个在赛场上也总是微笑着站在叶修身边的女孩。仿佛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柄利刃,刺破了月光下光滑平整的布帛,撕拉着留下边缘丑陋的破口。这讯息来得实在太过突然而不恰当,无论是时机还是对象都如此不合适。苏沐橙本人对此可能并不在意,但王杰希并不应该是叶修这个话题的倾诉对象,他也没有准备好去迎接对同僚私人生活的如此深度了解。

于是一时无言。

叶修吐着烟,仿佛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迟迟没有说话,两边安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这让王杰希无法不去意识到这一时刻里存在着一些过于亲密的东西。

从进入荣耀起,王杰希就一直看着叶秋和他的一叶之秋,两人相识也有了近四年。作为两大战队的队长,他们之间并不陌生,却也一直没有多么熟悉。

网上偶尔聊聊,见面惯例见撩拆撩,不远不近,不生不熟,硬要让他客观评价的话那就是“关系尚可”。王杰希仍未想通叶秋到底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也许是距离一起吃完那顿饭还不太久,趁着两人的关系稍有增进;也或许是因为他身在北京,而他想家了。

想到这里,王杰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也没什么,她这不还有我嘛。”叶修终于接过话头,“这么多年早就都习惯了。”

“所以你才六年都不回家?”前一刻还在回避唯恐不及的话题被王杰希直白地问出。既然他决定将对话拉入这一局面,那他也没必要遵守所谓的专业态度。

“那到不是,我不回去是因为回去就逃不出来了。而且不止六年了吧,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荣耀还没成立联赛呢。”

叶修说的波澜不惊,王杰希却多少被他漫不经心的措辞震了一下,他舌头发麻,之前那滚烫的糖水淌过的地方仿佛现在才开始有些隐隐作痛,让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够狠。”缓了漫长的一口气,王杰希终于还是语气轻松地应到,“六七年,正常上什么学都毕业了吧。”

“哎时光如水啊——”叶修长吁短叹地抒情。

“岁月如歌。”王杰希思路清奇地回应道。

“转眼就到了1949年?”叶修接。

“中国人民解放了。”王杰希可能有点被春晚的气氛带跑偏了。

“关于这一点,革命尚未成功啊。”叶修连连摇头。

“同志仍需努力。”王杰希勉励。

“是,谨遵杰希大大教导。”叶修笑着说,“谢谢你啊大眼。”

王杰希卡壳了。

那头叶修直起身,把烟头在窗台上捻灭,抬头看了看夜空,“月亮确实不错,谢谢你陪我聊天,不浪费沐橙电话费了,挂了啊?”

王杰希看向空中,一弯月明如钩。

“嗯,拜拜。”他说。


tbc






 
评论(15)
热度(16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