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偷书贼(上)

心花女神生日快乐!!!

虽然不太好看而且只写完了上…………您点的叶高,祝食用不要太艰辛……

女神永远是我们的王❤



叶修用手肘撑着侧脸假寐,阳光透过高大透明的窗子洒进来,在书店的地面上留下一片两米见方的澄黄色亮块。窗外层层翠绿色的阔叶植物摩挲着枝叶,看不见的梢头上,画眉鸟儿藏在浓密的阴影里啼唱。

叶修在毛绒绒的金色日光里暗中观察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大约是在两周前偶然发现这家藏在小巷尽头的陈旧书店的。

书店连个招牌都没有,只是在白色的砖墙上用石墨写了两个字,書店,这便是店的名字了。店门口的地上摆了一排绿叶盆花,玻璃擦得一尘不染。少年小心地推开镶嵌着玻璃的绿色木门,摇铃在夏日的午后清脆地响起,店主趴在门口的木桌上睡得昏天黑地,头也不抬。少年吐了吐舌头,转过头,随后就被屋子里塞得满满的,高高堆砌到棚顶的书架惊呆了。

陈旧的或是全新的,羊皮纸卷或是线装书本,乱七八糟的手稿,厚厚的黑皮硬装教典摇摇欲坠地垒在书架顶落满灰尘。

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然后就看到站在屋子中央的陌生少年,眼睛里明亮得胜过整间房子的日光。


之后少年几乎每天都来光顾。过了正午过来,呆上一两个钟头抑或整个下午。

少年十分羞涩,进得门来都不敢看一眼叶修,拘谨地走到里面随便哪个书架下,翻起一本书就看上许久。

店里没有客人,好多个下午都只有叶修和来蹭书看的少年。安静的夏日午后,昏昏欲睡的店老板和从来只看不买的年轻客人。年轻客人似乎一天比一天不好意思,傍晚离开的时候都是涨红着脸匆匆离去,而第二天来的时候要在门口磨蹭良久才敢推门进来。

叶修看着好笑,想告诉他可以随便看书不用在意,结果他发现自己搞错了那少年脸红的缘由。


那天他从午睡中醒来,伸了一个舒展全身的懒腰,长声地叹了一口气,余光里就看到那个少年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吓得一哆嗦。叶修装作没有在意,揉了揉眼睛,低头开始翻阅手头的书本。像一只炸起毛的猫一样的少年肩膀慢慢松弛下来。这天他呆得格外的短,不一会就离开了,小跑着推开门走掉,叶修瞥到他的侧脸,像是哭了一样。

第二天少年没有来,第三天刚到正午少年就出现在了门外,磨牙切齿地纠结着不敢进来。

叶修那天在他走后去他看书的那个角落查看了,一眼看去就哭笑不得,他不是没猜到让少年又难堪又害怕的是什么,但是他没料到这孩子连做个贼都心眼实在,书店藏书万千,他偏偏可着那一层偷,也不知道拿点其他的书遮上,硬是在满满登登的书架上赤裸裸地掏空了一小块。


可是等叶修再仔细一看,却又了然了什么,那一层不是别的,是当今全国第一魔法师王杰希上学时读过的草药学教典,一套那么多册现在也只剩下孤零零四五本了。叶修随手捡起一本翻看,扉页龙飞凤舞的签名,内页里充满各种批注,还有一些看不懂的诡异词句……叶修突然有点怀念大家一起在学校里念书的时代,他心不在焉地把书本放回搁板,那时候自己和王杰希他们也就和少年现在这般大小吧?他想,不管怎么说,这孩子还真是个识货的小家伙。

那之后少年到底又默默地回来了,不说话,无声无息的,似乎是想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把白皙到近乎苍白的脸隐藏在书架后的阴影中,叶修觉得他是适得其反,还不如把自己溶解在灿烂的白日光中来得更有效。

不过他不说,他也不提,两个人继续生活在如履薄冰的相安无事中。


叶修依然在每个阳光充足的下午睡觉,或者假装睡觉。他枕着臂弯,在毛绒绒的金色日光里暗中观察那个少年。巷子里的流浪猫从窗口跳了进来,在木桌上转了两圈,抖抖尾巴卧了下来,它趴在自己短小的前臂上,半眯着眼睛,跟叶修一起懒洋洋地观察那个少年。

他看着那个少年认真读书时的专注神情,他看着他屈起膝盖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书本阅读,他看着他偷偷拿出一卷羊皮纸趴在地板上快速地抄录书上很重要的内容,他看着他渐渐松懈下来,头靠在椅子上歪着脖子看书到睡着。

半空的那一格书架里,绿色封皮的书本一天天减少,叶修不动声色,一直到终于只剩下最后一本的那一天。

少年离开时,叶修破例说了一句,欢迎下次光临。

年轻人正要推门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耳尖迅速染上红色,他飞快地看了一眼叶修,颤抖着嗓音说了句,再、再见。就飞奔而去了。

少年跑出小巷,奔跑在王城的大道上,悄悄摸了摸藏在袍子里的书本,封皮硬硬的硌在胸口。啊,他忍不住想,原来店主的声音是这样的……

……真是非常的……好听……


叶修在晚上入睡前想了一瞬少年明天还会不会再来,而当第二天年轻人真的带着腼腆的笑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竟然感到了一丝惊喜。

不知何时起开始抱有的微弱期待,早已在少年陪伴的一个个下午悄悄地生根发芽。

叶修笑了,下午好,欢迎光临。


连巷子里的野猫也认可了少年的存在,在少年坐在书架间的地板上读书时,盘成一团窝在少年的膝上睡觉。叶修坐在门口喊它,喵~过来,有牛奶。野猫抖抖耳朵,不理他。少年就挠着他黄白相间的暖烘烘的绒毛,咧着嘴呵呵地低声笑。


日子悠闲而漫长,这个夏天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有一日,店里难得的来了除了少年以外的客人,门铃一响,来人就风风火火地边说边走进来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向屋子深处看去,小小的少年早就悄悄缩到书架后面去了。

叶修心里好笑,连带着招呼来人的心情也不错——你喘口气再说吧

累死我了你这有茶水吗?

有啊,五金币一壶。

靠你不如去外面拦路抢比较快!算了吧快说正事,我是过来这边办事就顺便帮下面工会来要东西的,东西呢?还有吗?

那个啊,叶修站起来去旁边的书架上取了一摞薄本子,你要出公众价还是垄断价?

客人咬牙切齿,腰侧携带的光剑都随着他的动作稀里哗啦乱响。垄断价!你这个黑心商家!

叶修也不生气,呵呵,今天心情好,算你便宜一点,4999金币,拿来吧?

稀里哗啦乱响的原来不是光剑而是装满了金币的钱袋,客人把一袋子金币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就他妈便宜了1个金币!老叶你可真要脸。

你们兵团还缺这点钱吗。叶修漫不经心地解开布袋伸进去捞了两把,把一摞本子都丢到来人的怀里了。都给你了,再见。

真的连杯茶都没有?!你说你当时要没离开国王军哪至于这样……哎呀我走了我走了别推啊你!

门上的摇铃叮铃铃的响,书店又重新回复安静。


这天下午那孩子一直有点坐立不安,叶修偷偷看他,一本昆雅语的诗集他看了一整下午。到太阳快要落山,少年终于鼓起勇气走到门口对叶修说了第一句话,……你这里的书都像那么贵吗?

叶修大笑。

那人要的是天下独一份的秘籍,贵,你们年轻人最爱看的故事怪谈,便宜,那边架子上的小册子你看到没有,免费,至于你拿的那些嘛……

少年的眼睛一瞬间惊恐地瞪大了。

那也称得上是独一份呢,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要点补偿?

阳光亮晃晃,少年的额头上沁出一排细密的汗珠,我、我,什么补、补偿?他紧张得舌头都哆嗦啦。


不如,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叶修笑着对他说道。

 

(上·完)

 
评论(1)
热度(3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