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
非典型性文盲写手



最土的写法(x

© 枉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

狐狸那时已是猎人

祝浅总生日快乐🎵


——————————————————————————————————





1.


春天来了。

这是从空气中就能嗅得到的。

那是泥土中的孢子喷发,是暖风中花粉的飘散。


——也就是繁殖的味道。叶修总结。


魏琛白了他一眼,凑流氓,这叫做恋爱的酸臭味。

叶修皱眉头,不对,我真闻到酸臭味了,是不是你袜子又扔我床上了。

滚犊子,你才天天不洗袜子,那是我吃的老坛酸菜面,滋溜——

这你也能吃进去?服了您了,赶紧去把窗户开开放放味!

魏琛撂下叉子。

叶修我发现你最近不对劲啊,怎么天天挑我毛病呢,看我不顺眼?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叶修长长吸了一口烟。有人我犯得着在这闻你臭脚丫子?

哎我操,魏琛一拍大腿,听你这口气,是欲有人而不得啊?

叶修靠在床头,忧郁地吐了个烟圈,一脸深沉。你不懂。不懂。

开玩乐呢!魏琛端起纸桶猛喝一口面汤,满嘴油花,老夫当年小姑娘手到擒来手掐把拿的还我不懂?算了多说都怕伤你自尊。

你手到擒来?叶修撑着胳膊乐。来来来,你咋追的人小姑娘,说说。

想学啊?魏琛严肃,可惜的是,老夫这么英武潇洒,从来都是人家倒追的我。

叶修:我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2.

第二天晚上训练完,叶修回宿舍。

一推门发现地中间还蹲着一个方锐。

……你干嘛来了?

方锐大眼珠子盯着叶修眨啊眨,我听老魏说有人寻求爱情指导,我就过来看看。

是啊,老魏恋爱了,对象是一只叼走他袜子的猫。叶修漫不经心,满桌子找烟。

你看,没错吧,看他这幅欲求不满的样儿。老魏蹲在方锐旁边,歪着嘴猥琐地叽叽咕咕。

方锐点头如捣蒜,冲叶修嚷嚷,诶说说呗,进行到哪一步了?恋爱?表白?暧昧?不会是暗恋呢吧?眼看着叶修的脸越来越黑,方锐惊叫。

啧啧,不行啊,老叶,看不出你这么怂,还是斗神呢。

方锐摇头咋舌的模样格外气人。逼得叶修硬邦邦地回了一句孙哲平的名台词。

我乐意。

首先,你这个态度就追不到小姑娘,方锐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对待女神,要有如春天般的温暖,温柔你懂吗?嘴要甜,多说点好听的。夸人,夸人你总会吧?

方锐大大说的很有道理,怎么样,你平时都怎么跟人说话的?招人喜欢不?老魏打起十二分的八卦精神。

……你们还不了解我的语言风格吗。叶修拒绝眼神交流。

得。方锐把自己脑门拍出一声脆响。像你这种人还是不要祸祸善良可爱的妹子了。



3.

第三天晚上,包子也出现在屋子里了。

叶修扭头问方锐,他有什么用?

方锐耸耸肩。

包子说,老大,你有对象了?什么星座的,我帮您算算。

老魏插刀,对什么象,他也得敢问人家当对象。

叶修板着脸无视了他。

巨蟹。

?!!方锐和老魏充满惊恐地对视一眼,这个人都已经到了需要相信星座力量的程度了!两个人的眼里都写着绝望。

包子那边已经解说上了。

巨蟹座好啊,充满责任感,母性强,最适合结婚。包子眼看叶修露出赞许的神色,愈发兴致高涨。虽然巨蟹可能看起来蛮高冷的,但是内心是很温柔的哦。星座大师包荣兴口沫横飞。

叶修边听边点头。方锐和老魏又用颜艺对视了一眼:原来还一直都是被冷淡对待的!

那巨蟹喜欢什么样的。叶修装作不经意地问。

啊?包子一愣,这你直接问他呗。

废嗑,叶修十分愤怒,这还用你说,简直比废物点心还没有用!

包子转头冲着方锐气冲冲地跟着附和, 就是, 简直比你还没用。



4.

第四天晚上叶修进屋的时候,屋里的一堆人正在热烈讨论得是什么样的奇女子才能降服了叶修这朵奇葩。

叶修倚在门口敲了敲门板:……我还在呢。

大家正襟危坐。

乔一帆先开了口。咳,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先要了解她,懂她。

然后才能投其所好地展开物质攻势。安文逸接口。

额……我也不是说为了……乔一帆讪讪地否定。

好吧,这样聊天时候才能投其所好,安文逸看了他一眼,耸耸肩改口了。要让她觉得你有趣。

那最好详尽掌握她的相关信息,做个数据库。罗辑做出了惊人的nerd宣言,换来了所有人惊讶的瞪视,他一下紧张磕巴了,怎、怎么啦,要让她觉得你很关心她呀……

就连莫凡都开口了:要陪她做她喜欢的事,听她说话。他一脸不耐烦地干巴巴说道,换来方锐的猛揉头发,莫凡长大了呀!

一屋子没有恋爱经验的小年轻众说纷纭。

叶修叹了一口气。

你们说的我都懂,叶修看着一排年轻人眼巴巴望向他的热切眼神,可是追他到底为什么这么难呢。



5.

最后连姑娘们也知道叶修有心上人了。

晚饭后叶修被妹子们团团围住。

是谁家姑娘啊,陈果用一种职业媒婆的语气开口,你不敢说我们去帮你探探口风呀,女孩子之间比较好说话。

唐柔捧着滚烫的水杯,竟然也饶有兴趣,你大概讲讲,我们可以帮你分析分析她对你有没有意思。

苏沐橙则摆出了名侦探柯南的姿势摸着下巴,是我想到的那个人吗?


女孩子的问题普遍比较尖锐。

不过叶修更加敏锐。

等等沐橙,你什么意思?!

两人进行了一番意识上的交流。

苏沐橙嘻嘻嘻地笑,看来真是了呢,你可真迟钝。

叶修假装被烟呛住的动作过于浮夸。那你,咳咳咳咳,他、嗯…………啊?

叶修这辈子都没这么含糊过,苏沐橙笑得睁不开眼,她只说,这个你得自己去问他呀。



6.

只需要做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推理,就能明白苏沐橙回答里的暗示指向令人欣喜的方向。叶修的心里砰砰砰地,如同闷雷洒向春季的原野。


魏琛刚要出门,就看见叶修带着迷之笑容飘了进来。

小区跑来几只猫。老魏撸了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觉得晚上你们可以聊聊。


叶修想,聊,是得聊聊。



7.

王杰希最近似乎花粉过敏,也或许是单纯的感冒,喷嚏打个不停。

就在他又一次刚要喝水,却突然被接连两个喷嚏抖得洒掉一半的时候,QQ弹了出来。

还是个视频邀请。

他看都没看匆忙点了接受,然后就忙着扯一沓餐巾纸狂擦裤裆。

对面很是安静了一会,叶修的声音才传过来。

『就算是对于我,这个场景也过于没下限了一点吧。』

王杰希看了眼叶修,看了看裤裆,又看了眼叶修。

『……我水洒了……』微草队长苍白地解释。

要温柔。方锐宝相庄严地在脑海中敲打了他一下。

于是叶修用一种你高兴就好的眼神温柔地注视着王杰希。


王杰希关闭了视频。



8.

出师不利。

叶修只好执行一号安文逸建议。


他锲而不舍地点开王杰希的窗口。


『最近孩子们都还好吧?』叶修挑王杰希喜欢的说。

王杰希:『……』

『想没想我

的调教』

『你又缺材料了?』

『没有,我就不能正常关心爱护一下可爱的后辈嘛,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啊。』

『缺初阶的还是进阶的?』

『进阶的。』

『。』

『……不是王大眼你怎么还会下套了?』



9.

没关系, 接下来还有乔一帆二号建议。

『经过上次的事,我发现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增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以免再次发生如上误会。』叶修第二天晚上结束训练后就打开了qq。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向你透露大后天的出场阵容和战略吗,太天真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会拿许斌磨我,拿刘小别切沐橙,拿高英杰试一帆吗?』

『虽然一个也没有猜中但是感谢你剧透你们的出场阵容。』

『……等一下,我发现你越来越狡猾了,不过你以为我不会再换吗。』

『没事,我了解你,你不会。』



10

只好改行莫凡三号建议。

『约吗?』晚上叶修又去弹王杰希。

『??』

『房都开好了,258,密码0987,来不来。』叶修敲下回车,心想,陪做喜欢的事总该很简单吧。

『一对一?』王杰希对此很是怀疑。

『嗯,就咱俩,不骗材料的,过来练练』

『你不是说和我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没意思了吗?』

叶修发现自己想得有点美了。

『你记仇呀,偶尔还是得意思意思么,不要犹豫了快来速度免费切磋机会难得黄少天要羡慕死了』

『黄少天都快要被你吵死了。等着马上。』

王杰希嘴上不耐,身体却很诚实,果然无法拒绝这么诱人的邀请,叶修十分满意。于是两人在竞技场泡了一整晚足足战了个痛。

然后叶修才发现自己打得太过于投入,完全忘了初衷是要唠嗑套近乎刷好感度。



11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叶修觉得从一开始听取一群没谈过恋爱的小屁孩们的建议就是错的,都是一群战五渣。自己是成年人了,应该采用成年人的战术才对。

他给王杰希发了一个抖动。

『干嘛?』王杰希隔了一分钟回复。

『干。』叶修抖了一个不机灵而且很低级的梗。

『……』

『……实际上今天有人跟我要你的签名来着。』叶修试着转移话题。

『草粉吗?』王杰希从善如流地跟着他改变话题。

『草。』

这并不好笑而且更加低级了,王杰希的头像黑了。



12

直到第二天的比赛结束叶修都没再跟王杰希说上话。


然而令叶修没有想到的是,比赛一结束,自己反而先被王杰希堵到了一个没人的通道里。

叶修在裤兜里掏烟的手尴尬地停住了,王杰希理都没有理。

第一,他开门见山地说,我不是你的粉。

第二,如果你继续进行这么低级的性骚扰我就把对你的隐身可见取消了。叶修的眼睛亮了起来。

第三,王杰希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你想约我的话最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明天晚上的飞机。

叶修被魔术师的三连击直接打出浮空僵直。

你、等等……叶修很难找回自己的舌头。你不要动,我去拿包,你别动。别动啊。


叶修晕头转向走出通道,迎面撞上拐角处如鸟兽散的听墙角一众人等。

散啦散啦。大伙摇头叹息。我们家的队长根本完败呀,没眼看啦。



远处的王杰希又打了一个喷嚏。

这该死的春天。

 


-END-



谁能想到这是两年前的坑呢。

但我现在并没有变得不雷一点,不如说更加的雷了,可以说是雷神了(没有这么厉害x

不敢 @六爻 

 
评论(20)
热度(440)
 
回到顶部