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偷书贼(中)

*断弦难续(。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总之画风大便,大便啦(找不到感觉虐cry……



============================================




王杰希近来有些困扰。


自己最得意的门生最近总喜欢往外头跑,动辄消失一整下午,谁也不知去向。

自从他最好的朋友离开中央魔法院,也不再见他跟谁有密切的交流。想要直接问他,又担心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管得太多。

哪怕是王国最优秀的魔法师,也没法把魔法用于追踪自己的学生放课后的行动,王杰希好奇极了。

幸而每次见他,年轻人都神色如常,甚至还仿佛变得有点精神了。大魔导师多少也放下心来。


可就在王杰希快要忘掉(或者说强迫自己忘掉)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学生竟主动找来了。



那天下午开始就起了风,大风穿过窗子和砖墙的缝隙,发出尖锐的呼啸。到傍晚时分,才稍微平缓下来。

窗外薄暮冥冥,王杰希正在书房里批阅文件,沉重的橡木门被轻轻地敲响。高英杰的敲门声就像他的人一样,充满小心翼翼。

请进。

厚重的木门打开了一道缝,少年应声进来,手里捧了高高一摞书,低着头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

老师……他才刚开口就开始脸红。老师我……这些书……

他把书本叠放在王杰希桌子上的空白处,因为无法顺利地措词而更加局促不安。

这是什么?王杰希随手捡起最上面一本翻了翻,低低啊了一声,又拿了一本看了看……他抬头,有些疑虑地看向爱徒,这些都是哪来的?

少年人咬了咬下唇,像是下定了决心,弯下腰一口气说了出来:这就是我找您要说的,对不起老师!这些书是我偷的,我做了坏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处罚和原谅!

偷的?从哪里偷的?王杰希面上维持平静,心底早已惊讶得说不出话。

我……我从南城一条小巷里的一家书店……因为特别特别想要又没有钱就……高英杰越说头埋的越低。……而且初时看到店主守着一屋子的好书却一直在睡觉好像根本不懂这些书籍的价值才想着与其让它们在这种人的柜子里烂掉还不如……不过我错了!偷窃是错的,对人轻易下结论也是错的!

高英杰突然抬起了头,嘴唇微微颤抖但是眼神坚决。

总之……虽然十多天前店主就知道我的行为了却没有戳穿,他说要我记住做下坏事时心底惶恐愧疚提心吊胆的感觉,他说我应该有勇气面对自己的过错,有勇气承担为此付出的一切可能后果,他还说宝物在懂得它的人面前才是宝物,他说我应该来跟老师道歉……

一滴泪珠滚落下来,少年到底还是哭了,老师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期待……


哎……王杰希长叹一声,本来的一点生气,到后来也全然变成无奈甚至无力。本以为自己在学生身上已倾注了足够的心思和精力,到头来……却没想到还要靠那个人帮自己一把。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最优秀的学生,望着因为自己叹气而眼泪流得更厉害,却仍然挺直脊背握紧双拳的学生……至少他的确切切实实地成长了。


英杰是个好孩子。一条手帕递到了高英杰的面前,你还年轻,还有改正错误的机会,还有着提接受教训的决心和勇气,所以没关系……但是当然,惩罚不能少,一个月内把这一套草药学教典都好好读完,到时候我来考核。

王杰希由和蔼到严厉地说完,高英杰重重地点了点头,破涕笑了。

坐回桌子后面的王杰希想了想,随手脱下一枚蛋白石的戒指推给高英杰,虽说书都是我的……我是说、虽说他愿意送给你,但钱还是要付的,你把这个给他吧。

高英杰瞪大了眼睛,不、老师那个很贵吧,我、这是我犯的错,我打算亲自去打工偿还的,老师你不用!

也对,王杰希说,那这个就当是我的谢礼吧……说来这段日子你每天下了课就跑去的地方是那里啊。

诶,是的!

高英杰被老师绕迷糊了,什么谢礼?他还没来得及问,王杰希又开口说道,那你就接着去吧,这书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店主,平时有什么疑惑也可以多跟他探讨。

诶?!年轻的魔法学徒更惊讶了,老师认识店主?他也是魔法师?

他不是魔法师,王杰希看着少年认真地开口,但是你当初对他的判断的确是错的,他不是不懂那些书籍的价值,而是——王杰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而是他整座书店的价值,都不比不上他这里的财富。




正午刚过,叶修准时地迎来了他的小客人,不,从今天起,就是他的小伙计了!

画眉叫得更加欢畅了,叶修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早啊,小高。

高英杰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老板好,从今天开始我会在这里打工直到你满意为止,多谢您之前的宽容和原谅。啊对了……

高英杰想起了什么,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枚戒指递过去,这是我们导师说给您赔罪的谢礼……

叶修高高地挑起了眉毛,戒指是随便送人的吗?真不知道他一天天在想些什么……算了,叶修把戒指扫到抽屉里,转过来对绞着手指的高英杰说,我可是很严苛的哦,在我这里工作,什么杂事都要做的,你做好准备了吗?

高英杰抿着嘴唇狠狠点了点头。

那就先给我泡杯茶去吧。叶修重新把自己堆在椅子里,安定地指使道。



少年魔法师的日子变得规律起来,上午参加魔法学院的课程,中午跑去叶修的书店——自从他展示了一次自己的厨艺后,叶修就把书店楼上的厨房对他开放了。两个人吃完午餐,下午开始清扫灰尘——你们魔法师还真适合这工作,你的扫帚带了吗?(年轻人着急地分辩:那是运载工具!)分类整理书籍——这真是一门大学问,高英杰愈发发现自己当初错得离谱,叶修对店里的每一本书每一页文字都了如指掌。因为经常整理着整理着就不知不觉看了一下午,所以进度十分缓慢。

后来叶修干脆连晚饭都交给高英杰做了,也不知道以前的日子他都是怎么过的。既然留在书店吃了晚饭,高英杰索性把功课也搬到了这里,还方便随时向叶修请教。叶修面对他层出不穷的问题苦笑连连,原来王大眼那价值连城的戒指是抵着这个呢,一点都不吃亏,真不愧是他啊……

而高英杰发现自己无论拿什么问题去问叶修都能得到答案,这让他在一天比一天崇敬店主之余,更好奇叶修的身份了。


老板,你到底是谁啊?有一次被解决了苦恼良久的疑惑后,高英杰忍不住脱口问了出来。

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好在叶修并没有生气的模样,只是像平常一样懒洋洋地回答。

我?我不就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吗,你的直属头头!看书看傻了?对了我想吃松饼,小高会做吗?

高英杰晃晃脑袋,觉得自己真是犯傻,认命地拍拍屁股站起来去厨房烤小松饼了。



一个月的期限将近,高英杰做的功课越来越多,越来越繁重。

所以有一天他直到深夜还没走,叶修过去一看,他已经趴在灯台下睡着——这就一点都不让人惊讶了。

少年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长长的阴影,叶修在心底悄悄叹息,一边轻手轻脚地把人从椅子上抱起来,送到隔壁自己的卧房床上放好。

他轻盈得仿佛一片羽毛。

叶修动作轻柔地脱掉少年的鞋子,外套,小心地把人裹到松软的棉被里。他轻轻揉了揉少年无比柔顺的黑发,嘴角噙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微笑。


高英杰睡得很熟,大约是这两日太累了。不过这孩子是个天才,教导得越多叶修就越清晰地意识到,那种拼尽全力无休无止地汲取着一切知识和养分生机勃勃的形态让人动容。不管有没有那枚戒指,叶修都乐意倾尽全力去培育他。


叶修吹灭了灯火,年轻人的呼吸轻浅平稳,像一株生长在夜晚里翠绿蓬勃的小树苗,他的脸庞在水银一般倾泻而下的月光里闪闪发亮,叶修看着他,想自己有多久没去像这样在意一个人了。他抖开毯子,在床边的扶手椅里坐下,专注地看着月光下安稳沉睡的少年。


直看了整整一夜。


 
评论(3)
热度(3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